您的位置:首页 >> 烈焰狂龙 >> 第二十三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岂知郎心狠无情

第二十三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岂知郎心狠无情

时间:2014/2/28 15:01:47  点击:3865 次
  仙境仙台双修道,妾心郎心两异心。

  魔消魔长魔复幻,道长道消道亦兴。

  春光绮丽的“三仰峰碧霄洞”中——

  “狂龙”司马玉虎与“七仙女”隐入此洞已然有半个多月,期间日日皆与七女享受云雨之欢,成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伴侣。

  但是为了避免引起七女的怀疑,因此仅以“固精锁阳”及“阴阳大法”为之,使七女日日皆元阴狂泄数度,并且也日日泄出三次元阳,也因此,使得自己的精气也损耗不少。

  而现在,数月前便已定妥的谋略已逐步实现了,其余六女已被逐一引走,只余“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一人,而且师妹可能已在洞口外守护了。

  于是“狂龙”司马玉虎已放心的咨意挑逗,使得诸葛天凤被挑逗得淫欲激狂难以自制时,便开始施展“阴阳大法”在她身躯上狂猛肆淫,使她不到一刻便已舒爽得元阴狂泄。

  但是“狂龙”司马玉虎并未因此停歇,依然勇猛如虎的咨意肆淫,使诸葛天凤激颤得元阴连连狂泄,魂入虚无神智迷茫之际,突然停止耸挺之势,仅将玉茎紧顶深入至底,使玉茎顶端的圆头,已然紧顶在阴门深处的胞宫(子宫)口,并且缓缓撑顶入胞宫内,待全然撑顶入胞宫之内,且被胞宫口紧紧束裹住方止。

  至此时,突然深吸一口气,接而施展出曾在师妹身躯尝试施展过,甚为有效的吸阴补阳“天魔噬髓大法”。

  气随意动,霎时浩瀚强劲的真气,由任脉“曲骨穴”旁的两条微小络脉,迅疾涌入胯间玉茎,使得尽根包裹在柔软阴门中的玉茎,立即充胀暴胀得又粗又长,将诸葛天凤阴门内撑胀得紧密无隙。

  玉茎骤然暴胀粗长,顶端的圆头自然也随之暴胀得赤红发亮,如同一粒鸭蛋在胞宫内撑胀着,也因此已使得粗长玉茎及圆头之间的深沟,已被胞宫口紧紧束裹易进难出,除非息功,否则已无法分离了。

  在此同时“狂龙”司马玉虎体内真气,也已在“任脉”及两侧的“冲脉”间循行,霎时便有一股内吸之劲,使得玉茎顶端小口也涌生起一股强劲吸力,劲疾吸取胞宫口内的元阴精气。

  粗长玉茎已被阴穴尽根包裹得紧密无隙,而圆头之下的深沟,也被胞宫口紧紧束裹无隙,因此玉茎顶端小口内涌生起的强劲吸力,只能劲狂吸取胞宫深处的精元,随着归返任脉的真气,不断的充斥在任督双脉及丹田之中。

  劲疾的吸力,立即使得尚处于舒爽迷茫中的诸葛天凤,只觉下体深处有一股强劲吸力,恍如欲将五脏六腑全吸走一般,霎时全身惊悸颤动,元阴连连不断的狂泄而出,而且元阴精气也迅疾被玉茎小孔中的强劲吸力吸走。

  “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本是“罗浮七艳”中的“魔艳”若论修行之龄,已然将近三甲子的年岁,昔年姊妹七人也常以吸阳滋阴之功修行增功,又岂会不懂男子吸阴补阳之功?

  况且姊妹七人初时,也心存吸取“狂龙”司马玉虎的元阳精气,重修自身的“本命元神”只因贪恋他的俊逸倜傥,以及他天生异禀的淫乐之技,享受往昔从未曾有过的美妙滋味。

  因此发觉爱郎突然施异功,鲸吸自己的元阴精气时,顿时芳心大吃一惊!但是此时元阴狂泄不止,体内精气也不断溢出,已然全身激颤乏力,哪有能力缩阴固精提气反抗?

  可是他若不停止吸取自己元阴精气,必然功力丧失甚而阴枯而亡,因此立既哀声颤叫着:

  “饶……饶我……虎……虎郎饶……饶了贱妾……贱妾姊……姊妹倾心……爱……

  爱你……饶了贱妾……”

  倏然粉影一晃而入,并且已听“青虚天凤”杨翠凤娇叱道:

  “魔女不必哀求了!虎郎,快吸尽她元阴精气,然后办正事,否则待她们返回便将前功尽弃了!”

  “狂龙”司马玉虎闻言并未回头,已然沉声说道:

  “凤妹你放心,不过她的功力甚高精元盛旺,无法在短时间吸出八成,而且盛旺的精元充胀我体内……”

  “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顿时芳颊一红,贝齿轻咬朱唇的说道:

  “那……虎郎我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立即盘坐在他身侧行功周天,右手伸入两人身躯相贴的小腹之间,手掌心已搭在他小腹之下,玉茎之上的“屈骨穴”上,掌心立即涌生起一股强劲摄吸之力,开始摄吸流经他“屈骨穴”的元阴精气。

  “青虚天凤”杨翠凤的功力,原本比“狂龙”司马玉虎尚高出四筹多,但是自从在“情欲宫”中,与司马玉虎同遭“魔神”魔炼,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功力已然损耗三成。

  尚幸尔后在师父作主之下,与师兄有了夫妻名分,并且开始合藉双修,功力才又逐渐精进,并且修炼成“本命元神”因此师兄妹的功力皆相当。

  有了“青虚天凤’杨翠凤之助,由诸葛天凤体内吸出的元阴精气,已然有大半迅疾被吸走,因此“任督双脉”及丹田不再有充胀难循之感,吸取诸葛天凤体内元阴精气的速度,果然更迅更劲疾。

  刻余后“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已然被吸得精气欲枯,功力丧失八成且昏迷不醒了。

  “狂龙”司马玉虎发觉诸葛天凤体内精气已然稀疏,并且眼见她已昏迷,于是息止了“天魔噬髓大法”突听师妹说道:

  “虎郎快趁机炼消她‘三魂’贱妾至洞口守护!”

  “青虚天凤”杨翠凤话声一落,立即幻出洞外,而司马玉虎也毫不怠慢的立即抽出玉茎起身趺坐,气随意动,立即见他头顶浮现出一团白光,接而便幻为一具五寸大小似虚似实的人形,往诸葛天凤颜面孔窍内一幻而没。

  未几,便见“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的娇颜上,浮显出痛苦之色,全身开始扭动,并且啊啊尖叫不止,但是不到一刻,竟然由口中连连出现两个女子的声音,似乎在争吵叫骂着。

  尔后……

  将近两刻之后,那具五寸大小似虚似实的人形,再度由诸葛天凤的颜面孔窍内幻出,但是却抱着一小团不明之物,迅疾返回“狂龙”司马玉虎顶门内,未几,已息功张目且疲累的唤道:

  “凤妹……凤妹……”

  随声立见粉色幻影已幻至身前,于是又说道:

  “凤妹……成了!并且又将方才吸得的元阴精气,大多又灌入她体内了,尔后之事交给你了,我要行功恢复‘本命元神’的精气!”

  “青虚天凤”杨翠凤眼见爱郎疲累的神色,顿时心疼且爱怜的说道:

  “虎郎,以后你吸得她们的精元后,无须全数归返她们体内,可留存部分炼化归为己用,弥补炼消魔女‘三魂’时耗损的精气,否则你‘本命元神’精气损耗过多,又如何炼消另外六个魔女的‘三魂’?幸好方才贱妾助你吸取魔女精元,留存体内的精元尚无暇炼化,正可渡给你炼化归为己用。”

  话声一落,便不理他是否同意,便伸手贴在他后背“命门穴”将强旺的精元贯入他体内。

  刻余后——

  “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已幽幽醒来,发觉自己全身赤裸的模样,以及身侧尚有一具赤裸的古铜色身躯,顿时又羞又急的将身躯蜷缩一团,但是似乎又甚为熟悉,立时又悲又哀怨,且激动的扑向他并且脆声唤道:

  “泣……泣……司……司马公子……那魔女不见了,贱妾已恢复了。”

  但是在司马玉虎身侧护法的“青虚天凤”杨翠凤,立即拦阻她扑向爱郎,并且略有醋意的沉声说道:

  “诸葛姑娘莫激动!虎郎为了炼消你体内的魔女三魂,已然精元大损,正在行功调息中,想必你甚为清楚被魔女元神占据身躯之后,曾经发生过何事?”

  “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闻言,立时幽幽颔首的羞声说道:

  “是……小妹……小妹知晓,可是全是魔女所为……小妹身不由己……”

  “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立即又说道:

  “嗯……我知道,也无人会因此责怪你,不过……既然你也甚为清楚,那么我也无须赘言了,待会还有事须要你协助!”

  “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闻言,虽不知她要自己协助何事?但是也已立即颔首说道:

  “姊姊但请吩咐,小妹愿尽微薄之力……”

  “嗯……你现在神智已然恢复,你且先调息一会,待会你尚有重任,须助我诱引其他魔女,你要……”

  两道白色精芒凌盛的飞剑,与紫色光团的紫金磬以及青色剑芒,双方之斗愈来愈凌厉。

  但是两道白芒凌盛的飞剑似乎占优势,因此紫金磬以及青剑的精芒逐渐退缩中,但是“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以及“终南山”门主黄佩雯姊妹两人,心知若想击败对方也绝非短暂时光能办得到,因此面浮焦急之色的再度提功,使飞剑精芒更为凌盛,劲疾凌厉的朝紫金磬以及青剑猛攻。

  突然!只听清化道长惊愕叫道:

  “咦?和尚,你看‘三仰峰’之方,又有一片凌盛白光……”

  “大悟禅师”闻言仔细一看,也怔怔的说道:

  “噫?果然……莫非那方也有人在御宝拚斗?”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及“终南山”门主黄佩雯,闻声俱都惊急回望,只见“三仰峰”之方,果然有一片凌盛的雪白光芒闪烁着,但是一望便知绝非自己姊妹所御之物!因此俱都芳心大急的想回峰探望发生了何事?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心思一转,立即朝大悟禅师及清化道长两人怒叱道:

  “哼!我姊妹尚有事待办,今日便饶了你们!二妹,你先回去看看!”

  “是……大姊!”

  此时“终南山”门主黄佩雯的芳心中也甚为焦急,因此耳闻大姊之言,立即应声收回宝剑,迅疾往“三仰峰”之方疾掠而去,而“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则是缓缓御剑退身,眼见大悟禅师及清化道长所御的紫金磬及青剑,依然停留原处并无追击之意,于是退出十丈之外才收剑。

  而此时清化道长似乎自觉不敌两女,因此已有极欲离去之色,故而立即朝大悟禅师急声说道:

  “和尚,对方的功力虽不怎么样,但是老道我……我们走吧?不要与她们一般见识了!”

  大悟禅师闻言虽未吭声,面上神色似乎甚为不服,但是也无奈的缓缓收回紫金磬,与清化道长迅疾掠身远离。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耳闻清化道长之言,心知他们自知不敌,只是说些场面话保存颜面,但是也不敢出言羞辱挑衅,逼使他们留下续斗,因此默默的望着两人相继收回紫金磬及青剑,且迅疾掠身远离后,才放心的转身往“三仰峰”疾掠而去。

  且说“终南山”门主黄佩雯飞身疾掠,往峰脚下那片雪白光芒之处接近,但是尚未到达峰脚,已听惊急尖叫声穿出:

  “二姊快来帮我……虎郎已被她击伤了,尚在洞内疗伤,我一人敌不住这丫头……”

  “终南山”门主黄佩雯闻言顿时大吃一惊!并且眼见四妹所御宝剑,已被一柄雪白玉剑的凌盛精芒裹住,并且精芒暗淡得似乎即将败落,因此已无暇多思,立即御出宝剑飞击向雪白玉剑。

  “四妹别慌!我们一起斗她,大姊大慨也快回来了!”

  要知“罗浮七艳”盗取了“七仙女”的身躯后,除了将七女原有的三魂炼消七成,虽然未能完成竟功,但是已可主宰身躯了,而七女原本的功力仅在一流之下,自是任督未通。

  而“罗浮七艳”主宰了“七仙女”的身躯后“本命元神”散退至“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为了能继续修炼“本命元神”当然是先立即贯通“任督双脉”以利真气的循行。

  现在“魔艳”的“精、气、神”三魂已然消失,身躯再度被诸葛天凤的“精、气、神”三魂主掌,再加上“狂龙”司马玉虎又将吸出的元阴精气,已有部分再度渡返她体内。

  因此“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神智恢复正常之后,无形中已平步青云,成为一位任督贯通的高手了。

  有了任督贯通的功力,只要传授一些御剑之技,当然便能以气御剑,只是威势甚弱且不纯熟,又如何能瞒住明眼人?

  因此“青虚天凤”杨翠凤,为了与诸葛天凤演出一场看似激烈的御剑之斗,便以祭御出的雪白玉剑剑芒,裹住“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所御的宝剑,在天际前后移动,如此看似两人正御剑互斗,实则仅是“青虚天凤”杨翠凤,以一己之力御使双剑假做互斗之状。

  虽是如此,却也使得不明内情的“终南山”门主黄佩雯中计,立即御剑援助诸葛天凤,因此“青虚天凤”杨翠凤芳心大喜的立即娇叱说道:

  “哼!多你一个姑奶奶也不再乎!”

  雪白玉剑骤然一退随及再进,霎时雪白玉剑便敌住双剑互斗着,然而仅是与诸葛天凤虚斗,却将主力应付着“终南山”门主黄佩雯。

  “终南山”门主黄佩雯万万没料到,现在的“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已非自己的姊妹了,也不知此乃她们两人的计谋,因此不查的与对方拚斗着。

  未几“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也已掠身赶至,而诸葛天凤立即喘息叫道:

  “大姊,这丫头击伤了虎郎,二姊及小妹已可合力诛除这丫头,为虎郎报仇!大姊你快去救虎郎……”

  “终南山”门主黄佩雯也立即接口说道:

  “大姊你快去吧!有小妹及四妹两人,定可诛除这丫头!”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疾掠而至时,眼见二妹所御宝剑精芒凌盛,但是四妹的宝剑却是精芒暗淡,似乎精元大损,以为是方才被对方损伤的,因此心中大怒的便欲合姊妹三人之力,诛除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丫头?

  但是突听四妹说爱郎身遭重创,顿时芳心大吃一惊!并且眼见对方雪白玉剑的精芒已然逐渐退缩,心知二妹及四妹两人已然胜券在握,定然可合力诛除她,这才放心的急声说道:

  “好吧!你们小心些,我先回洞看看虎郎的伤势如何再说!”

  话声一落,身形已然远离数十丈之外,迅疾掠至峰顶入洞,观望爱郎的伤势究竟如何?

  待“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迅疾离去之后“青虚天凤”杨翠凤及“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俱是芳心大喜,眼见“终南山”门主黄佩雯全神贯注的御使着宝剑“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朝“青虚天凤”杨翠凤暗使眼色之后,便逐渐接近她身侧。

  “终南山”门主黄佩雯当然已察觉四妹逐渐靠近,但是并不觉得有何不对?又岂会料到危险就在身侧?倏然背后“命门穴”一震!心中一惊!尚不知是怎么回事时?接而“脑户穴”及“玉枕穴”相继一震,已然昏迷倒地了。

  “成了!咯……咯……咯……凤姊,小妹已制住她了!”

  “终南山”门主黄佩雯穴道遭制昏迷,所御宝剑也已丧失真气祭御,因此立即精芒骤敛且随及下坠。

  “青虚天凤”杨翠凤芳心大喜,迅疾收回雪白“玉精剑”并且疾掠接住下坠中的长剑,立即交给诸葛天凤并且急声说道:

  “我先上峰去看看虎郎与那魔女如何了?你带着她随后上峰!”

  “是,小妹遵命!”

  再转说“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之方——

  她芳心惊急的返回“三仰峰碧霄洞”中,并且急声唤着:

  “虎郎……虎郎……”

  立即听洞内传出虚弱的呻吟声哼着:

  “我……我在这儿……是……莺妹吗?”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闻声更是心焦,迅疾掠入洞内,双目泛红的急忙扶搂着嘴角溢血的爱郎,并且悲声唤着:

  “虎郎……虎郎你受伤了?伤着哪里?严不严重?”

  “狂龙”司马玉虎被她半搂半扶中,眼见她焦急且悲伤的神色,突然心中一悸并且有股愧意涌生,但是心中一狠且一咬牙,双手迅疾制住她前胸及后背“膻中穴”

  及“灵台穴”。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穴道骤然遭制,芳心大骇的惊叫道:

  “啊……你……虎郎你为何制贱妾穴道?”

  “狂龙”司马玉虎心中有愧因此不敢望她,立即将她下身裙裤褪除,并且又褪除自己衣裤“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见状顿时哀声说道:

  “虎郎……你现在要?虎郎,贱妾姊妹在这些日子中,何日不任由你咨意轻狂爱怜?你喜欢,贱妾陪你便是了,为何要制住贱妾穴道?”

  又急又悲的哀声之时,倏觉那根熟悉的火烫粗巨之物,已然迅疾刺入下体深处,而且深顶入深处敏感的胞宫,但是那根令自己享受到无比舒爽滋味的宝贝,恍如活物一般,继续深顶撑胀的缓缓顶入胞宫内,因此心中惊急的叫道:

  “虎郎你……你为甚么要如此?”

  惊急呼叫时,倏然发觉那根熟悉之物,骤然暴胀得更为粗巨,不但将阴门内里充胀得严密无隙,甚而胞宫口也已被撑得剧痛欲裂,因此痛得她惶然问着:

  “啊……好痛……虎……虎郎……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粗长?贱妾……”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也就是“罗浮七艳”中的“天艳”悲急不解中,突然发觉他的玉茎骤然暴胀增巨,但是凭昔年的阅历,终于恍悟他要做甚么了,因此又惊又骇的尖叫着:

  “啊?你……你……莫非虎郎你要……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虎郎你饶我……贱妾以后不敢了……”

  但是突觉下体深处的胞宫口,有一股强劲无比的吸力骤然鲸吸,霎时下体深处一阵酸麻,恍如体内五脏六腑全要被吸体外,并且全身颤悸哆嗦中,只觉一股尿意涌生,阴凉元阴已然狂泄而出……

  “啊……不要……呜……呜……虎……虎郎饶了贱……贱妾……呃……”

  突听“狂龙”司马玉虎愧色的柔声说道:

  “莺妹你别怕!待会我还会将你的精元归返你丹田内,你依然会保有现在的功力!”

  “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天艳”被吸得精元迅疾消失,惊骇无比中只得颤声哀求着:

  “郎……贱妾……泣……泣……姊妹对……对你付出……真……真情……你为何……要……要如此……对……对待贱……贱妾?”

  “狂龙”司马玉虎闻言顿时心中一悸!神色有愧的望着她,虽然她们皆是盗人躯体,为祸江湖武林的魔女“罗浮七艳”但是这些日子中,她们确实对自己甚为温柔体贴,而且时时可感觉到她们流露出的真情,因此……

  就在此时,粉色幻影一闪而至,并听“青虚天凤”杨翠凤略有责怪之意,又气又恼的说道:

  “虎郎,你别听信这女魔的狡诈之言,她们皆是已有一百多年道龄的魔女,且存心吸取你的精元重修‘本命元神’若非我们早已定妥谋略,否则往后不知有多少武林青年才俊,皆将遭她们吸尽元阳而亡?所以你……”

  “狂龙”司马玉虎闻言,终于一狠心,再度开始施展“天魔噬髓大法”迅疾吸取“天艳”的元阴精气,于是使得阎春莺元阴狂泄不止,在惊悸颤抖中终于昏迷不醒。

  站立一旁的“青虚天凤”杨翠凤见状,立即趺坐一侧且伸手贴至他“屈骨穴”

  依之前的方法吸取“天艳”的大部分元阴精气。

  当“天山门”门主诸葛天凤,抱着“终南山”门主黄佩雯的身躯掠入洞内,眼见洞内景况当然也知晓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芳心中甚为羞怯,但是自己的身躯早已被他咨意爱怜过,纵然并非自己的心意却已是事实,况且之前已获凤姊首肯,以后……因此羞望一会后,便行至洞口守护。

  话头再转向另一方——

  以然激斗将近一个时辰了,八道剑、钹精芒依然凌盛,但是已可看出大光禅师所御的两片尺圆大小铜钹,黄芒已然较之前暗淡甚多。

  尚幸“紫云山庄”庄主胡雪娥的飞剑,精芒也淡消不少,似乎两人的功力相当,因此势均力敌难分高下。

  而清缘道长所御的乌黑铁心木长剑,以及“黄山龙凤宫”宫主江玉瑶的飞剑,也是旗鼓相当,依然难分胜负。

  “飞雪玉凤”南宫雪已然修成“本命元神”因此功力乃是八人中最高者,况且“本命元神”所御的“金精剑”自是比“六盘山寨”寨王宁雨荷,以真气所御的飞剑强盛凌厉,可是她并无杀心只想困住宁雨荷,因此两人也毫无胜负可言。

  唯有“紫衣罗刹”费敏慧之方,不知为甚么原因?似乎有心求胜,因此“芙蓉剑”

  的精芒甚为凌盛,且不断的凌厉猛攻对方。

  “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似乎也已被对方的凌厉攻势逼得心中生怒,也已将功力提至尽极御剑迎战,因此两人所御的剑芒最为凌盛,攻势也最为激烈。

  但是功力乃是胜负关键,似乎“紫衣罗刹”费敏慧的功力略高两筹,因此已将“神魔帮”帮主龙雨萍所御出的飞剑,击得精芒暗淡甚多,看来是姊妹四人中处境最危险的一人!

  姊妹四人无能战胜对方,甚而五妹已有险象,而且不知另三位姊妹为何不来助阵?莫非也遭遇甚么困境不成?因此更是无心久战极欲脱身,可是又不知如何才能脱身?

  正自心焦之时,倏听后方传来怒叱之声:

  “哼!你们是甚么人?为何与在下伴侣御剑拚斗?还不快收剑退开,否则莫怪在下不客气了!”

  “六盘山寨”寨主宁雨荷“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以及“紫云山庄”庄主胡雪娥“黄山龙凤宫”宫主江玉瑶四人,闻声已知是爱郎来了,回首望去见到三位姊妹也已伴着爱郎赶至了,因此俱是芳心大喜的相继笑叫道:

  “大姊快来帮忙……”

  “虎郎,贱妾好累了,你快来帮人家嘛……”

  “三姊快御剑助小妹……”

  “叱!看你们两个丫头及秃驴、牛鼻子,还想活命吗?”

  而“飞雪玉凤”南宫雪“紫衣罗刹”费敏慧,以及大光禅师、清缘道长四人,则是又喜又忧,虽然尚不知三女体内的魔女三魂,是否已被炼消?但是不论如何,至少“狂龙”司马玉虎已至,想必成功之数居多吧?

  当“六盘山寨”寨主宁雨荷姊妹四人,眼见爱郎及大姊、二姊、三妹皆已掠至身后,俱是欣喜无比且精神大振,所御宝剑的精芒也随之暴涨。

  可是就在此时“狂龙”司马玉虎突然双手十指疾弹,霎时姊妹四人背后数大穴,俱都同时一震已被制住,真气也骤然顿止无法循行。

  姊妹四人神色惊愕骇然的欲回首欲望,但是“玉枕穴”再度一震,已然同时昏迷软倒,相继落入了身后四人的手中。

  如此一来,为祸江湖武林的“七仙女”……不!是“罗浮七艳”皆作茧自缚为情所困,轻而易举的同时遭人所制了。

  而此时“飞雪玉凤”南宫雪“紫衣罗刹”费敏慧,以及大光禅师、清缘道长四人,皆是欣喜无比的一一收回所御剑、钹。

  就在此时,突然由山巅上疾掠至一粉、一紫、一青三道身影,正是“青虚天凤”

  杨翠凤,以及大悟禅师、清化道长三人。

  十一人俱是欣喜无比的同聚一团笑语着,待知晓“幽冥鬼府”少府主阎春莺,以及“终南山”的黄佩雯“天山门”的诸葛天凤三女,皆已恢复了原有的神魂及心智,立即相互道贺大功告成。

  然而所制的四女体内,尚有“罗浮七艳”的“精、气、神”三魂未曾炼消,而此事唯有“狂龙”司马玉虎方能为之。

  “飞雪玉凤”南宫雪“紫衣罗刹”费敏慧“青虚天凤”杨翠凤三女,乃是“狂龙”司马玉虎的三位如夫人,因此皆可名正言顺的要与夫君为伴,并且可在旁协助。

  至于“幽冥鬼府”少府主阎春莺,早已与“狂龙”司马玉虎有了口头婚约,而且如今也已有了夫妻之实,当然也可名正言顺的在旁协助。

  而黄佩雯及诸葛天凤两女,虽与“狂龙”司马玉虎并无夫妻名分,但是因为“罗浮七艳”的原因,皆已与他有了夫妻之实,因此芳心虽羞,但是已顾不得他人耻笑,皆欲同行陪伴。

  大光禅师、大悟禅师以及清化道长、清缘道长四人,虽是出家人,但是也懂得少男少女之心,因此望望俊逸倜傥及娇丽如仙的诸女之后,皆浮现出难得的笑颜,连连口呼佛号、道号的相继掠身而去。

  “南无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无量寿佛……”

  “三清道祖无量寿佛……”

  两日后——

  “西夷谷’宽广谷地中的三合大布篷依然尚在,但是已有不少门帮之首,及一些名声鼎盛的侠义、邪魔,不知是因为已然事了?或是耽心除魔未竟,会有残余魔女前来肆虐?因此已归返师门或家园了。

  但是尚有“飞雪玉凤”南宫雪的翠、芝、馨、香四婢,以及“神龙宫”四殿殿主及武士,还有十余位黑白两道门帮之首,五十余位名声鼎盛的侠义、邪魔尚未离去。

  另外在三座大布篷之前的谷地中,也有千余名未曾离去的群雄散布各处,三三两两或一、二十人围聚笑语着,或是吃着烧烤得香喷喷的雉、兔山羌野鹿,喝着南疆特有,以米、薯酿制的乳白酸酒。

  篷内篷外的群雄中,有的是在等候女儿的归来,有的是要答谢“神龙宫”宫主“狂龙”司马玉虎,以及“飞雪玉凤”南宫雪“紫衣罗刹”费敏慧“青虚天凤”杨翠凤三位姑娘,远入深山诛除罪魁祸首的义行。

  除此之外还想瞻仰掘起武林仅两三年,便已名震武林的“狂龙”司马玉虎,究竟是长得何等的三头六臂?竟然有能力诛除功达“剑仙”之境的七个女魔?

  在三合大布篷前,笑语不断甚为哄乱的群雄中,突然有人大叫着:

  “啊……你们看谷内山顶……来了……来了……他们回来了!”

  两千余名群雄闻声,立即朝山区之方望去,果然眼见山谷深处七、八里远的山巅上方,有八道身影如同飞雁般的凌空飞掠而至。

  此时三合大布篷内的黑白两道各大门帮之首,以及名声鼎盛的侠义、邪魔,皆也欣喜的掠出篷外遥望,其中最为欣喜振奋的人,则是“幽冥鬼府”府主“幽冥仙姬”“黄山龙凤宫”宫主“紫凤”常燕萍,以及“潭州紫云山庄”庄主“美髯飞云”

  胡天长“终南山”门主黄承湖“六盘山寨”寨主宁飞霸与“天山门”门主诸葛天长六人。

  而六人的亲人、门下及所属,也立即面浮笑意的由群雄之中迅疾掠出,分别站立在六人身侧或身后。

  最令人注目的一群人,则是由‘神龙宫’四殿殿主率领,一式墨黑锦缎劲装腰悬各式不同兵器,胸口绣有朱红‘毒龙殿’‘雷龙殿’‘蛟龙殿’及‘苍龙殿’雄赳赳气昂昂,整齐排列在四殿殿主身后的两百余名武士。

  另外在四殿殿主左侧,尚有四名英气焕发,身穿青色劲装的背剑姑娘,乃是宫主夫人“飞雪玉凤”南宫雪的侍女,小翠、小芝、小馨、小香四女。

  在群雄的欢呼声中,八道人影迅疾接近至三里左右之时,突听小翠疑惑的喃喃说道:

  “咦……是小姐及二夫人,还有六位姑娘,奇怪?姑爷及三夫人怎么没与小姐一起回来?”

  “雷龙殿”殿主“莽张飞”张大合闻言,顿时神色怔愕的说着:

  “咦?你可看清了?没见到四弟的身影?难道……”

  此时小芝也已正色说道:

  “没错!仅有两位夫人及六位姑娘,不知姑爷到哪里去了?真急死人了!”

  黑白两道各大门帮之首,以及名声鼎盛的侠义、邪魔,与四殿殿主一样,仅能望见八个黑点而已,连衣色尚看不出,又怎能分出男女?因此耳闻小翠之言,俱是又惊又疑的难以相信!

  如果是真,那么她们四人的功力,岂不是高出在场的高手甚多?

  但是话声中,八道人影已然迅疾接近不到两里之距时,功力较高的人皆已能望清八道身影,果然只有“飞雪玉凤”南宫雪以及“紫衣罗刹”费敏慧。

  另外六女正是阎春莺、黄佩雯、宁雨荷、诸葛天凤、胡雪娥、江玉瑶,并未见到“狂龙”司马玉虎“青虚天凤”杨翠凤以及“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三人。

  突听迅疾接近的八道身影中,已然有数声惊喜脆笑及悲泣声相继响起:

  “娘……泣……泣……”

  “爹爹……娘……”

  “雪姊,我爹及我娘都来了呢……爹……娘……”

  “娘……泣……姊姊……”

  “爹……您老人家来了……呜……”

  “雪姨,我娘及我姊都来了呢……娘……姊姊……”

  八道身影接近里地之距时“神龙宫”的四殿武士,虽也奇怪为何不见宫主返回?

  但是皆也振奋无比,声如轰雷般的同声喝道:

  “属下恭迎两位宫主夫人!”

  喝声方止,惊喜脆笑及悲泣声中,只见六名娇如仙子的身影,已相继掠向笑面相迎的群雄,并且扑入亲人的怀中又笑又泣。

  后方,放缓掠势的“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也已随后相继落地,先与前迎的四殿殿主见礼,并且略微交谈之后,才同行至群雄之前揖礼说道:

  “贱妾姊妹敬谢各方前辈及同道大力相助,如今幸不辱命已然诛除‘罗浮七艳’并且救回了六位姑娘!而本宫宫主‘狂龙’司马玉虎,因另有要事待办,已然前往他方,故而未能前来拜见诸位前辈及各方同道,尚请见谅!”

  群雄中有大半之上,皆是想见见那位掘起武林仅两三年,便已名震江湖武林的“狂龙”司马玉虎,因此耳闻“飞雪玉凤”南宫雪之言,皆有失望之色的叹息低语着。

  而此时“幽冥鬼府”府主“幽冥仙姬”“黄山龙凤宫”宫主“紫凤”常燕萍,以及“潭州紫云山庄”庄主“美髯飞云”胡天长“终南山”门主黄承湖,还有“六盘山寨”寨主宁飞霸与“天山门”门主诸葛天长六人,与十余名门帮之首、五十余位名声鼎盛的侠义、邪魔,皆面浮感激笑意的围至。

  其中“黄山龙凤宫”宫主“紫凤”常燕萍,与“飞雪玉凤”南宫雪乃是熟交,因此立即挽着她手臂笑说道:

  “雪妹,你我相交已然十余年,你从来不提出身来历,若非为了剿伐‘罗浮七艳’才使你自行说出,否则姊姊尚不知晓,你竟然是‘狂龙’司马玉虎的未婚妻室呢?实在太令姊姊惊异了!”

  “飞雪玉凤”南宫雪闻言顿时面色一红,但是也无意解释,仅是笑说道:

  “常姊,小妹确实是‘神龙宫’宫主的未婚妻室之一,可是如今……”

  说及此处,望了望紧贴“紫凤”常燕萍左右两侧,江玉铃及江玉瑶姊妹两人之后,又望了望四周众人的面上神色,皆知他们极欲想知爱女遭遇之事,因此便与“紫衣罗刹”费敏慧,将六女的爹娘请至一旁。

  其实六女的亲人,除了欣喜爱女已安然返回后,已在“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与前迎的四殿殿主交谈之时,皆由爱女又羞又泣的低语声中,已然略微知晓发生了何事?

  又喜又惊中只得先安慰爱女,尔后便一一围向“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身前,除了向两人道谢外,还想知晓“狂龙”司马玉虎前往何处?能否约时见见他?

  因此当“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将六女的爹娘一一请至一旁时,皆已心知她们两人必然有不欲为外人知晓之事,因此皆是又喜又耽心的聆听着。

  而此时“飞雪玉凤”南宫雪环望身周之人后,便正色的低声说道:

  “诸住前辈当知‘罗浮七艳’的‘本命元神’侵占了六位姑娘的身躯且魔炼之后,六位姑娘已非诸位前辈的爱女了,而是为祸天下武林的魔女,因此除非是忍心一一诛除,否则无法剿除魔患,晚辈未婚夫婿初时乃是有意一一诛除,但是又不忍六位姑娘因此而无辜命丧,也不忍见到诸位前辈皆遭丧女之痛,因此才毅然以身噬魔,将七女诱往深山无意再为祸武林了,而晚辈姊妹便趁此时机,请来少林寺及‘青城山’的四位前辈,将‘罗浮七艳’一一诱斗分散后再逐一制服,尔后晚辈未婚夫婿……已无顾虑的以所学诛除魔女三魂,使六位姑娘的三魂重控身躯,恢复了原本神智!”

  “飞雪玉凤”南宫雪话声顿了顿后,续又说道:

  “此中的困难及内情难以一一详述,不过也就是如此了!而今晚辈未婚夫婿另有要事他去,无法前来拜见诸位前辈,但是临行之时,已托晚辈向诸位前辈慎重道歉,拙夫为了诛魔,尚要保全诸位姑娘的性命,无奈之下不得不损及六位姑娘的清白,因此尔后尚须诸位前辈开导六位姑娘,晚辈不便多说甚么……”

  “飞雪玉凤”南宫雪的话语中,虽然未提及要如何解决六女清白已失之事,但是为了爱女往后的幸福,因此“美髯飞云”胡天长待她话声一落,已立即接口笑说道:

  “南宫姑娘,小女能安然返回已属天幸了!老夫又岂会不知好歹怪罪司马宫主?

  况且老夫昔年便已见过司马宫主,知晓他乃是一位正直的有为青年,因此只要司马宫主愿意,老夫愿将小女嫁于司马宫主!”

  若依俗礼来说,婚嫁之事原本皆应由男方提出,女方岂愿失颜提及?但是待字闺中的女儿家清白已失,便非俗礼可言了。

  因此“美髯飞云”胡天长的话语,正合了“六盘山寨”寨主宁飞霸之意,因此也立即接口笑说道:

  “对!胡老儿说得甚是!‘狂龙’司马玉虎乃是人中之龙,为了武林浩劫以身噬魔,而且救回了大家的闺女,因此我们岂会因此而怪罪司马少侠?但是事已至此,有关六个丫头的清白……因此……南宫姑娘,如果你不弃嫌,本寨主也愿意将丫头送给你们当一家子的姊妹吧!”

  “幽冥鬼府”府主“幽冥仙姬”两年前曾经见过“狂龙”司马玉虎,虽然当时对他并无好感,但是事后由爱女口中知晓清白己失,而且两人也已有了口头婚约,再加上如今又是他救回爱女,且有了夫妻之实,因此还有甚么好说的?

  因此耳闻“美髯飞云”胡天长及“六盘山寨”寨主宁飞霸,皆已开口要将爱女嫁于“狂龙”司马玉虎,自己若不趁此使爱女名分确定,万一以后有甚么变故?那岂不是不利爱女往后的地位及幸福?

  因此也立即开口笑说道:

  “甚是……甚是……南宫姑娘,老身之意也是如此,也愿意将莺儿嫁于司马宫主!”

  “黄山龙凤宫”宫主“紫凤”常燕萍,虽然至今尚未曾见过“狂龙”司马玉虎是何等模样的人?但是昔年便与“飞雪玉凤”南宫雪相识,虽然从不知晓她的出身来历?但是却知晓她的眼界甚高,曾有不少家世及名声皆不错的青年才俊追求过她,但是皆未曾获得她的芳心青睐,因此她看上的人必然不差。

  虽然自己与“飞雪玉凤”南宫雪相识,爱女皆称她为姨,辈分有别,可是女儿的清白已失,哪还顾忌甚么?因此也立即附合应允,愿将女儿嫁于“狂龙”司马玉虎。

  但是“天山门”门主诸葛天长,以及“终南山”门主黄承湖两人,自认是正道名门,且是一门之主,而江湖传言中的“狂龙”司马玉虎,则是个心性狂妄且凶残的人,而且“神龙宫”的五殿殿主,其中两人乃是名声甚差的邪怪、黑道,而另三人则是水贼及绿林小贼。

  况且他的三位未婚妻室,除了一个来历不详者外,眼前两个“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皆是浪迹江湖多年,名声有好有坏的浪女。

  如果再加上已然应允婚事的“幽冥鬼府”的少府主,以及“六盘山寨”寨主之女,岂不是一窝子大半之上皆是凶邪之人?万一以后有甚么口角或争风吃醋之事发生,那么爱女岂不是定会遭受到委曲?

  但是“美髯飞云”胡天长,以及“黄山龙凤宫”常宫主两人,皆已毫不考虑的便开口提亲,因此也不便开口劝阻,心中皆不愿女儿下嫁,于是仅虚应事故的回答先回家再说。

  “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知晓了四女亲长的明确心意,当然也已看出“天山门”门主诸葛天长,以及“终南山”门主黄承湖两人,皆无意女儿下嫁,但是也未立即应允四人提亲之事,而是笑说道:

  “四位前辈爱护拙夫之心,晚辈感同身受,然而晚辈仅是未婚妻室,不敢代未婚夫婿接受四位前辈的爱顾,但是晚辈必定会将四位前辈的心意转告未婚夫婿,再由未婚夫婿回复四位前辈,因此恕晚辈先告辞了!”

  “幽冥仙姬”“美髯飞云”胡天长,以及“紫凤”常燕萍“六盘山寨”寨主宁飞霸四人,当然也知晓凭她现在未婚妻室的地位,确实无法应允亲事,因此只能笑颜为礼,望着“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与“神龙宫”的四殿殿主及四婢,在群雄的目送中率众武士迅疾离去了。

  峨峨点苍山,苍翠极可爱,平列十九峰,峰峰染螺黛。

  两峰夹一溪,十八溪为界,林樾矗浮图,岚霭罩阗阖。

  “点苍山”又名“灵鹭山”位处“大理”西北,南北纵向七十余里,天晴时白云环绕山腰,俗称“玉带锁苍山”。

  山区中遇有浓雾厚云之时,云层滚滚翻腾,有若海潮浪涛变幻莫测,登山远眺碧波万顷,烟波浩瀚,可望见“洱海”的三岛四洲分布其间,宛若海上仙山。

  “点苍山”高有一千三百余丈(四千公尺左右)峰顶终年积雪,奇花异卉满布山谷之间,森林茂密苍郁幽绝,山中主峰名“中和峰”与“龙泉峰”合为一顶,但峰麓却一分为二,峰顶有一池广数十亩,土人传其内有龙窟。

  “中和峰”在“点苍山”之正中央,南有“龙泉峰”“玉局峰”“马龙峰”

  “应圣峰”“佛顶峰”“马耳峰”“斜阳峰”七峰。

  北有“光英峰”“应乐峰”“雪人峰”“兰峰”“三阳峰”“鹤云峰”“白云峰”“莲花峰”“五台峰”“沧浪峰”“云弄峰”等十一峰。

  在有名的十九峰之间,每两峰之间便夹有一溪,十八溪山中的泉涧瀑流均往东流倾入“洱海”。

  在“中和峰”之南依序有“中溪”“绿玉溪”“龙溪”“清碧溪”“莫残溪”

  “葶萁溪”“南阳溪”七溪。

  北方依序有“梅溪”“桃溪”“隐仙溪”“双鸢溪”“白石溪”“灵泉溪”

  “锦溪”“芒涌溪”“阳溪”“万花溪”“霞彩溪”等十一溪。

  高有千余丈的“中和峰”峰顶,被皑皑白雪笼罩着,由峰顶遥望,东方红霞渐升,在旭日初升霞光映照之下,使得峰顶冰雪更显得耀眼生辉。

  整个山区笼罩在浓厚的云雾之下,并且环绕在穿云而出的各峰峰腰,云雾滚滚恍如海潮波涌变幻莫测,随着一轮红日之高升,旭光渐增,云雾逐渐散尽,隐没于万顷山峦翠绿中。

  在峰顶“龙池”北面的一片大山岩间,有一个两人多高的岩洞,洞口前竟有两前三后,五堆飘雪积堆成的品字形的雪堆。

  突然!由洞内步出一名身穿黑衣,枯黑削瘦满面笑颜的老者,以及一名身穿桃红衣衫年约四旬,神色似凄似笑的妇人,正是“天苍子”及金花夫妇两人。

  两人行至洞口的五堆积雪前,只听“天苍子”呵呵笑道:

  “呵……呵……呵……小兄弟,仙师已原谅你了,你们快起来进洞府吧!否则拖累凤丫头及妖……萍丫头,还有‘苗岭双毒’姊妹跪在冰天雪地中,我们都心疼了!”

  此时金花也已说道:

  “你们快起来吧!否则待会老仙长又不高兴了!唉……”

  随声,只见五堆雪堆晃动纷坠,终于由雪堆中站起五人,竟是“狂龙”司马玉虎“青虚天凤”杨翠凤,以及“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三人。

  但是另外两个姑娘看来都是十六、七岁,相貌却是一模一样,容颜俏丽,身材娇小玲珑,皆是一身彩花苗衣,两人颈间各有一条血红及紫红玉佩,由此方能分辨两女的姊妹身分。

  可是从未曾见过相貌相似的两女,她们怎么会随着“狂龙”司马玉虎跪在洞口前?

  “狂龙”司马玉虎神色惭愧的朝两人躬身为礼之后,转首望了望身侧的“青虚天凤”杨翠凤,再望向身后的三女,才默然的随着“天苍子”及金花夫妇两人步入洞内。

  身侧的“青虚天凤”杨翠凤,也立即招呼“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以及相貌相似的两女随后跨步入洞。

  洞内乃是一个天然的曲折岩洞,途中经过五个一人多高的小岩洞,不知内里通往何处?而洞底则是一个有如小屋一般的小山腹,洞顶嵌有明珠为光,在洞底岩壁前有一片平岩台,岩台上瞑目趺坐着一位身穿灰长衫,发挽道髻手执长尾拂尘,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是已然修得仙道的“天风子”。

  在“天风子”右下首,另有一名仙风道骨,看似年龄相近的老者侧坐一旁,乃是“天苍子”的师弟“天喜子”。

  “天苍子”及金花夫妇两人行至岩台前,便在左侧与“天喜子”相对趺坐,随后的“狂龙”司马玉虎行至岩台前,与“青虚天凤”杨翠凤再度双膝下跪,身后的“神魔帮”帮主龙雨萍及相貌相似的两女,眼见之下也立即跪地,五人皆不约而同的惶恐说着:

  “师父,是徒儿违逆您的吩咐,与凤妹无关……”

  “师父,徒儿未能听您吩咐辅助师兄……”

  “老仙长,一切都是小女子姊妹之过,公子他……”

  “小女子拜见老仙长……”

  “老仙长!您若生气便惩罚小女子姊妹,千万莫惩罚公子……”

  但是五人话声未止,岩台上瞑目趺坐的“天风子”突然一扬手中拂尘,并且开口说道:

  “也罢!你们不必多说了。虎儿,你为了保有她们的生机,却残害了三名姑娘魂魄,如此不但违逆了师命也违逆了天道……天机中自有因果,如此或可使一些心性凶残的姑娘,无法再残害人命,等于间接保存了无辜之人的性命,尔后她们若再能改邪归正宏扬善果,为天下百姓尽分心力,那么此事也不无功果,因此为师也不便再苛责你们了,尔后你们须自行深思此中因果,应有所为及有所不为!再者……为师在人世间已无凡事缠身了,因此明日便将离去,前往‘玄都玉京天’洞府则由两位道友隐修,以后你们不必再来此了!

  (注:已修炼成地仙真人者,可长生及青春永驻避世,归隐至三岛五岳十洲名山续修,尔后可蹈虚乘云冉冉升天,至天界‘玄都玉京天’为上仙。)

  “狂龙”司马玉虎及“青虚天凤”杨翠凤,耳闻师父不再怪罪,顿时心中大宽,但是待听得后续之言,俱是心中一惊!但是尚未开口“天风子”续又说道:“你们与我的缘分已尽,为师已将所学传授你俩,尔后全靠你等自行修炼,若有缘当可再见,至于……”

  话声一顿,随及朝龙雨萍及相貌相似的“苗岭双毒”说道:

  “龙姑娘、两位杜姑娘,虽然你等前身误入魔道,但是也属修有道基的道友,而今,你等已然连遭两度劫数,当可知天机天劫无时无所不在,虽然小徒心生善念逆天而为,或许天机中显示你姊妹几人命不该绝,才容你姊妹应劫重生,因此你姊妹尔后应勤修正道,否则尔后依然难免天劫临身,到时必将魂飞魄散,永无轮回之机了!”

  龙雨萍以及相貌相似的杜姓姊妹“苗岭双毒”闻言,立即同时伏身下拜,并且虔诚的说道:

  “老仙长,小女子姊妹历经此劫之后,已然悟知天道好还,若非公子维护,小女子已然与龙姑娘同遭天劫,魂飞魄散了,因此小女子已属重生之人,除了追随公于重修正道外,小女子也愿依龙姑娘之身,身为娘亲女儿!”

  “天苍子”及金花夫妇两人闻言,顿时面浮喜色的说道:

  “呵……呵……呵……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就当你重新投胎之时,未曾饮孟婆汤吧?金花……”

  “萍儿……虽然你……但是娘依然愿意认你为女儿……”

  “是,谢谢爹娘不罪之恩!”

  此时“苗岭双毒”杜姓姊妹也相继说道:

  “老仙长,我姊妹七人昔年并非恶人,只因习练‘神魔经’之后心性大变,如今幸得公子保全,而且也已知晓天机中的善恶因果,故而以后定会改过向善,追随公子及夫人们在人世间除恶扬善,以报重生之德!”

  “是……老仙长您放心!尔后我姊妹若再为恶,定遭天谴永世不得超生!”

  “天风子”耳闻三女之言,也已颔首笑说道:“嗯……如此甚好!你姊妹三人随虎儿及凤儿下山,待一切底定之后,须时时规劝重返生机的姊妹,与小徒以及诸位姑娘同修正道,好自为之莫逆天而为,否则天劫必至,定将魂飞魄散!你们下山去吧,以后也无须再回来了!”

  “狂龙”司马玉虎及“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立即急声说着:

  “师父,徒儿……”

  “师父,师兄及徒儿……”

  但是话声未完,却见“天风子”手中拂尘微扬,跪地的五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而逝,竟然景色突变,已然身处洞外池畔,原有的山壁岩洞却消失不见了?

  “狂龙”司马玉虎及“青虚天凤”杨翠凤见状,顿时悲急的大叫着:

  “师父……师父……”

  “师父您不要徒儿了?”

  突然空际传来“天风子”的笑语声:

  “呵……呵……痴儿!痴儿!下山去吧!”

  此时龙雨萍与“苗岭双毒”三女,再度朝虚无之处跪地伏拜,起身之后,便听“苗岭双毒”之一,朝“狂龙”司马玉虎,以及“青虚天凤”杨翠凤两人脆笑说道:

  “咭……公子、夫人,缘分到时自会再与老仙长相会的,否则再求也没用,而且方才老仙长言中另有玄机,因此依小婢之意,我们还是及早下山才是,万一大夫人她们,未能安抚得了诸位姑娘以及那些长辈们,恐怕会另生异端呢?”

  “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也叹息的苦笑说道:

  “唉……随师将近七年了,虽然也知晓天机中自有因果,事事须随天意而为,可是依然放不开,也难消悲欢离合的哀乐之心……”

  突听“苗岭双毒”另一女也笑说道:“嗤……嗤……夫人,你别感叹了!便连仙佛神圣皆难除七情六欲,更何况凡人呢?否则老仙长怎会为了公子及夫人,而误了飞升‘玄都玉京天’之期呢?”

  “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默默的望着龙雨萍及“苗岭双毒”一会,才指着神色悲戚环望峰顶的“狂龙”司马玉虎背影,低声笑说道:

  “说得也是……自从师父在‘汴京’知晓师兄及我,与师父有六年的师徒缘分,所以才耽误了飞升天界为上仙之期,但是……从那时起,这个人王也勾走了我的心,随师在此修炼数年中,日日为他耽心,可是……尔后他……哼!连连拈花惹草,也不知他有甚么好?竟然使你们姊妹七人,为了他连命也不要了?”

  龙雨萍闻言,神色有喜也有些悲的笑说道:

  “公子有甚么好?嗤!夫人你只要细思,为何会思念公子?不就是因为公子的‘好’才打开了心扉吗?并且因为公子的‘好’而思念继而生‘情’已被填刻在心田上割舍不去吗?将心比心,虽然每个人所认知的‘好’不一样,但是因‘好’生情却是一样的,只差情之深浅而已,否则……夫人,小婢‘罗浮七艳’虽因情而亡,但也因情而重生,只是感叹有些坎坷……”

  “青虚天凤”杨翠凤闻言立即细思一会,果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如此,因此默默的望着龙雨萍及“苗岭双毒”笑了笑,便又与三女笑颜低语着。

  此时“狂龙”司马玉虎神色悲戚的环望峰顶一会,逐渐恢复了正常神色,眼见四女相聚低语,不知说些甚么?因此好奇的问道:

  “嗨……你们在说甚么?”

  “啊……没……没甚么……”

  “咭……你管我们说甚么?夫人,我们走吧?”

  “好哇!我先带你们到师父昔年的洞府去看看,让你看看他将谷中弄成甚么样子了?”

  “喔?就是公子曾陷身的山谷呀?好哇!我们走!”

  “青虚天凤”杨翠凤及龙雨萍,还有“苗岭双毒”嗤笑的话声一落,也不理会“狂龙”司马玉虎,立即化为一青、一蓝及两道花影,同时朝东北方电曳而去。

  “嗐……你们四个怎么不吭不响的便走了?等我……”叫唤声中,随及幻为一道白光疾追而去……

  
 

 
分享到: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武圣关羽不可回避的十大耻辱纪录
不能满足妻子将被饿死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6
三字经3
羊羔跪乳2
山楂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