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尺八无情箫 >> 第六回 南湖烟雨无心赏 莳花小蔬儿女情

第六回 南湖烟雨无心赏 莳花小蔬儿女情

时间:2014/5/12 20:45:55  点击:3130 次
  行人岁月,似水流年。

  萧奇宇来到嘉兴南湖,已经是五月榴火,红遍江南。

  南湖不是榴花的世界,而是以荷花著称。五月,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但是,仅凭荷叶田田,清香十里,让人已经感觉到南湖的风光,值得流连忘返。

  萧奇宇长途跋涉,循讯来到嘉兴,快刀沈江陵却已杳然而去。

  萧奇宇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君子一诺”的千斤份量。想到庐山附近相依为命的母女,他的心头就有沉甸甸的感觉。

  他不知道快刀沈江陵是不是知道有人在找寻?沈江陵是不是有心在躲避?他曾经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向江湖上宣布,尺八无情箫要单挑快刀沈江陵。这样逼他出面,说不定可以劝回一个浪迹江湖的丈夫,回到自己妻子的身边去。

  当然,这只是萧奇宇在偶而气愤时候的奇想,他还没有想到真正会有这样的一天。

  唯一可以使萧奇宇自己稍感安慰的,便是他趁此机会,游览了名胜古迹,领略了山水之美。

  到达南湖,买棹到湖心烟雨楼。

  名胜固然诱人,但是,一旦身临其境,偶而也有令人顿生不遇尔尔的感叹。就像是金陵的秦淮河畔,六朝金粉,名满天下,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条污水难堪的大水沟而已,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南湖的烟雨楼,不但有名,而且名字极美,美得富有诗意。如果登楼远眺,晨烟暮雨,雾霭迷蒙,名至实归,令人不虚此行。

  萧奇宇登上烟雨楼,使他没有想到的是楼上居然还有一角茶座。

  烟雨楼头有人买茶,这是萧奇宇始料未及的事。

  在他一怔之余,忽然自己又笑了。一杯香茗,倚楼远眺,岂不是更添情趣吗?烟雨楼上卖香茗,又有何碍?

  这天是个阴雨的天气,湖上杳无游人,烟雨楼上更是只有他这样唯一的客人。

  脚步声惊动了伏栏假寐的小厮,揉着惺忪的眼睛,对萧奇宇望了望,再去煽动楼上一角的红泥小火炉,很快沏了一壶茶,送到紧靠栏杆的一张桌子上。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对萧奇宇憨憨地笑了笑,便又回到他原先坐的地方,继续伏栏假寐。

  萧奇宇也自笑笑,他觉得这个半桩大小的孩子不说一句话,使人觉得简直就有几分南湖灵气。这样的烟雨南湖、烟雨楼头,一客伶仃,此时应该是无声胜有声!

  红漆小圆桌,漆得光可鉴人。茶壶是紫泥描金,茶盏是洁白如玉。从壶里倒出的茶,淡绿如新,更有一丝淡淡的香气袭人。

  萧奇宇大为赞赏,他深深觉得:今天此刻的南湖是他一个人所有,满眼烟雨,满怀舒畅,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使他鸢飞鱼跃、海阔天空。

  他浅浅地啜了一口茶,齿颊生香。

  像这种茶,如果牛饮,真是对茶的一种亵渎!

  虽然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连饮了两口,连声赞道:“真是好茶!”

  这话刚一出口,楼梯上有脚步声,两位年龄约在十八九岁的姑娘来到楼上。

  湖上没有船影,不知道这两位年轻的姑娘是来自何处。

  萧奇宇自然不便多问,更不能多看,放眼南湖烟雨。

  没有想到这两位姑娘,却是径行来到萧奇宇的桌子旁边,盈盈地向萧奇宇行了个礼。

  萧奇宇—怔,还没有来得及问话,两位姑娘已经莺声燕语地说道:“婢子拜见萧相公。”

  萧奇宇大惊,不觉脱口问道:“两位姑娘知道我姓萧?”

  两位姑娘其中之一,抿嘴笑道:“萧相公人称无情,自诩八绝,是武林中的名人,婢子虽然愚欹,却也久仰大名,那里会不晓得。”

  萧奇宇皱皱眉头,他感到意外,但是,他仍然很客气地说道:“姑娘把话说谬了。我自姓萧,是错不了的。但是,既非无情,更无所谓八绝,我想姑娘是认错了人。”

  另一位姑娘接口说道:“萧相公!你还没有到嘉兴之前,我们就已经扫榻以待了,怎么会认错人?今天我们是专程前来南湖恭候大驾的。”

  萧奇宇此刻心里有了警觉,因为人家早在很远的地方,就已经盯上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问道:“两位姑娘怎么称呼?如果说两位专程在这湖上烟雨楼相候,请问有何指教?”

  先一位姑娘说道:“我们两个都是伺候人的婢子,说出名字,萧相公也未必知道。”

  萧奇宇问道:“贵上是那位?”

  那位姑娘说道:“敝主人说,请萧相公到了我们的住处,自然互通姓名。萧相公?请吧!我们有专用船只,在楼下岸边相候。”

  萧奇宇立即说道:“对不起,我来南湖烟雨楼,是游览风景,并没有准备访晤朋友。况且贵主人与我并无友谊,不便前去拜见。请两位代我向贵主人致意。”

  那位姑娘微笑说道:“虽然我们的邀请,是属冒昧,萧相公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又未免太过无情。”

  萧奇宇笑笑说道:“姑娘!你方才不是说江湖上人称无情吗?”

  另一位姑娘也微笑着说道:“萧相公!南湖烟雨楼是没有人在这里卖茶的,今日茶座是我们专为萧相公所设……”

  萧奇宇是何等人,一听此话,立即沉下脸说道:“姑娘!你的意思是在这茶里面做了手脚?”

  那姑娘说道:“尺八无情,是江湖上的一条游龙,岂能随时任意听人差遣传呼,就是诚心邀请,也不见得能够赏光。所以,不得不稍弄手脚。但是,这只是表示我们邀请的诚心,别无坏意。”

  萧奇宇没有等话说完,闪电一伸手,“怒龙伸爪”一把刁住那位姑娘的手腕,厉声叱喝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位一点也不惊惶,倒是展颜一笑,说道:“萧相公!趁着现在你的功力还没有完全消失,你自己不妨运用功力,搜查你的内腑,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然后我们再说可好?”

  萧奇宇瞪她一眼,稍停,他果然松下她的手腕坐在椅子上,默察体内,很快功行一周,睁开眼睛说道:“你们到底是奉了谁的命令行事?我萧奇宇在江湖上从来不结生死的仇家,你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位姑娘此刻已经收敛起笑容,正色说道:“萧相公!你八绝之中,医道最高,你应该知道,在你的体内那是一种极为霸道的毒,一个时辰之后,毒性发作便无药可救。萧相公!你空有医世回春之手,却解不了此刻体内的毒。”

  萧奇宇的双手已经微微抬起,但是,又终于放下,很平静地说道:“你们要我做什么呢?”

  那位姑娘说道:“请萧相公随婢子下船,前往敝庄会见敝主人。”

  萧奇宇问道:“然后呢?”

  那位姑娘说道:“那是敝主人的事,他没有交待,婢子等敢乱说吗?”

  萧奇宇淡淡地说道:“你们有把握我萧某人会接受你们的威胁吗?”

  那位姑娘又微微露出笑容说道:“要说尺八无情会接受威胁,那真是天大的无知。不过,一个不是仇敌的人。用了一点小小计谋,来邀请萧相公的大驾,而萧相公竟然就要以死相搏,没有人会相信你会这样做的!”

  萧奇宇的眼光在她身上扫了两遍,那位姑娘坦然用眼光相接,而且浅浅笑道:“萧相公接受了我们这种有失厚道的邀请了!”

  萧奇宇笑笑说道:“姑娘慧黠聪明,想必贵主人自是不俗,姑娘请带路,我们现在就上船。”

  两位姑娘立即双裣衽为礼,口称:“多谢相公!婢子遵命!”

  两人在前面带路,下得楼来,绕到烟雨楼的后面,有十几株垂柳,柔丝飘拂,烟雨蒙蒙。树旁系着一只很精致的船,船梢站着一名高大黑壮的汉子,戴笠披蓑,双手扶著两边很长的桨,短衫掳袖,筋肉怒张。

  船头上坐着一个半桩大小子,正是烟甬楼上沏茶的人,笑嘻嘻地望着萧奇宇,龇著一嘴的白牙,黑黝黝的脸,透着几分憨厚。

  下得船,进得舱,船身一个晃动,便启动了。

  舱里陈设的十分别致,漆得发亮的红漆舱板,上面散放着绣锦蒲团三五只,靠着船身再有两只古木盘根雕制的茶几,供着一个古拙的花瓶,正好嵌在盘根错节的间隙,妙处天生,不曾倾倒。花瓶里插着一枝半舒半卷的荷花,一枝含苞的荷花。

  荷叶莲花何处没有?可是配在这样的方圆数尺的船舱里,令人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超越尘俗,一片冰心!”

  两位姑娘侍候萧奇宇坐下之后,随即捧来一只盖碗,掀开碗盖,茶香扑鼻,令人生津。

  萧奇宇端着茶碗,朝着两位姑娘笑了笑。

  两位姑娘也自大方地笑了笑。

  萧奇宇不再说话,轻轻地啜了一口,一种难以形容的清香,令人清心醒脾。他再也忍不住又喝了两口,将茶碗放在茶几上,笑道:“怪不得世间上有许多人明知有毒的东西,还会去饮去吃。如果这碗茶和烟雨楼的那碗一样,掺有剧毒,我还是要喝下去的。”

  那位姑娘说道:“萧相公!你以为这碗茶仍然有毒吗?”

  萧奇宇淡淡笑道:“按说此刻已经用不着了。不过,烟雨楼头有例在先,难免要让我作如是想。姑娘!可见得与人相交,这真诚二字,是非常重要的。”

  那姑娘说道:“萧相公!如果我说这碗茶非但没有毒,而且是一碗掺有独门解药的茶呢?”

  萧奇宇“哦”了一声,淡淡地说道:“果是如此,那也不算意外。毕竟在这个世间上,用毒茶请客的,还是少见呐!”

  那位姑娘垂手微微蹲了一下,很庄重地说道:“萧相公!你中毒的时刻,不慌不躁;而你在解毒之后,也不意外惊喜。人在生死关头,能如此镇静如恒,尺八无情,果然不凡!今天我们姊妹能在烟雨楼迎得萧相公来到敝庄,毕生荣幸!”

  说毕,她们二人分站在雨边,说道:“萧相公,请吧!”

  萧奇宇也感到这两位婢女,谈吐不俗,举止适当,不像是供奉别人的人。他自然地点点头说道:“多谢两位姑娘谬奖!”

  跨出舱门,走上船头,看到搭了跳板,跳板的那一端早有一匹鞍缰俱全的白马,有人牵在那里。

  牵马的是一位十五岁的小童,蓬头赤足芒鞋,半卷着裤脚,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满面笑容,仰着脸对萧奇宇说道:“
 

 
分享到:
隋炀帝不可公开的性怪癖
鬼门关1
让汉武帝付出惨重代价的一段爱情
06 鹿乳奉亲    郯子, 春秋时期人。父母年老,患眼疾,需饮鹿乳疗治。他便披鹿皮进入深山,钻进鹿群中,挤取鹿乳,供奉双亲。一次取乳时,看见猎人正要射杀一只麂鹿,郯子急忙掀起鹿皮现身走出,将挤取鹿乳为双亲医病的实情告知猎人,猎人敬他孝顺,以鹿乳相赠,护送他出山
白雪公主
三字经56
史上最夸张姐弟恋 明宪宗小宠妃万贞儿19岁
揭秘中国男女关系最混乱的一个朝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