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杜鹃传奇 >> 第三十四回 日夜追凶

第三十四回 日夜追凶

时间:2014/5/22 15:13:23  点击:2335 次
  上回说到小怪物说杀害丐帮成都堂副堂主等七人的凶手是百变星君。婉儿顿时惊愕了:“是她?!”

  小怪物说:“你不会说我的鼻子又不管用了吧?”

  “你怎么嗅出是她了?”

  “她那一股特有骚味,哪怕在千百个女人当中,我也嗅得出来,何况还是在那叫化窝中,她的气味更是特别的突出,我还有嗅不出来的吗?”

  “既然你这么肯定是百变星君,干吗不将这个真正的杀人凶手告诉丐帮?”

  “我敢告诉他们吗?”

  “不是吧!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怪物,还有什么事你是不敢的?”

  “唯独这件事我就不敢。”

  “你怕什么呢?”

  “我当然怕啦!你想,我要是将真正的杀人凶手百变星君说出来,结果会怎样?”

  “会怎样了?”

  “首先,他们不会相信;第二,他们问我怎么知道是百变星君干的,而不是杜鹃干的,我怎么说?将我鼻子的特异本领说出来吗?”

  婉儿一下明白了:“对!是不能说。我还以为你害怕那叫化窝中有东厂的人做卧底哩!”

  小怪物一怔:“你说什么?”

  “我说有东厂的人做卧底呀!”

  “糟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的。”

  “不会真的有东厂的鹰犬吧?”

  “这就很难说了!丐帮虽是名门正派,但人员众多,难免龙蛇混杂。东厂的人很容易混入丐帮,不然,百变星君怎会这么轻易进入叫化窝里,将他们有明见的副帮主干掉了?四妹,我们再留心一下有没有人暗暗盯上我们了!”

  婉儿一听,立刻凝神屏气倾听了一会,说:“似乎没有人盯上我们呀!”

  “四妹,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来!我们两人分开,先后回去见三姐,但我们可不能直接回张府,要兜兜转转,一路上暗暗小心。”

  “好的!”婉儿说完,就与小怪物分开了,往望江楼方向而去,小怪物却朝武侯祠方向而走。

  婉儿绕过望江楼,感到自己身后似乎没人跟踪,便往北而上,取东城门口入城,然后悄然地回到了张府内院。小神女正与山凤谈话,一见婉儿回来:“丫头,你回来了?怎么,小怪物没同你一块回来?”

  婉儿反而一怔:“什么?他还没有回来么?他的轻功不是比我快么?怎么不是比我先回来呢?”

  “丫头,你们不是在一块吗?”

  “他担心有人跟踪我们,所以就分开走了,我以为他比我先一步回来了!怎知他还没有回来,不会是碰上麻烦吧?”

  婉儿刚说完,只见一条人影,似残叶般飘了进来,一看,是嘴角含笑的小怪物,婉儿问:“你怎么比我还迟回来呀?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悄悄地跟在你身后,当然比你迟回来啦!”

  婉儿一怔:“什么?你跟在我身后,怎么我一点也没有发觉的?”

  “要是你能发觉了!我的轻功还能称为幻影魔掌神功吗?”

  “你跟着我干吗?我们不是说好分头回来的吗?”

  “是就是!但你一走后,我有点不放心,所以停了一会,看看四周无人,又掉头悄悄地跟着你了!看看有没有人在暗暗地盯上了你。”

  小神女说:“丫头、小兄弟,什么事令你们这般小心谨慎了?”

  婉儿说:“三姐姐,他怀疑叫化窝里有东厂的人混了进去做卧底,担心有人悄悄地盯上我们!”

  “哦?你们怎会怀疑叫化窝里有东厂的人了?”

  “三姐姐,你还不知道呀!丐帮成都堂副堂主和他的六个弟兄,昨夜叫人杀害了!”

  小神女和山凤一听,一时间都震惊起来。这又是成都的一桩大血案,而且杀害的是武林中第一大帮派丐帮成都堂的副堂主,而非一般人物,这比杀害白龙会重庆堂西门堂主震动面还要广,那是足以掀起江湖上的一阵腥风血雨的事件,小神女急问:“是谁杀害了他们?”

  婉儿说:“丐帮的人说是杜鹃!因为现场留下了一束杜鹃花,死者身上留下的全是利剑的伤痕。”

  山凤愕然地说:“杜鹃怎会杀害丐帮的一位堂主?这不胡闹吗?”

  小神女急问小怪物:“杀害丐帮人的真正凶手是谁?你嗅出来没有?”

  小怪物说:“是百变星君!”

  小神女一怔:“你没嗅错?”

  “三姐姐,血案现场,对外人来说,我可以说是第一个赶到,杀人凶手留下的气味十分的浓,我一嗅就嗅出来了!会嗅错吗?”

  “现场有没有书呆子的气味?”

  “没有!”

  “杀人凶手往哪个方向去了?”

  “沿着府河往南而去。”

  婉儿也说:“三姐姐,杀人凶手的确往南逃去,丐帮的司徒长老奋起直追,一直追到彭山,才失去了这个魔头的踪影。”

  “司徒长老看清了这个凶手的面目没有?”

  小怪物说:“他呀!只看见一条敏捷如飞的身影,别说面目,连是男是女也看不清楚。”

  于是小怪物和婉儿将事情前后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山凤说:“看来东厂这一群鹰犬,还嫌四川不够乱,再一次掀起江湖上的仇杀了!”

  小神女说:“看来,我要到彭山一带去走走了!”

  山凤怔了怔:“三妹,你要去彭山一带走走?”

  “凤姐姐,我不去不行了!这个百变星君,现在看来,比蓝魔星君更为可怕,她不但为人十分的阴险,更多变,令武林人士防不胜防,不早一点将她除掉,又不知有多少武林中人死在这个假杜鹃的剑下。”

  小怪物高兴得跳起来:“三姐姐,那我们马上动身。”

  山凤担心说:“这么一个擅变的人妖,同样是神出鬼没,你们能找到她么?”

  小怪物一拍胸口说:“凤姐姐,这不用担心,有我在,不论她在哪里,以任何面目出现,我都可以将她找出来!这一次,我不会像上一次在陶门的树林中,让她溜掉了!”

  婉儿说:“三姐姐,我们走了,万一丐帮的人找到了蓝魔星君,我们怎么办?”

  “丫头,丐帮的人,恐怕不易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个蓝魔头,就算找到了,我们也先放一放,先除掉这个女魔头要紧。”

  “三姐姐,这个人妖真的这么可怕么?”

  “她的危害性太大了!丫头,你试想下,彭山再过去是什么地方?”

  “峨嵋山。”

  小怪物马上说:“对了!她在成都既然可以杀害了丐帮成都堂的副堂主,难保她不会在峨嵋山干掉峨嵋派的什么道长或掌门人,更闹得武林一发不可收拾。”

  小神女说:“峨嵋派还是其次,我更担心的是九龙门的毒丫头,她也在这一条水路上。”

  婉儿说:“毒姐姐不是有一阵风叔叔在暗中护着吗?三姐姐还担心什么?”

  “我担心的是他听闻神秘的杜鹃出现了,忍耐不住,丢下毒丫头,跑来追踪杜鹃了!”

  “一阵风叔叔不会这么糊涂吧?”

  “这很难说。当然,毒丫头有一阵风暗中护着,我是一百个放心。但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算一阵风不去追踪杜鹃,但他对百变星君只闻其名,未见其面,恐怕百变星君在他眼前出现,他也不知道,等到百变星君将毒丫头骗走,一阵风就是发觉也迟了!”

  小怪物说:“既然这样,三姐姐,那我们快动身吧!”

  山凤说:“事情这样严重,我也不敢留你们了!这一条水路上的一些州府所在地,都有我们所开的店铺,在嘉定州,更有我那大胖子一位亲兄弟张二胖在那一带经商,到时,你们到他家中投宿,这样,我们互相联系也方便,同时他也会在暗中相助你们。”

  “那多谢凤姐姐了!要是姐姐手下弟兄查到了蓝魔这一魔头的出没地,最好早一点想办法告诉我们。”

  “行啦!你放心吧!一有这魔头的行踪,我会立刻用飞鸽传书告诉你们。”

  于是小神女带着小怪物、婉儿,扮成一般人家的姐、弟、妹,离开成都,沿着府河往彭山而去。这一路上,不时都有百变星君的气味留下来。他们从成都来到了彭山县。只见彭山一地,处处都有丐帮的人物在注视陌生人物的来往,看来他们是奉了千里追音侠丐司徒长老的命令,在彭山一带追寻杜鹃的踪影。小神女不想惊动江湖,便不与丐帮的人打招呼。小神女带着小怪物和婉儿,又从彭山追到了眉州。一到眉州,便失去了百变星君的踪影,小怪物嗅不到百变星君的气味了!仿佛百变星君一下在人间蒸发掉,不知去了哪里。

  眉州虽然是一个州,但它却与府平起平坐,直属四川布政司管辖,下管彭山、丹陵、青神三个县,水陆交通四通八达,北可经彭山而去成都,西可以经丹陵而去康定,东走仁寿、资中而去重庆,南走水路可达嘉定州,走陆路直达峨嵋山。在这个四通八达的州城,居然失去了这人妖的踪影,令小怪物不知朝哪一个方向去追踪才好。

  小神女等人本来以为这个人妖,再以杜鹃的面目去刺杀峨嵋派的人,在武林中掀起一个更大的风浪,可是他们几乎快到了夹江县了,小怪物始终嗅不到这人妖魔头经过留下的气味,不由得对小神女和婉儿说:“我们别走了!这人妖不会去峨嵋,我们快转回去!”

  婉儿问:“你敢肯定吗?”

  “我敢肯定,这一路上都没有他的气味留下来。”

  小神女沉思着说:“这个百变魔头会去哪里呢?”

  婉儿说:“三姐姐,他不会跑去危害毒姐姐吧?”

  “嗯!有这个可能。”

  “三姐姐,那我沿河赶到嘉定州,看有没有这个魔头的踪影。”

  小怪物说:“我担心我们赶到了嘉定州,同样也没有这个人妖的踪影!”

  婉儿朝小怪物问:“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小怪物说:“我看我们不如先转回眉州,你们先在眉州城住下来,由我一个先往西、往东、再往北追踪一下,要是这三个方向都没有这人妖的踪影,那我们再沿河南下嘉定州,怎样?”

  “那我和三姐姐在眉州要住多久?”

  “你们住一天一夜够了!”

  小神女点点头说:“只有这样了!小兄弟,一路上要小心,我们在眉州城等你。”

  于是小怪物和她们分手,先往丹陵方向而去。小神女和婉儿便转回眉州。路上,婉儿问小神女:“三姐姐,小怪物能不能找到这个百变魔头?”

  “这很难说了!我担心的是这个魔头干下这一桩血案后,从此销声匿迹,或者远离四川,转回京师,我们就难以找到他了!这就会让武林中人去与真正的杜鹃为敌。”

  “那他不去危害毒姐姐和峨嵋派的人了?”

  “毒丫头的事,这个魔头可以暂时放下来,至于去对付峨嵋派的人,蓝魔星君完全可以派出另一位东厂高手,以杜鹃之名去杀害峨嵋派的其中一位成名人物,同样也可以震动江湖。”

  婉儿不由怔住了,半晌才问:“三姐姐,要是这样,我们怎么办?”

  “我希望在这一天一夜之中,不出事,等小兄弟回来再说,最好的办法是小兄弟能找到百变这个魔头,我们一举将他除掉,再回转头来,除掉蓝魔,要是不除掉这两个魔头,四川一地便永无宁日。”

  “三姐姐,那神秘的杜鹃呢?我们不去追踪他了?”

  “追踪杜鹃,对我们来说,已是次要的事情了,当然,我们在找到蓝魔的下落后,同样也可以追踪到杜鹃。我相信杜鹃,这时必有行动,他也像我们一样,誓要除掉这两个可怕而又可恶的魔头才罢休。否则,他不会离开四川,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

  小神女和婉儿在眉州城的一间客栈住下来,等着小怪物回来。这时的眉州城也出现了不少的武林人士。茶楼酒馆,莫不纷纷谈论神秘杜鹃在四川制造的一桩又一桩的血案。有的人慷慨激扬,誓要与杜鹃为敌;有的人轻描淡写,认为杜鹃这一个变态的杀人狂魔,行为不可理喻,事情全凭自己的喜好,不分是非黑白。本来有些人已对杜鹃有了一些好感和转变,尤其是干掉了剑州虎和蜀山鹰后,又风闻杀害白龙会重庆堂堂主不是真正的杜鹃所为,江湖中人渐渐对杜鹃起了敬意,认为这个神秘的杜鹃是个侠义道上的人物,只与东厂或黑道上的人物有仇,目的是为百姓除害,甚至丐帮、白龙会的一些人,也为杜鹃说好话了!或者持观望的态度,不再与杜鹃为敌了!当然,他们也想找到杜鹃,将事情问清楚。可是丐帮成都堂的血案一爆发,人们又纷纷改变了!以前为杜鹃说过好话的人惊疑不已,缄口不敢再说了!持观望态度的人转而成对杜鹃不满,认为杜鹃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杀人狂,全凭自己的一时喜好,好人坏人都杀,没有是非黑白之分。对杜鹃没有好感的人这时更振振有词了!认为不除掉这个杜鹃,将是江湖中的大祸。其中最为忿怒的莫过于丐帮中的人了,认为杜鹃杀害了自己的副堂主,是丐帮的奇耻大辱,发誓非要找到杜鹃不可,为自己的副堂主和死去的弟兄讨回血债。正因为这样,丐帮的人对这一带出现不相识的佩剑之人,几乎蛮横无理地盘问,时而又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与打斗的事件来,增添了江湖上的混乱。

  小神女和婉儿看了,听了不禁暗暗叹息,心想东厂百变星君这一行动来得好厉害,不但挑起了武林中人对杜鹃的仇恨,也制造了江湖上一些无谓的争吵和打斗,甚至还造成多起的流血事件。这正是蓝魔星君想要达到的意图。

  小神女和婉儿在投店住宿后,便到一间饭店吃饭,由于她们是一般百姓人家的女子打扮,身上又没佩带任何明显的兵器,婉儿虽然身藏一把腰形软剑,但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女子腰上紧系着的会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所以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小神女和婉儿坐在靠墙边不显眼的一桌子上用饭,默默倾听江湖中人的一些议论。这家饭店是眉州城中一间颇为热闹的饭店,刚好又坐落在十字路口上,所以进店用饭的人不少,有过往商人、走贩,也有走江湖的一些艺人和军爷士兵,而更多的是武林中的人,他们几乎是同一目的,追踪神秘杜鹃的下落。店门口外,少不了有一些丐帮的弟子,他们虽然行乞,却暗暗打量着出入饭店的一些江湖之客,当然,在众多食客当中,少不了有东厂人的耳目,他们同样也暗暗注视着,有没有杜鹃的出现和一些认为可疑的人物。

  恰好这时,饭店走进来一位潇洒英俊的佩剑青年,一身书生装束,目光流盼,面带微笑,举止斯文,与在座的众多江湖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选择了一张没人坐的桌子坐下来,向店小二叫酒点菜。

  他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本来议论纷纷的喧哗场面,一下全静了下来,一双双目光都在他身上打量,不知这一位佩剑的青年书生是何方来的神圣,他对众人的目视毫不在意,悠然自得,他这一举止又引起了人们的窃窃私语。小神女暗暗看在眼里,心想:这一位青年书生,看来会招惹麻烦了!即使在饭店没人与他过不去,事后也会有人暗暗跟踪。首先,丐帮中的人就不会轻易放过他。

  婉儿也忍不住悄悄地问小神女了:“三姐姐,你看这位青年书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神女摇摇头说:“不清楚,不过从他言行举止中看出,他一身的武功相当的好,眉宇间隐含一种英气,是一位用剑的高手。”

  “三姐姐,他不会是杜鹃吧?”

  小神女不由心里一怔,暗想:百变星君在成都干下了这一桩大血案,神秘的杜鹃哪有不听闻的?而且东厂这一行动的目的,就是想将真正的杜鹃引出来,难道这一个佩剑的青年书生,真的是神秘的杜鹃,闻风而来寻找那个假冒他的百变星君了?但小神女转念一想,摇摇头轻轻说:“我不知道,但他不大可能是杜鹃。”

  婉儿问:“怎么不可能的?”

  “他锋芒太露了!神秘的杜鹃要是这样,他早已为人注意了,那还有什么神秘可言?”

  “三姐姐,他要不是,又是什么人呢?不会是那个百变魔头吧?”

  “你这丫头,别胡思乱想,没任何凭据,怎能说是这是那的?小心让人听到了,会惹出乱子来!”

  婉儿笑了笑:“三姐姐,因为我太想碰到这两个人了!”

  “想也不能胡乱怀疑人呀!要是有人怀疑你是那两个人怎样?”

  “不会吧?怎会有人怀疑我来了?”

  “风叔叔不是曾经怀疑过你吗?”

  “哎!风叔叔是个老糊涂。”

  “丫头!你怎么这样说的?风叔叔半点也不糊涂,是你身上隐含一股剑气才令他生疑。当时要不是我等在场,单你一个人,他不与你动手过招才怪。就像他在长城边上与铁扇公子那个杀手过招一样。”

  婉儿听得怔住了:“三姐姐,现在没人怀疑我吧?”

  “放心!在座的人,没有一个像风叔叔一样,身怀绝世的武功,能看出你身上隐含的剑气,只要你不出声,没人会怀疑你,现在他们在怀疑那个佩剑的书生。你看,有人去找那个书生的麻烦了!”

  婉儿一看,果然有一位满腮虬髯的黑大汉,朝那佩剑的书生走去,他朝书生拱拱手说:“请问阁下高姓大名,来自何处?”

  佩剑书生看出来这个黑大汉来意不善,暗运真气以防,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含笑还礼说:“不敢,在下姓李,名笔书,来自昆仑。阁下高姓大名?有何赐教?”

  婉儿一听,轻轻地对小神女说:“三姐姐,这一定不是他的真名实姓。”

  “哦?你怎么知道不是他的真名了?”

  “有叫‘你必输’这样的怪名吗?”

  小神女一笑:“丫头!江湖上的怪名奇姓多的是。”

  这时黑大汉又突然问:“看来阁下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不错!承如阁下所说,在下的确是第一次来四川!”

  “怪不得你不知道我是眉州黑金刚冷某人了!”

  佩剑书生一笑:“原来是眉州冷英雄,在下的确是孤陋寡闻,失敬失敬!”

  “你是昆仑派弟子?”

  “不敢,在下是昆仑派最不成才的弟子。”

  “那你的剑法是不错的了?”

  “好是谈不上,仅可自卫而已。”

  “好!我想看一下你怎么个自卫法。”

  “冷英雄,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怀疑你不是真的昆仑派弟子!来!我要看看你这把剑管不管用。”

  佩剑书生仍不动怒,面上仍带微笑:“看来阁下饮多了两杯,要是没别事,阁下请回原位坐下,在下要用饭了!”

  “什么?你不赏面让我看看你的剑?”

  “在下这把剑恐怕不大好看!”

  “哦?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在下这把剑一出鞘就会伤人,不见血不会回鞘。”

  “伤人?那你杀过人了?”

  “不错!在下一路上的确杀了一些跳梁小丑和伤了一些横行霸道的凶徒,我劝阁下还是不看为妙。”

  “好呀!我就要看看你能不能伤了我!”

  佩剑书生双目中一下闪出一道锐利的目光,顿时又收敛下来,冷笑说:“你还不配与在下交手!”

  黑金刚一下跳了起来:“什么?老子不配与你交手?你敢这么小看我?”

  佩剑书生不再搭话,一袖拂出,说声:“阁下请回!”话落人飞,黑金刚一百多斤重的身躯,顿时横飞起来,刚好摔在他自己原来的座位上。

  佩剑书生抖出了这一手武功,内力之深厚,用力恰到好处,令在座的众人全都震惊起来。显然这举止文雅的佩剑书生,身怀惊人的绝技。尽管他事先不打任何招呼,突然出手,但他没有伤了黑金刚,只令黑金刚摔回原处,给他一个教训而已。看来佩剑书生李笔书所言非虚,黑金刚的确不配与他交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佩剑书生这一行动,也令小神女、婉儿愕然了!小神女虽然看出这书生绝非一般的泛泛之辈,想不到他内力竟然是这般的深厚,而且运气发力,恰到好处,不伤人而又令黑金刚摔回原处,这可是当今武林不多见的上乘高手。她们不由一下想到,难道这书生真的是那神秘的杜鹃?

  小神女和婉儿是这般的想,门外丐帮的人,更是这样想法了!当饭店内的人正震惊不已时,门外的两位叫化已抢进来了,其中一个面孔黝黑、手持打狗棍的叫化对佩剑书生说:“阁下身手不凡,我等也想领教阁下的高招了!”

  佩带书生打量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丐帮的人?”

  “不敢,我们正是丐帮中的人。”

  “似乎我们不交手不行了?”

  “万望阁下赐教。”

  “在这里动手?”

  “阁下嫌这里不方便,我们也可以到西门外的土地庙前交锋。”

  “好!在下奉陪。请两位先走一步,在下用罢饭后,必定赶到。”

  “那我们在西城门外土地庙前敬迎李大侠的大驾了!”两位叫化拱手告辞而去。

  在座的江湖中人,一见丐帮中的人要与这位佩剑书生在西门外交锋,自然不愿放过这一次难得一见的好机会,一些人纷纷结帐,争先赶去土地庙了!可是黑金刚这时却跳了起来:“不行!老子要先与你交手!”

  佩剑书生几乎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你真的要与在下交手,那就请到西门外的土地庙去,在下可不想坏了这店家生意,将这里的台台凳凳和碗碟都毁坏了!”

  店小二忙说:“对对!两位大爷要比武,最好到外面去,碗碟毁坏事小,万一闹出了人命事件,小店可担当不起,会有一番官司没完没了!”

  黑金刚横了店小二一眼,对书生说:“好!老子也在土地庙前等你。”说罢而去。

  一时之间,饭店内的食客,几乎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只有二三个胆小怕事行商走贩。婉儿问小神女:“三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下?”

  小神女一笑:“我要是不去,你会高兴吗?你不怨我才怪。”

  “哎!三姐姐,看你说的,我怎敢怨你呵!我是怕……”

  小神女用眼神制止她说下去,她知道婉儿想说什么,因为这位佩剑书生仍在用饭。当佩剑书生用罢饭结帐离开后,小神女正想叫婉儿结帐离开时,小怪物却一头冲了进来,一身风尘仆仆。婉儿“咦”了一声:“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找到了没有?”

  小神女说:“小兄弟,看来你累坏了!大概还没有吃过东西吧?来!快坐下,我给你叫两碟菜,打一壶酒来,你一边吃,一边慢慢地说。”

  小怪物朝婉儿说:“你看三姐对我多好,多关心,哪有像你也不问我累不累,饿不饿的,一开口就问我找到了没有?”

  婉儿说:“好啦!我的小少爷,你累不累,饿不饿呀?我给你打扇子扇凉好不好?”

  小怪物“嗯”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什么?你真的要我打扇子扇凉呀?”

  “这是你自己说的呀!可不能怪我。”

  “你——!”

  这时店小二早已端了两碟菜和一壶酒来。小神女笑着对婉儿说:“四妹,这是他有意逗你,你干吗认真了?”

  “三姐姐,要是他真的立了功,我给他扇扇子也是应该。”

  小怪物说:“那我不敢要你打扇子了!”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立功呀!”

  “那么说,你是没找到人了?”

  “我东、西、北三个方向都跑了一段路,找不到这魔头的半点踪迹来!看来他是坐了船,沿水路往南走了!所以才没有他留下来的……”小怪物说到这里,往四下看了一眼,见有店小二和其他,将“气味”两字咽了回去,改口说成了“踪迹”。

  小神女点点头说:“这极有可能由水路去了嘉定州,怪不得小兄弟找不到了!”

  突然之间,小怪物的神态愕异起来。同时放下了酒杯,站起来四下打量。婉儿问:“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了?”

  小怪物不答,反而急切地问小神女:“三姐,在我来这里之前,有什么人来过这里了?”

  婉儿说:“这里是饭店,来过这里的人可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叫三姐姐怎么回答你?”

  小神女心里一下明白小怪物想问什么了,她轻轻地问:“小兄弟,你是不是在这里嗅出什么来了?”

  小怪物点点头:“是!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小神女急问:“是谁?”

  “人妖!”

  这一次,小神女和婉儿同时震惊和惊喜了!惊喜的是她们从成都赶来要追踪的魔头,以为全无希望,想不到竟然找到了!震惊的是这个魔头化装易容之术太高明了!居然在自己的眼前出现,而自己竟然半点也察觉不出来,何况婉儿曾在成都西北陶家的树林中,与这个魔头见过面,交过手。婉儿惊愕地问:“真的,你没有弄错?”

  “你想,我会弄错吗?想不到他转来转去,却在眉州城里没有走,弄得我白白乱跑了几处的冤枉路!”

  小神女和婉儿不由冷静地回想刚才饭店在座的众多客人之中,谁是这个魔头。想来想去,最终将可疑人物集中在那自称为昆仑弟子的佩剑书生身上了!婉儿说:“三姐姐,不会是那个书生吧?”

  小神女说:“要是真的是他,那太可怕了!不过,似乎不大可能是他。”

  “三姐姐,不管是不是他,我们快赶去看看,别让他又跑掉了!”婉儿又对小怪物说:“飘哥!你快吃呀!要不别吃了,带上三四个包子走。”

  “好!”小怪物刚说完,又叫奇怪起来。

  婉儿问:“你又怎样啦!”

  “刚才你们说什么书生了?”

  婉儿说:“你别问了!带上几个包子走吧!不然就赶不及了!”

  “不不!因为这里还有一个我们最熟悉的人,也曾在过这里。”

  小神女问:“谁?”

  “就是你们刚才说的什么书生!”

  “什么?你与他见过面了?”

  婉儿说:“这个书生我们才第一次见过,怎么是我们最为熟悉的人了?”

  “你们说的不是那个书呆子么?”

  小神女又是一怔:“小兄弟,你是说那个墨滴书呆子?”

  “是呀!不是他么?”

  婉儿急起来,对小怪物说:“你不是在胡闹吗?书呆子怎么来到这里了?”

  “可是这里……”

  小神女说:“小兄弟,别说了!一切的事,我们到了外面才说。四妹,你快结帐,我们马上赶去土地庙看看。”小神女感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更担心那个自称昆仑派的佩剑书生事毕后走了!她现在是捉摸不定,这位佩剑书生,到底是百变星君还是墨滴书呆子?或者是真正的杜鹃?他要是走了,事情更弄不清楚。

  婉儿立刻结了帐,为小怪物带了几个包子,便离开了饭店,朝西城门而去。路上,小神女问小怪物:“小兄弟,你在饭店嗅到那个书呆子的气味?”

  “三姐,我不会嗅错,的确是他身上留下的气味,初初我没在意,将所有注意力全放在那个人妖的气味上去了。而且这个人妖身上的骚气味特别的浓,与众不同,直到你们说什么书生,我才注意起来。但他的身上的气味十分的清淡,几乎为其他人身上的汗臭味、酒味盖住了,不小心留意,会嗅不出来。”

  “小兄弟,你真的没嗅错?”

  “三姐,你不会不相信我这个鼻子吧?”

  婉儿叫起来:“这不可能,书呆子不是坐船顺着涪江南下而向重庆方面去了吗?怎么会飞到这里来了?你一定是嗅错了!”

  “是呀!我也是感到了奇怪,书呆子怎会在眉州出现了?可是在那饭店里,的确有他留下的气味。”

  “小兄弟,世上有没有两人相同的气味?”

  “我不知道,我也没碰上过,但各人身上都有各自不同的气味,相同的极少,可以说是千里挑一。三姐,不会有那么巧吧?”

  婉儿说:“要是饭店真有书呆子的气味,那一定是千里挑一了!再说,饭店有书呆子在,我和三姐还有认不出来的吗?”

  “要是书呆子化了装,易了容,你们也认得出来?”

  “不会吧?书呆子也会化装易容?那不又是一个百变星君了?”

  小神女有感而说:“要是这一切是真的,那书呆子必定是杜鹃无疑,可叹我们几次,都叫他骗过了!”

  婉儿说:“三姐姐,这不会是真的吧?”

  “丫头,照小兄弟所说,世上气味相同的人是少之又少,小兄弟没有嗅错,那这个书呆子不是杜鹃又是什么人了?在饭店里他化了装,混在一伙江湖人中,不但可能,也合情合理,目的与我们一样,在追踪百变星君。”

  婉儿真的愕住了:“三姐姐,要是这样我们怎么办?”

  “丫头,一切到了土地庙后视情况而说。小兄弟,这一切又要全靠你了,到了土地庙时,他先看看那个自称为昆仑派的书生是什么人,然后再一一细察在人群中,有没有书呆子在。”

  婉儿问:“三姐姐,那我们呢?”

  “不动声色,静观其变,但绝不能让这个百变的人妖跑掉了!”

  说着,他们已来到了土地庙前,小神女和婉儿几乎将希望全放在小怪物的鼻子上了!她们想不到在眉州这个地方,不但跟踪到百变星君,也跟踪到墨滴这个书呆子,要是他真的在眉州出现,无疑便是神秘的杜鹃。

  丐帮眉州分堂主飞刀侠丐肖堂主与路过的一位佩剑书生比试武功,在眉州来说,是一件江湖上的大事,不但路过这里的江湖中人跑去观看,就是眉州城内外的好奇之人,也一传十,十传百的纷纷赶去土地庙去看,一时之间,土地庙前,围观了一大群人,其热闹场面,有如赶庙会的情景。

  土地庙其实是眉州丐帮分堂口的所在地,丐帮的所有弟子,都集中在土地庙了,他们无疑已将这个佩剑的书生,当成了杀害成都堂副堂主的凶手了!人人面带怒色,全神戒备,以防这佩剑书生逃跑了!哪怕是自己的分堂主战不了,他们也会一哄而上,何况丐帮已发出了信号,通知附近各地的高手迅速赶来。小神女他们来到时,飞刀侠丐已与佩剑书生动手交锋了!

  小神女暗问小怪物:“小兄弟,你嗅嗅看,这个书生是那个魔头还是那书呆子?”

  小怪物挤到围观的人前面,凝神嗅了一下,对小神女、婉儿摇摇头,婉儿急问:“不是?”

  小怪物轻轻地说:“不是!而且我看出他抖出的剑招,的确是昆仑派的剑法,我们找错人了!”

  婉儿一下怔住了,又说:“你再细心嗅下,别不会他在来往交锋中,你嗅不出来吧?”

  “我怎会嗅不出来的?这书生一身满布真气,比任何人都容易嗅出,他的确不是我们要追踪的人,是昆仑派门下的一位弟子。这一点,我绝不会弄错。”

  小神女满怀的希望一下破灭了!暗想:既然这个书生不是其中的一个,那么说,百变星君和那书呆子,真是以化装易容术,隐藏在饭店的众食客之中,不为人注意。便说:“小兄弟,你快在围观的人群中细心搜寻,看看有没有他们。”

  “是!三姐。他们之间的交锋,任何一方受伤或死了,都不好,三姐要想办法制止他们交锋下去才好。”

  “小兄弟,这不用你担心,你快去吧!”

  “那我去了!”

  小怪物扮成像一个好奇好动的少年,在围观的人群中乱穿插走动。这时,在双方的交锋中,佩剑书生似乎已稳占上风,招式飘洒,矫若游龙,但他也看出目前的形势对自己十分不利,所以出剑极有分寸,以不伤对手为主,只想令对手知难而退。当然,自己更不能败,不然就有损昆仑派的颜面了!

  小神女正考虑如何制止双方再交锋下去。她不担心飞刀侠丐有生命危险,反而担心这位表面文雅,而内心傲然的昆仑弟子。因为四周观看的人们中,不乏武林高手,看来他们也受了丐帮的传说影响,认为这位书生就是神出鬼没的神秘杜鹃,当今武林中的公敌,在江湖上制造一桩又一桩的血案,誓必除之。他们所以不出来,主要是看在丐帮的面上,主要是丐帮先找到他,先与他交锋,自己不便插手,否则,就被认为不给丐帮的面子了!只要飞刀侠丐一现败迹,他们就会出面了!挑战书生,甚至会不择手段,各种暗器都会使出来。

  小神女凭自己的武功,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制止这一场交锋。但这样一来,自己的面目就会暴露,必然震惊武林,引起各方面人物的注意,这是小神女所不想的,何况她这时正在追踪百变星君和神秘的杜鹃,就更不想别人知道自己了!叫婉儿出面制止,同样也会有这样的结果。

  小神女正在考虑时,蓦然一声长啸,一条身影凌空飞来,落在双方之中,令交锋双方一齐跃出了打斗的圈子,刀光剑影,顿时消失,围观的人们定神一看,来人是一位鬓眉皆白的老叫化,神态憨然,宛如是一个天真未泯的老顽童。飞刀侠丐一看,神态立刻严肃起来,倒身下拜,叫着:“总堂主!这下你老人家可出现了!属下等人正不知去哪里寻找你老人家。”

  围观的人们中,有人惊喜地叫起来:“这是狮子侠丐老前辈,武功莫测,有他老人家到来,一切事情都好办了!”

  狮子侠丐,不单是丐帮成都总堂的堂主,也是丐帮的副帮主,是武林中一位知名的人物,但他的行踪,宛如神龙似的,见首不见尾,不单武林中人极少能见到他,就是丐帮中人,也难得见他一面。严格来说,他是武林中的一位世外高人,武功深不可测,不理世俗,不问江湖上的纷争,将四川丐帮的事全交给副帮主打理,自己像闲云野鹤似的,四处云游,一时醉卧在深山老林白云之间,一时又在荒土冢乱坟中出没,一时在偏僻边疆小镇上露宿,和一般小儿嬉戏,一时又在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无边大漠出现。即使在十多年前,丐帮卷入了与黑风教的斗争,他也没有露面。这一次,要不是他的副堂主遇害,恐怕他也不会出现。

  狮子侠丐的出现,令四川丐帮的人松了一口气,更令四川群雄们燃起了希望,不愁找不着,抓不到神秘出没、武功奇高的杜鹃了!

  小神女和婉儿对这一位武林老前辈,也是闻其名而没见过面,也不禁暗暗打量起这位狮子侠丐来。佩剑书生李笔书一见狮子侠丐的到来,神态也变了,眉宇之间再也没傲然之色,改容相敬,收剑回鞘,拱手敬问:“前辈,怎么你也来了?”

  狮子侠丐鬓眉抖动,哈哈一笑:“原来是你,我老叫化还暗暗称奇,怎么有这样一位青年,使出这样一手的昆仑剑法来,想不到我老叫化几年不见,你不但人长得潇洒,剑法也大进了!”

  李笔书又是一揖:“前辈过奖了!”

  “令师近来可好?”

  “家师身体还过得去。”

  飞刀侠丐和四周围观的人一听,不禁愕然了,暗想:难道这书生真的是昆仑派的弟子?而不是神秘的杜鹃?那不白交手了一场?

  飞刀侠丐面带愧色向佩剑书生拱手赔礼说:“我叫化一时鲁莽,误会了李少侠,请少侠宽恕!”

  狮子侠丐问:“你误会李少侠是什么人了?”

  “属、属下以为李少侠是……”

  狮子侠丐问:“是不是认为他是杀害副堂主的神秘杜鹃?”

  “是!”飞刀侠丐不好意思承认。

  佩剑书生这时恍然大悟起来,原来丐帮和其他人士将自己当成了杜鹃,怪不得与自己过不去了!淡淡一笑说:“原来这样,在下怎么像那神秘的杜鹃,在下此次前来四川,也是想会会此人。”

  狮子侠丐对飞刀侠丐说:“你这不是胡涂吗?我老叫化听闻杜鹃杀人用的千幻剑法,千幻剑法可能你不知道,但昆仑剑法,你也看不出来吗?”

  “是!属下一时糊涂,请李少侠原谅。”

  佩剑书生忙说:“这怪不得飞刀堂主,在下也有失误,没向你们问清楚和说清楚。”

  狮子侠丐又对飞刀侠丐说:“今后你不可再胡闹了!别弄得草木皆兵,看见带剑的人就认为是杜鹃,更不可肆意与人交锋,这样,会坏了我们丐帮几百年在武林中的声誉,好了!你请大家散去吧!”

  “是!”

  其实,围观的人们这时早已散去不少了!留下来的大多数是江湖中的人,有的是闻讯赶来相助丐帮的人,有的是想瞻仰这位如神龙似的武林高人、丐帮的副帮主狮子侠丐老前辈的风采。这时,狮子侠丐问佩剑书生李笔书:“你打算去哪里?”

  “晚辈奉家师之命,要去峨嵋山拜见峨嵋派掌门人松阳道长。”

  “好好!我老叫化也有多年没见这个老道士了!来!我们一块去。”

  狮子侠丐挽了佩剑书生之手,便闪身而去。一些本想拜见狮子侠丐的武林人士,想不到这位武林前辈说走便走,想上前拜见也来不及了!

  在众人散去之后,只有小怪物茫茫然地站着,而小神女和婉儿却站在远处的一棵树下等着他。婉儿见小怪物呆若木鸡似的四下张望,便奔了过去问:“你怎么啦?”

  小怪物对婉儿的问话,似乎没有听闻,自言自语地说:“奇了!我怎么嗅不出来的?不会是我这个鼻子不灵了?”

  婉儿一怔:“什么?你的鼻子不灵了?这不要命吗?”

  “要命也没有办法!我在人群中嗅来嗅去,就是嗅不出这个人妖和书呆子的气味,你说怪不怪?”

  “你别吓我,要是你的鼻子失灵了!那我们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呵!”

  “你不是说真的吧?”

  “在这个时候,我还敢闹着玩吗?”

  小神女这时也走了过来问:“小兄弟,你嗅出什么来了?”

  婉儿说:“三姐姐,他说他的鼻子失灵了!什么也嗅不出来!”

  “哦?小兄弟,那我们身上的气味,你嗅出没有?”

  小怪物一下跳起来:“对对!让我试试下。”说着,他朝婉儿身上嗅过来了!婉儿一掌推开了他:“你是不是想死了?有你这么嗅法的吗?你给我站远一点!”

  小神女忍俊不禁问:“你嗅出来没有?”

  小怪物挤眉弄眼地说:“我不知道嗅出来没有,只嗅出她身上有一股奶味!看来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

  婉儿又站起来:“你是不是想找骂了?你才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哦?那么说,你的鼻子比我还灵敏了?”

  “你——!”

  小神女又笑问:“小兄弟,刚才那一伙叫化和其他人的气味,你嗅出没有?”

  “我怎么嗅不出来?一个个臭气冲天,有的几乎令我作呕了!”

  “小兄弟,这么说,你的鼻子并未失灵。”

  “可是我怎么在这里嗅不出那人妖身上的妖气和那书呆子一身的呆气?”

  “小兄弟,或许他们没有来这里!”

  婉儿说:“他们不来这里又去哪里了?”

  “这就要靠小兄弟的鼻子了!来!我们转回那间饭店,看看他们的气味在哪一个方向的街道上留下来。”

  婉儿问小怪物:“我们一路来这里,这一路上都没有他们的气味?”

  “我没注意!认为他们一定来这里,就没用心去嗅了!”

  “哎!你怎么这般大意的?你要是用心留意,我们就不会跑来这里了!说不定早追到他们了!”

  小神女说:“丫头,你现在埋怨也迟了!我们快转回去吧!”

  于是他们三人又转回饭店,一路上婉儿不时地问小怪物:“有没有嗅不出来了?”

  小神女说:“丫头,你别烦小兄弟了!嗅出,他自然会告诉我们!”

  “三姐姐,因为我真担心他的鼻子不灵了!又害得我们白跑了一趟。”

  说着,他们三人回到了那间饭店,小神女和婉儿站在街边没进饭店,便引起店小二的注意,小怪物却跑进去了!不久就转了出来,婉儿心急地迎上去轻问:“嗅出来没有?”

  “嗅出了!两种气味都有!”

  “那他们往那一个方向走了?”婉儿的一颗心放下来,这说明小怪物的鼻子没有失灵。

  小怪物在店门口四下嗅着,对婉儿说:“你和三姐跟在我的身后就行了!”说着,他已朝东边的街道走去。小怪物一直转出了东城门口,在岷江边上停了下来,望着江面和江面上来往的船只茫然了。

  小神女和婉儿走过来问:“怎样了?”

  小怪物说:“气味来到了这里消失了!我不知往哪一个方向追踪才好。要是他们坐船过对岸,我还可以找到,要是他们坐船沿江北上或南下,那就难以找到了!不知他们在沿江的哪一处码头上岸。”

  “小兄弟,你打算怎样?”

  “三姐,这样吧!你们跟着我不是办法,现在快日落西山了,你和婉儿先进城回客栈里住下,我一个人先向三个方向找一下。”

  婉儿问:“你不会连夜去找寻吧?”

  “我要是不连夜追踪,不让他溜掉了?总之,我找不到这个狡猾又多变的人妖,我怎么也不甘心。”

  “你不累吗?”

  “累算什么?我两天两夜不睡也行。”

  小神女想了一下说:“小兄弟,那也好,我们在客栈中等你,一有这魔头的踪影,就立刻赶回来告诉我们。记住,你要是找到了他,千万别惊动他,更不可与他交锋。”

  “是!”

  小神女目送小怪物上了一条横水渡船,往对岸而去,便和婉儿转回客栈。晚上,她们也不到外面用饭了,就在客栈叫店家将晚饭送到自己的房间里来。

  一向喜欢说话而好多问的婉儿,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变得沉默起来,小神女问:“丫头,你怎么样啦?是不是在担心小怪物?”

  “哎!我担心他干吗?他古灵精怪的,轻功又快又好,鬼主意又特别的多,只有他捉弄别人,别人怎么也不会伤害到他的。”

  “不错!要不是这样,我也不放心他一个人连夜行动了!那你在想什么?”

  “三姐姐,我想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也乱得很!不知该怎么问三姐你的。”

  “哦?丫头!你不妨将你想不通的事情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回答你。”

  “三姐姐,我最想不通的,就是饭店里怎么有书呆子的气味了!他怎么可能会跑来这里?会不会是小怪物弄错了?”

  “丫头,要是那书呆子真的是杜鹃,他在眉州出现,一点也不奇怪。他也是为追踪杀害丐帮人的凶手而来。”

  “他真的是杜鹃吗?”

  “他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次次有血案发生的地方,他总是在附近一带出现,令人不能不怀疑。”

  “三姐姐,我还是想不通,他要是杜鹃,那棋儿呢?怎么不见他出现?小怪物怎么只嗅出书呆子的气味了?而没有他的气味来?书呆子总不能丢下棋儿不管吧?还有,书呆子和棋儿在饭店里,怎么我们一点也看不出来的?总不会棋儿也善于化装易容,连他身上的气味也化掉了吧?”

  婉儿这一连串地问,真的将小神女问住了,半晌才问:“丫头,你的意思是——”

  “三姐姐,我看小怪物多数是弄错了!要不,一定有个人与书呆子相同气味的人。”

  “好吧!等我们到了嘉定州后,看看山凤姐姐有没有音讯传来,要是山凤姐姐来信说她派出跟踪书呆子的人,仍在一直跟踪着,那就是小怪物弄错了!不过,我们现在主要追踪的人是那百变魔头,而不是书呆子!”

  “三姐姐,说到这个魔头,我也有一点想不通的。”

  “哦?你又有什么想不通了?”

  “三姐姐,我们来到眉州时,小怪物不是说眉州一时不见了魔头的踪影吗?害得我向峨嵋山方向白跑了一段路吗?他再向三个方向追踪,也追踪不到这魔头的踪影,当他转回眉州城在饭店找到我们时,怎么又突然嗅到这魔头的气味了?害得我们还认为那佩剑书生,不是魔头,就是那书呆子了!结果他什么也不是,是真正昆仑派的弟子。”

  “丫头,你不是怀疑小怪物的鼻子不管用吧?”

  “三姐姐,我不敢这样说,我只是奇怪,这魔头的踪迹,突然在眉州城消失,又突然在眉州城内出现了?要是小怪物没有嗅错,那说明这魔头没有离开过眉州城,可是他怎么会嗅不出来的?这魔头躲在眉州城什么地方了?什么地方会令小怪物嗅不出来的?”

  小神女听了心头大震,不禁脱口而说:“只有一个地方,小怪物会嗅不出来。”

  婉儿急问:“什么地方?”

  “在江面的船上,显然这魔头藏身在江面流动的某一只船上,所以小怪物嗅不出来。”

  “三姐姐,我们要不要连夜在眉州江面上的船只上寻找一下?”

  “丫头,别说傻话了!江面上那么多的船只,我们怎么去找?再说,我们就算找到了,也认不出易容的魔头来,说不定反而引起了这魔头的警惕。”

  “三姐姐,那我们怎么办?”

  “算了!丫头,我们只好安心睡觉,一切等小怪物回来再说。”

  “他几时回来呵!”

  “放心,不论他找不找得到,都会赶回来见我们。丫头,睡吧!但你今夜里的想法,问得很好,说明你在江湖成熟了!再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跟着别人的小丫头,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看法。”

  “三姐姐,你别逗我高兴,你不怪我在胡思乱想吗?”

  “哎!我怎会怪你,要不是你这么一问,我还想不起这个魔头会隐藏在江面的船上,令小怪物嗅不出来,无法追踪。”

  婉儿听小神女这么一说,心里又升起了一个问号,问:“三姐姐,不会是这个魔头已知道小怪物有这么一个奇异鼻子,有意避开了我们的追踪?躺到江面上的船只去了?”

  “这不大可能。”小神女想了一下说。

  “为什么不能了?”

  “丫头,我们一路上的行踪,有没有人在暗暗注意我们,跟踪我们了?”

  “我没有察觉到。三姐姐,不会有人在跟踪我们吧?”

  “我一路上早已提防,没有人在跟踪。”

  “三姐姐,没有人跟踪我们又怎样?”

  “那说明这个魔头不知道小怪物有这一门特异的本领,不然,东厂的人,恐怕早盯上我们了!甚至不择手段,在半路上袭击我们,务必除掉小怪物才安心。因为小怪物对他们造成威胁。比神秘的杜鹃还来得可怕,他们一切冒充杜鹃杀人的行动,会给小怪物揭发出来。”

  婉儿听了一怔:“三姐姐,那我们今后更要多加小心才好,千万别让小怪物有危险。”

  “不错!我们今后更要小心才是。”

  “三姐姐,小怪物今夜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哎!你这丫头,怎么听风便是雨了?你以为东厂的人真的知道小怪物有这门特异的本领吗?会向他暗下毒手?”

  “三姐姐,我是有点担心。”

  “丫头,你太敏感了!放心,小怪物会没事,你不是说小怪物古灵精怪,轻功又快又好吗?鬼主意又特别的多,只有他捉弄人,别人伤害不了他么?”

  “三姐姐,那是我没有想到这一点。”

  “丫头,看来我赞你早了,你现在近乎在胡思乱想了!睡吧!要是这样,我能让小怪物独自一个人在夜里行动吗?”“是!三姐姐,那我睡啦!”

  婉儿虽然答应睡,但她有这么一个心事,又哪里放心睡着?正当她迷迷糊糊入睡时,一阵轻微的响动令她惊醒了过来,借着窗外的月色,见一条轻快敏捷的身影,破窗而入。婉儿大吃一惊,谁个贼子竟敢闯入来了?她出乎本能的反应,不动声色,一下从床上轻跃到屋梁上伏着,可是她看见小神女,似乎睡在床上毫无动静,不为这深夜闯入来的黑影有任何反应,暗想:三姐姐不会睡得这么死吧?这不像三姐姐以往的作风呵!

  黑影像一片残叶似飘落,全无半点声息,婉儿又暗暗惊讶了,这贼人的轻功好俊呵!黑影落地后,似乎在四下打量着,这时小神女从床上坐起来,轻轻地说:“小兄弟,你回来了?火冒子在桌上,你打着它点灯吧,不然,婉儿会将你当贼办了!”

  婉儿听了又是讶然,原来三姐姐并没有睡着,不但知道有人进来,更知道进来的人是小怪物,三姐姐察觉四周一切动静的能力,比自己强多了!

  当小怪物点亮油灯时,婉儿轻飘飘地从梁上跃下来,小怪物愕然:“你几时跃到梁上去了?怪不得三姐说你将我当贼办了!”

  婉儿说:“你这么不声不响地蹿进来,我能不提防吗?万一进来的是贼人,那怎么办?”

  “幸好我不是一个贼。”

  “你这样的行径,不像一个贼吗?”

  小神女微笑说:“丫头,好了!别顶嘴了!你不是担心他的安危吗?现在他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你不高兴?”

  婉儿说:“鬼才担心他的安危哩!”接着便问小怪物:“你怎么这般快就转回来了?找到了魔头的行踪没有?”

  “要是找不到,我能这么急赶回来吗?”

  小神女和婉儿都惊喜了!果然小怪物的鼻子管用,不负所望,找到这狡猾多变的人妖行踪了,婉儿急问:“真的?他现在在哪里?不会是还没有离开眉州吧?”

  小怪物愕然:“你怎么说他还没有离开眉州的?”

  “要是离开了,你能这么快转回来吗?”

  “你知不知我在什么地方发现了这人妖的踪迹?”

  “什么地方?”

  “青神县城的江边码头上,离这里有六七十里哩!”

  小神女问:“小兄弟,你惊动了这魔头没有?”

  “惊动?我连他的人影也没有见到,怎会惊动他了?”

  婉儿一怔:“你怎么说发现他的踪迹了?”

  “江边码头有他留下的一股骚味,这不算发现了吗?”

  小神女问:“那青神城内,有没有他留下的气味?”

  “没有!我特别在青神城里转了一圈,除了在江边码头有他的气味外,其他地方都没有!显然这人妖坐船到了青神,偶然上岸,接着又坐船沿江而下了!”

  婉儿问:“你干吗不沿江追踪下去?”

  “追?我的四小姐,你知不知道一过青神县城,两岸都是崇山峻岭,无路可走,那是岷江中一处有名的平羌小三峡,除了坐船,别无他路,你不会叫我在月夜飞山越岭追踪下去吧?万一不小心失足跌下了岷江,我不成了龙王爷的女婿了?”

 

 
分享到:
三字经12
揭秘古代妓女从良后的人生归宿
揭秘慈禧的少女时代
三字经5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吴刚伐桂
揭秘古人为何把妓院叫“青楼”
三字经8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