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三十一章 虚空传力 群魔震惊

第三十一章 虚空传力 群魔震惊

时间:2014/5/10 15:28:32  点击:2356 次
  前面说到黄强夜探碧云山庄,与田珍珍、王岩、赵大丁三位小侠,巧合相逢,结果四小联手,花阵残飞蛇,银珠施奇袭,把碧岛神君留守在山庄里的总管恶仆,全部消灭制服以后,四小义结金兰,即将碧云山庄,付之一炬,以免将来为伏龙堡的人利用它设置分舵,使得名山蒙羞。

  正在火势烧得正旺的时候,黄强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马上脸色青白,焦急万分地喊道:“不好,我们得赶快跑,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说完,提起脚来就跑。

  其余三人被他这么一喊,不禁也想起了一件事来,彼此将脚一剁,连连点头地说道:“对,再迟我们恐怕就要得不到东西啦,快走,快走。”

  他们刚把脚提了起来,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又停了一停,喊住黄强问道:“老三,你怎么知道我们此行的任务,忽然催起我们快走呢?”

  黄强被他们这一问,简直有点莫名其妙,不自觉地也停了下来,愕然地反问道:“什么任务呀,你们还没有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我催你们走,是因为……”

  岂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在燃烧中的碧云山庄,突然轰隆隆地一声大响,陡然爆炸起来。

  这时,黄强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他们也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登时只吓得尖叫了起来,大喝一声说道:“不好,我们怎么忘了花阵底下,还埋有火药呢。”

  语音一起,同时将脚一顿,电也似急弛,朝着谷外的方向,急窜而逃。

  总算他们这时已经在庄门之外观火,没有直接站在花阵前面,否则,当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恐怕早已炸得粉身碎骨,连尸首都找不到呢。

  即令如此,当他们的身体,还来有冲出多远,那些因爆炸的力量,所掀起来的残砖断瓦,已经象狂风暴雨一般地,朝着他们的身上,劲急无比地溅射而至。

  这些残砖断瓦,差不多都被烈火烧得滚烫,又是被火药的力量,炸得溅射出来的东西,加上数量又多,其威力简直比内家高手手里发出来的暗器,还要来得可怕,因此,直吓得田珍珍三人手脚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不由得心胆皆裂地又大喊一声叫道:“完了,我命休矣。”

  眼看那些残砖断瓦,就要射到他们身上,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早先已经走开,停身距离火场稍远的黄强,突然大喝一声喊道:“不要紧,你们只管往前冲好了。”

  登时大家只感到眼睛一花,一道银光,疾闪而至,竟然越过他们,往那一片密云骤雨,劲急无比的残砖断瓦上面,硬撞过去,同时,大家只感到身于一紧,伤佛被一股强大无比的柔和力量,推了—把似的,直把他们推得好象初离弓弦的弩箭一般,不由自主加速前窜。

  等到他们身形站稳以后,那一大片残砖断瓦,早巳朝着原来的方向,更快地反射了回去。

  总算是黄强援救及时,又身负绝顶神功“禹罡神气”,这才把他们三条小命,硬从鬼门关口,给抢了回来,并且连一点儿伤都没有受着,如果换了别人,或是动手稍晚一点,他们三个,怕不早就被那一片残砖断瓦,砸得遍体鳞伤,离死不远啦。就这样,也已经吓得他们面无人色,好半晌,才望着挡住他们身前的黄强,吁了一口大气,齐把舌头一仲说道:“乖乖,好厉害,如果不是老三,岂不整个完蛋啦。”

  就是黄强,虽然仗着“禹罡神气”,把他们几个人救了下来,见到这种威势,也不禁感到毛骨惊然地说道:“幸亏我们放完火后,就已经退到后庄门外来了,如果我们还站在庄内那片广场上,或是在我们被困花阵之际,那个魔崽子不顾一切地引发了这些火药的话,就是我恐怕也躲不过这一关呢。”

  正在他们互相庆幸的时候,突然,从他们的身后,响起了一阵阴森森的冷笑,四人不禁心里大吃一惊,猛然转过头来,朝着那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唰,唰,唰。

  不知什么时候,从谷口的方向,已经闪电似地窜进来好几个人。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黄强定睛一着,来的那几个人里面,竟然有伏龙堡的护堡四圣在内,另外还有三个,除了一个是曾经在衡山偷袭过他和空空大师的烈焰神君以外,剩下的两个,全是塞外装束的彪形大汉,却不认得,但从他们两人太阳穴鼓起的程度来看,显然也是火候极深的内家高手。

  黄强对于烈焰神君,倒不怎么害怕,但对于护堡四圣,因为在长沙郊外,曾经在他们的归元阵下,吃过很大的苦头的关系,虽然现在武功大进,心里还是有点怯意,因此一见之下,心头不禁大凛,同时感到奇怪地暗自想道:“咦这几个家伙,怎的会赶到这儿来的,难道昨晚放掉的那些恶仆,敢不听我的告诫不成……”

  心里一面想着念头,一面紧张万分地向其余三人使了一个眼色,要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暂时先看清对方的来意再说。

  从谷口飞窜而进的七个魔头,当黄强四人转过身来的时候,人已站定下来,发现对方竟然全是一些乳臭未干小娃儿,登时大感意外的噫了一声想道:“怪事,老远我们看到这里火光冲天,连火药都引发了,只当来了什么劲敌,原来只是几个小娃儿,这是怎么回事呢?看样子碧云山庄的全毁,难道就是他们几个小鬼干的吗?莫不是昨晚田总管没回来?可是,就是田总管没有回来,神君手下的二十八宿,还有十八位留守在山庄里面,也决不能被人这么轻易地将山庄毁掉呀?”

  想到这里,他们不禁用怀疑的目光,向黄强四人盯了一盯,接着就转头向四周仔细地打量起来,显然他们认为毁掉碧云山庄的,一定另有人在,决不会就是面前这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娃儿。

  这也难怪,黄强此时一身功力,已经达到返璞归真,深藏不露的境界,田珍珍又是一个女孩子,太阳穴掩在头发底下,根本看不出来,自然也不起眼,小叫花和小矮子两个,虽然看得出曾经练过武功,但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这叫他们又怎能相信碧云山庄,是毁在他们手下的呢?

  当然,他更做梦也没有想到,半年多前被九派高手,劈落困仙窟底的黄强,居然会没有死,而且还奇缘巧合,不但脱去了一身熊皮,更练成许多绝艺,又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来哩。

  因此,当他们打量四周一遍,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脸上诧异的表情,简直就没有办法形容得出来,于是,他们又将头转了过来,仔细的看了黄强他们几眼,结果还是彼此摇了摇头,表示不肯相信,不过,却用询问的口气,大刺刺的向黄强四人问道:“喂,小娃子,你们怎么跑到这儿来的,是谁放火烧庄,你们看到没有?”

  小叫花三人,当他们一现身的时候,因为黄强向他们使过眼色的关系,所以并没有说什么话,这时看到他们那仲大刺刺的样子,心里可有点耐不住了,小叫花首先从鼻子里冷哼了几声,仿佛没有听到他们问话似的,转过头来对小矮子说道:“二弟,我好象听到有狗在这儿叫,你看到没有。”

  小矮子马上说道:“怎么没有看到,还不止一条呢?”

  田珍珍年纪轻可不知道他们两个在指桑骂槐,听到此话以后,不禁扬头四处张望,茫然不解地问道:“咦,什么地方有狗,怎么我会没有看到呢?”

  他们三个人这几句话一出口,可把七个魔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过因为自己的身份,不便于向几个小孩下手,同时,还需要问清放火的人是谁,所以才强忍住没有发作,不过面色却已经变得极为难看,尤其是烈焰神君,脸上更是一片铁青,眼中凶光四射,罩定四小,暴喝一声,打断他们的话头骂道:“小狗,住嘴,快点说出放火的人是准,待会本种君还可以给你们一个全尸,否则,哼。”

  话音充满杀机,闻之简直令人不寒而粟。

  可是,小叫花岂是怕事的人,听了以后,一双母狗眼朝上一翻,同样地回瞪了烈焰神君一眼,慢条斯理地答道:“喂,你是对谁说话。”

  这下,可把烈焰神君给气惨了,他可再也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霍地将手一伸,闪电似地朝小叫花的手腕上面扣去,同时须发猬张地暴喝一声喊道:“小狗,这里除你们以外,还会有谁,不是问你是问谁。”

  小叫花可不知道烈焰神君的厉害,更没有防到这魔头这么不经气,见状不禁吓得心里猛的一跳,赶紧将身形一闪,向后退了回去,同时打狗棒一撩,朝着烈焰神君伸过来的那只手上敲去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狗爪子也伸过来了。”

  烈焰神君见状,心里不禁骂道:“小狗,就凭你这两下子,还能逃得出本神君的手底下吗?老夫就先缴了你的械再说。”

  念头一转,马上改抓为扫,横掌一挥,径往小叫花撩过来的打狗捧上,扫了过去,同时大喝—声道:“与我撤手。”

  岂知,当他的手掌与小叫花的打狗棒一碰的时候,从那打狗棒上,竟然传来一股其大无比的劲力,把他的手掌,震得几乎发麻,霍地荡了开去,并且那根打狗棒趁着他的手掌荡开一旁,空门大露的时候,倏地一颤,棒头仿佛已经指向他胸前的“璇玑”要穴,有直点过来的趋势。

  这一下,可吓得他脸色大变,赶紧不顾一切,蹬蹬蹬地,很快地退了回去,同时惊惧莫名地望着小叫花,好半天还说不出活来。

  那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小叫花的功力,会比烈焰神君还要强不成,不但其余六个魔头不敢相信,就是小矮子和田珍珍,也不肯相信,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相信也得相信,因而,大家全都惊异万状地将眼腈朝着小叫花的身上望去,心里感到非常不解。

  只有小叫花自己知道,刚才如果不是有一股其大无比的劲力,突然从背心传进他的体内,烈焰神君那一掌,不但可以使得他的打狗棒撒手,说不定连人都得被地方的掌力震伤,不过,他却不明白那股劲力,是怎么传进来的,因为他的身前左右,都没有站得有人,所以,一时之间,也不自觉地愣了下来。

  刹那间的静寂,陡然使得场中的气氛,紧张万分,终于,烈焰神君在仔细打量了小叫花一遍过后,心里很不服气,又暴喝一声,欺身过来喊道:“好小子,原来你还有两下子,这么说来,碧云山庄可是你们给毁掉的罗。”

  小叫花虽然还没有那股劲力的来源,但却知道一定是高人在暗中相助,因此,心胆更壮地站在那儿,半点也不退避地傲然说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烈焰神君两眼一瞪,又欺近一步说道:“是,我就要你的狗命。”

  话一出口,双手突然贯注八成真力,一相“烈火燎原”,霍的朝着小叫花的身上,猛劈过去,那劲力之大,简直可以推倒一座小山,而且招式之妙,也几乎到了顶峰,不要说象小叫花在这样的身手,无从闪避,恐怕就是换了他的师祖醉叟在场,也不见得能够闪避得开,对付的办法,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硬拼

  这下,可把小叫花给吓惨了,万一暗中相助的高人,稍为失误,那自己岂不是完蛋了。

  但事已至此,说不得只好硬拼他一下了。

  正当他想把手举起来的时候,突然耳朵里传来一丝极为熟悉的声音说道:“硬拼不得,左三右四,快退。”

  话音一路,背心那股劲力,又突然传了进来,根本不用他去思索那话的意思,身子早巳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自己只感到脚下从来没有这么灵活过,莫名其妙地在烈焰神君的掌势之下,微微幌了那么几幌,人就已经脱出了烈焰神君的掌力,站到一边去。

  这一阵子变化,简直快逾电光火石,烈焰神君根本想不到对方在自己这么严密的一记招式之下,还能闪避得出去。

  刚好小叫花早先停身之处的背后,有那么—块突出地面的山岩,烈焰神君的八成掌力,在小叫花出其不意,陡然闪到一边去的情形之下,自然就完全击到那上面去了。

  顿时只听得轰的一声大响,那块差不多比人还大的山岩,竟然被他击得碎石横飞,荡然无存,那份威力,简直叫人看下心寒,小叫花虽然已经闪避出去,见状也不禁吓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想道:“乖乖,如果刚才不是那股怪劲,带得我莫名其妙地脱出圈外,真要同他硬拼,自己怕不早就完了,刚才那声音怪熟的,他究竟是准呢?”

  他的念头方始一动,又马上被场中惊叫之声,给打断了,只听得护堡四圣和田珍珍的声音,先后喊道:“咦,这小叫花刚才使的不是星序天行步吗。”

  “怪事,花子哥哥几时也学会了这套步法。”

  小叫花听到他们这么一顿,陡地恍大悟,已经思起这个暗助自己的人是谁来了,不禁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声糊涂说道:“原来是黄强弟弟捣得鬼,我怎会把他给忘了呢。”

  正待转身和他打招呼之际,黄强已经传音过来问他说道:“大哥,把戏暂时不可戳穿,这几个魔头都难斗得很,如果让他知道你的真实功力,那就糟啦。”

  小叫花是聪明人,一点之了,立即醒悟,因此,不但不再转身去和黄强招呼,并且装出一付傲然不可一世的样子,睨了烈焰神君一眼说道:“还有什么本事没有,石头又没有什么和你过不去的地方,何苦拿它们来出气呢?”

  烈焰神君虽然一时被小叫花那种怪异的身法,给怔得愣了一楞,但心里并不服气,听到小叫花这么一喊,又被激得气往上冲,马上一个转身,再度大喝一声说道:“哼,会几步星序天行步,难道就能难住老夫不成。”

  说完,作势就要再上,但却被护堡四圣中的老大玉扇书生一把将他拉住说道:“神君暂请息怒,止我们先问清他们的来历再说,有我们住这儿,就是他会整套的星序天行步,也决逃不出去。”

  烈焰神君听大圣这么一说,只好强忍怒火,退了回去说道:“好吧!就让他多活一会儿,也是一样,不过,待会可还得让我来斗他。”

  玉扇书生把烈焰神君拉回之后,慢条斯理地从列中慢踱了出来,冷冷地笑了一声,寒光一射,两道眼神,就像利刃似的朝着叫花望了过去说道:“小鬼,你的星序天行步,是从那儿学来的,与碧罗令主有什么关系。”

  小叫花被玉扇书生的眼光一扫,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想道:“乖乖,这家伙好深的功力,恐怕比起刚才那魔头,还要难缠呢?”

  不过,他的心里在已经把黄强视作天人,知道他决不会让自己吃亏,因此,一点也不害怕地把胸一挺,也冷冷地笑了一声说道:“小爷的星序天行步,从哪儿学来的,你管得着吗?碧罗令主就在你的面前,你自己瞎了眼睛,难道认不出来。”

  护堡四圣闻言不禁同时心里一震,马上张眼四望,想把那个碧罗令主找了出来,可是场中除了这四个小孩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了。

  不过,他们决不肯相信面前这四个小孩里面,会有一个就是碧罗令主,因为他们虽然没有见过碧罗令主是什么样子,但从飞蛟河庄出现的碧罗令主看来,令主功力之高,比他们四圣只强不弱,决不可能出于面前这四人之手。

  因此,玉扇书生在张望了一下以后,只当是小叫花在故意出他的洋相,不禁微微有点怒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阴沉沉地说道:“小鬼,你想找死不成,碧罗令主究竟在什么地方,赶快与我说了出来,否则,就别怪我玉扇书生手段太辣了。”

  这时,田珍珍珍可真忍耐不住了,不等小叫花开口说话,马上挺身而出,冷玲地说道:“瞎眼的奴才,我就是碧罗令主,看清楚了没有,上次我叫你们传话给碧岛神君那个叛逆,话给传到了没有。”

  护堡四圣做梦也没有想到碧罗令主会是这么小的一个女娃子,不禁大感意外地倒退了一步,惊诧万分地喊道:“啊是你!你会是碧罗令主。”

  紧接着哈哈一阵大笑,轻蔑之态,溢于言表。

  田珍珍直被他们笑得怒火大升,陡地两眼一睁,神光四射地抬头向着护堡四圣的脸上,扫了过去,粉脸铁青的娇叱一声喝道:“狂奴,你们不信?”

  刹那间,护堡四圣全被田珍珍那两道亮得象电炬般的眼神,给怔住了,轻蔑的狂笑,陡地也停顿了下来,彼此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倒退了好几步,方始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田珍珍,简直就说不出话来。

  原来田珍珍不但因为是女孩子的关系,太阳穴被掩在头发底下,看不出来,就是两眼的神光,也因为个子矮,不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护堡四圣才敢那么大胆地发出狂笑,现在田珍珍猛一抬头,眼神和他们对个正着,又岂能不使得大出意外,震惊得失去常态呢?

  不过,他们这种失态,除了感到这意外的原因以外,还有点亏心的潜意识作用在内,并不是怕了田珍珍的关系,因此,怔了一怔以后,又恢复了常态,继续哈哈大笑地说道:“这样看来,你倒真可能是碧罗令主了。”

  言下之意,似乎还有点不相信的意味在内。

  田珍珍在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倏地小手往怀里一掏,唰地一声,将碧罗令亮了出来,大喝一声说道:“叛徒,你们看,这是什么,还不与我跪下领罪。”

  护堡四圣不禁又是一怔,笑声猛顿,八只眼睛全都朝着田珍珍的手上望去,他们可真没有想到,田珍珍的身上,确实藏得有碧罗令。

  这下,他们可沉不住气了,全都惊喜地喊了起来说道:“啊,真的是碧罗令。”

  话音一落,四人全都虎视眈眈地迈进了一步。

  蓦地里,二圣怒面坛神,猛然一个箭步,抢到玉扇书生的前面,只见他单掌一挥,呼的狂飙怒卷,一股奇劲无比的掌风,已经出其不意地朝着田珍珍的身上袭去,并且紧跟着身随掌进,另一只手,徒地一伸,径往田珍珍手里所掌的碧岁令抓去,同时嘴里大喝一声说道:“跪下领罪,这玩意儿管得住岛上那些老不死的,可管不住我们,不过,这玩意儿对我们的主人,倒很有用处,你就给我留下吧!”

  田珍珍有了阴司追魂的前车之鉴,早就留上了意,见状马上将碧罗令朝怀里一收,同时另一只手早已蓄劲迎了上去,怒喝一声说道:“好大的胆子,你们不到黄河心不死,认为姑娘会怕了你们是吗?既然见令不跪,那你们是存心叛岛罗。”

  轰轰轰

  根本没有等她将话说完,两人已经接连不断地硬拼了好几掌,只听得一声一声闷雷似的声音,把她的话音完全给掩盖了下去。

  掌风互激的狂飙,更卷得灰雾弥天,二圣怒面坛神,竟然被田珍珍几掌劈得不断地往后倒退,显出了招架不庄的样子。

  呼呼呼

  其余三圣见状,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赶紧冲到怒面坛神的身前,各自挥掌,不约而同地帮着怒面坛神,一齐朝着田珍珍劈了过去。

  田珍珍没有想到他们会这般无耻,想耍收掌后退,已经来不及,只好咬紧牙根,双掌齐推,硬挡了过去再讲。

  护堡四圣见状,心里想道:“就是伏龙堡主,也接不下我们四个人合力一招,就凭你能行吗?”

  心念一动,又倏地每人加重了两成真力!

  轰隆隆

  四圣合击而出的掌力,其声势何等浩大,岂知,田珍珍的掌力,竟然一点也不比他们差劲,五道掌风陡然相遇之间,那一声暴响,简直就象是天崩地震一般!不但地面的沙石,全被掌风击得向四周暴射了出去,就是四周那些没有出手的人,也都被这几股掌击风起的涡流,迫得透不过气来,各自不由自主地往四外退了开去。

  等到灰雾落定的时候,大家定睛一看,不禁把七个魔头,全给震慑住了。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一招硬拼之下,护堡四圣虽合四人之力,共同对付田珍珍,可是还是和怒面坛神单独与田珍珍对掌时的情形—样,蹬蹬蹬地,简直就不知道后退了多少步,方始拿椿站稳,并且每人的脸上,全都呈现一片苍白,显然都受到了一点轻微的内伤。

  反观田珍珍呢?不但依然若无其事地原地,而且还面不红,气不喘的,就像没有用过什么大力似的。

  这种情形,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看到,会相信吗?

  没有参与对掌的三个魔头,还只不过震惊田珍珍的功力,大得出乎意料之外罢了,但护堡四圣的感觉,可就大不相同了,他们不但是惊,而且是怪。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掌力,刚和田珍珍的掌力相碰的时候,早已试出田珍珍的内力修为,只不过略胜他们一等,可是瞬息之内,既未见田珍珍再度挥掌作势,又未见她提神运气,那掌力就像变戏法似的,突然增大两三倍之多,就仿佛田珍珍的内力修为,在这一刹那之间,突飞猛进地增加了几个甲子似的。

  这种现象,不但他们没有见过,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又焉能不叫他们既惊且怪呢?

  霎时,他们的凶焰尽失,呆呆地站在那儿,做声不得。

  这时,那两个身着塞外装束的彪形大汉,似乎有点不服气的样子,倏地闪身而出,操着生硬的汉语,结结巴巴向着田珍珍喝了一声说道:“女娃儿!你……的……功……夫,好像……很不……不……错,我们塞外双凶,也想……领……领教,领教。”

  田珍珍立想迎了上去,小矮子可有点痒了起来,见状马上一个闪身,抢了上去说道:“四妹,这一场就让给我好不好。”

  说毕,也不等田珍珍回话,马上转过身来,抬头向着塞外双凶喝道:“喂,大个儿,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齐上呀,”

  这样一来,田珍珍只好退了下来,和黄强小叫花他们站到一道,一起观战来。

  王岩的年龄,虽然在四小之中,居第二位,可是个子却数他小,偏偏塞外双凶的体型,长得又高又大,虽然不能说是巨无霸,但也差不多了,因此相形之下,大小悬殊,简直就不成个比例。

  塞外双凶低头看了一看,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生硬地说道:“小……小鬼,你还要……我们……一起……起上,算……了……吧,恐……怕……你连我……们的……一……个……指头……都承受……不起。”

  小矮子气可来了,倏地双脚一跺,从地面跳了起,两掌一挥,朝着双凶的脸上,打了过去说道:“哼,你们敢看我不起。”

  说来简直有点令人不敢相信,双凶自信功夫在七人当中,是最强的两个,竟然来不及闪避,当时只感到眼睛一花,叭,叭,两响,两人同时之内,结结实实地让小矮子打个正着。

  这一来,双凶可气惨了,不禁同时鬼叫了一声喊道:“小……小……鬼,你……找死。”

  话音未落,小矮子的身体,还没有落回地面,双凶的四只手掌,已经各自朝着他的身上,抓了过来,反应之快,出手之狠,确实要比其余五个魔头,高上一等。

  尤其是小矮子这时还没落地,因为没有借力使劲之处,根本就无法闪避,田珍珍和小叫花两人看了,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彼此不自觉地惊叫了一声喊道:“不好,要糟。”

  说完,就要抢上前去,蔫地里,奇迹出现。

  就在双凶的四只手掌,闪电似的抓向小矮子的身体,眼看就要得手之际,陡地嘘的一声,大家根本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小矮子的身体,竟然无须借助任何力量,突然从下回身,而虚空一幌,往高空升了起来。

  双凶自然想不到小矮子会从这个方向闪避出去,登时大感意外地发起愣来,心里想遭:“他这是什么武功,人掉到一半又会陡然上升,岂不是太邪门了吗?”

  岂知,就在他们这微一发愣的当儿,小矮子的身体,却又倒跌了回来。

  叭,叭。

  另外那边没有挨打的脸孔上面,又结结实实地让小矮子给打了两个耳光。而且这个小矮子的手下,比早先两掌重得多,因此,直打得他们两眼金星乱冒,脸颊霎即肿起一寸多高,直痛得他们哇哇叫,那付样子,真是又滑稽,又狼狈。令人看了,捧腹大笑不止。

  这下,双凶真是又气又怕,再也不敢大意了,彼此一打招呼,马上对小矮子王岩,展开反击。

  由于上了一次当的关系,双凶的出手,已经配合得严密无间,一个往上攻的时候,另一个就往下攻,一个往右攻的时候,另一个就往左攻,根本就不留下任何一个方向,给小矮子逃避,而且出掌又狠又快,一口气之下,就让他们两个拍出十几二十掌,瞬刻之间,几乎围着小矮子全身的四周,全都布满了掌影,别说小矮子现在的身体还停留在半空里面,就是已经落到地面,恐怕也不易闪避得开。

  这时,不但塞外双凶认定小矮子,决逃不脱他们的手掌,就是观战的敌我双方,也都有这种想法,因此,田珍珍和小叫花两人,—颗已经放下的心,可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万分紧张地喊道:“糟糕,这下就是老三,恐怕也没有办法可想了。”

  呼呼呼

  事实真是使得人不敢相信,他们两个的喊声,刚才离口,就感到眼前一花,小矮子的身体,竟在双凶那么严密的掌影之下,一阵乱晃,根本准也没有看出他是用的什么方法。眨眼之间,不但已经穿出双凶的掌影,而且还在双凶的身上,踢了两脚。

  直踢得双凶彼此哎哟哎哟地大叫了两声,霎时掌影全消,那么高的两个大人,竟然吃不住小矮子这两腿的力量,蹬蹬蹬地,倒退回去好几步远,犹自拿椿不住地一个翻身,摔倒下去,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不过,这一次的搏斗,却让护堡四圣给看出蹊跷来了,不禁大喝一声喊道:“好家伙,这是虚空传力,我们几乎全让他们骗了。”

  说完,马上霍地散了开来,分从四面对黄强四人,采取了包围的攻势。

  霎时,杀机充满在每个人的脸上,气氛陡然变得紧张万分。


 

 
分享到:
杀人上瘾的皇帝: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揭秘世界上第一个尼姑是谁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5
八仙过海
中国古代两位偷情皇后的惊天结局
古代贵族养“食客”背后多有阴谋
三字经5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