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豹传奇 >> 第五回 穆家姐妹

第五回 穆家姐妹

时间:2014/5/24 21:47:44  点击:2519 次
  上回说到麻脸虎问聂十八这一身武功是怎么得来的。聂十八本想说是吴叔叔教我的。但一下想起吴叔叔曾经叮嘱过自己,千万别对任何人说出是他教会自己这两门功夫,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反问:“你问这些干吗?我怎么得来,关你们什么事?”

  麻脸虎向那名悍匪打了下眼色:“我们上,来领教他的高招!”

  那名悍匪说:“好!”

  聂十八连连后退:“你们领教我什么高招?千万别乱来!”

  麻脸虎见聂十八面有恐惧之色,还连连后退,以为聂十八心虚了,害怕自己联手,一声狞笑:“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英雄好双。”

  “不错,不错,我几时说过我是英雄好汉了?我只是一个猎人。”

  一位保镖提醒聂十八说:“聂少侠,你要小心了,他们要联手对付你。”

  聂十八回头一看,见四个行商和两个保镖仍没离开,急说道:“你们还不快跑?等下就没时间逃跑了!”

  保镖说:“聂少侠,你救了我们,我们怎能先跑而丢下你不管的?”

  “不不!你们别管我,我会逃掉的,你们快走呵!”

  麻脸虎狞笑:“你还想逃跑?”

  另一悍匪说:“大哥!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装蒜,引我们上当?”

  “兄弟,我不信我们两人,就胜不了这个小子!上!”

  麻脸虎提着大环刀,似猛虎般地扑来,一-刀劈出,声势威猛,十分吓人,聂十八见刀来得这么凶,不敢去接,撒腿便跑。另一悍匪一见,看出聂十八不是故意装着害怕,而是真的要逃跑了,便放胆纵身跃来,拦住了他的去路:“小子!你能跑得了吗?”话落刀出,宛如一泓秋水,平地涌现。聂十八急忙就地一滚,险险避开了这悍匪挥出的一招。可是麻脸虎更凶险的一刀已劈来了。聂十八在地上身一扭,又滚到了另一边去,令麻脸虎这凶狠的一刀,劈在地面鹅卵石上,劈得碎石四处飞溅,火花爆闪。聂十八要是给他这一刀劈中了,顿时变成两截,肉血横飞聂十八全凭免子十八跑的奇特招式,在地上左滚右翻,一连闪开了这两个贼人抖出的四五刀,身形突然如豹子般跃起,纵到二丈多远的地方,这时,聂十八要脱身逃跑,两个贼人恐怕也追不上。可是聂十八不敢跑远了,担心自己跑掉了,麻脸虎会将一肚的怒气,全发泄在那四位行商和两位保镖身上,那他们准是一个也活不了。人家既然为了自己不愿离开逃命,自己怎能丢下他们不管?

  所以聂十八纵到二丈远的地方便停下来,吸引贼人来追杀自己。他打算一步步将贼人引开,好让行商和保镖们逃生,等他们逃掉了,然后自己再逃跑也不迟。

  两个保镖不领会聂十八的这份良苦用心,却凝神看着聂十八的奇招怪式,而那四位行商,早已吓得像软脚蟹似的,想跑也跑不了。

  聂十八看见他们仍站在那里不动,更急起来:“你们怎么还不跑呵!赚命长了吗?再不跑,我可顾不了你们了!”

  麻脸虎吼道:“你这小子,自己已顾不了,还想顾别人?”他和他的兄弟,两把刀齐向聂十八劈来。

  聂十八那鬼哭神泣的三掌忘了该怎么抖出来了,只好以兔子十八跑的招式闪避、逃生,他在两把刀光中纵跃翻滚,真是惊险异常,险象横生。

  那两名保镖还不知道聂十八以自己的生命在保护着他们,他们还以为聂十八以高超的武功,在戏弄这两名悍匪,意在弄得两名悍匪精疲力尽后骤下杀着。

  的确,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聂十八那矫敏的身形宛如灵豹,在如网的刀光中上下纵跃,左右翻腾,变化莫测,招式奇特,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功。他们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聂少侠还不出手反击?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万一不小心,给麻脸虎砍中了怎么办?麻脸虎和他的三名手下弟兄,在鄂南水网一带,号称洪湖四把刀,刀法凶猛,就是武林高手,也奈他们不何,加上水性极好,神出鬼没在洪湖一带,劫船杀人无数,同时手段十分残忍,为他们所劫的人,几乎没一个活口。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却突然在这里出现,远离了自己的老巢。他们是避祸还是要将自己的地盘伸展到这里来?他们的突然出现,这是两名保镖怎么也想不到的。

  两名保镖素闻洪湖四把刀之名,尤其以麻脸虎的刀法最为凶狠,不禁暗暗为聂十八担心起来,真的不行,自己只有以一死相拼了。

  蓦然之间,他们看见聂十八凌空跃起,身形在空中一翻,右脚横空一扫,竟然将麻脸虎的一个弟兄踢飞了,叭的一声,落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一口鲜血喷出,滚了两下,就不能动弹,两个保镖看得骇然,好厉害的一脚,踢中了这名异常剽悍贼人的太阳穴,连一边头骨也踢破了,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们知道,这是聂十八着手反击,骤下杀着了,更是十分惊喜。

  麻脸虎见自己到下的一个手下弟兄给聂十八莫明其妙的招式踢飞踢死,心头大震,略一停手,聂十八又似灵豹般扑来,转到他身后,出尽吃奶之力,双手将麻脸虎抓起,摔到远处。这是聂十八在情急之中,抖出了兔子十八跑的最后两招凌厉无比的招式。他根本不知道这两招威力这么厉害,只是想将贼人踢飞、扔开,自己逃命。

  其实侠丐吴三传给聂十八的这一套兔子十八跑的各种奔跑招式,根本就不是什么逃命的方法,而是一门颇为巧妙的扑杀方法,而是没有说破,只是叮嘱他,不到十分危险的情况,千万别抖出第三阶段的招式来,有第一、第二的十二招式已够用的了。现在,聂十八为了救人救己,给麻脸虎逼急了,一下就连环抖出了第三阶段的两个招式。这哪里是什么免子逃命法了?它简直是猎豹扑杀猎物的矫敏动作。

  麻脸虎给聂十八出其不意抓起扔飞,摔在地上时,又喀嚓两声,两根筋骨一齐摔断了,痛得入心。他一下惊得魂飞魄散,忍痛爬起,向汉水边飞奔而去,跳上一只小船,连他那两个重伤不能动的手下弟兄也不顾了,仓惶解缆驾船逃命。

  聂十八见凶悍异常的麻脸虎逃走了,也不追赶。

  他想追赶恐怕也无能力了,因为刚才一阵急速的纵跃翻滚,已耗去了他不少的内力,何况最后两招连环抖出,更需要内力,这也是侠丐叮嘱他千万不可抖出的原因之一。兔子十八跑第三阶段的招式,没有一定的内力,是怎么也练不出来的。聂十八在情急中抖出了这威力极大的两招,几乎内力耗尽,哪里还能追赶?他见麻脸虎逃去,反而松了一口大气。他还担心麻脸虎会反扑过来,那时自己不知该怎么去应付。他一下坐了下来,暗暗运用吴叔叔传给他的休息法,运气调息,以恢复自己的体力。

  两名保镖怔了一下,以为聂十八也受伤了,慌忙走过来,问:“聂少侠,你怎样了?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我想休息一下。”。

  两名保镖是练武之人,打量了聂十八一下,没发现聂十八受伤,起码没有外伤。内伤,他们就看不出来了,便说:“聂少侠,那你休息一下,我们给你看守着。”他们是既感激聂十八的救命之思,更钦佩聂十八那一身超绝非凡的奇异武功。要不是有聂十八在,今日的后果,他们真不敢想下去。

  以武林人眼中看来,聂十八有这等矫捷的身子,机敏的动作,莫测奇变的招式,无疑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要是聂十八说自己根本不懂武功,自己的这两门防身自卫本领,只不过才学两天多,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就是相信,也认为不可思议。

  的确,任何一个从没有练过武功的人,在短短的两天内,能练到聂十八如此的身手,简直是不可能。可是聂十八却的确做到了,而且还可以与人交锋,防身自卫。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聂十八从小就跟随着父亲在深山大野中打猎,翻山越岭,穿林过涧,风餐露宿,练成了他一副坚实硬朗的身体。为了捕捉到野兽,也练成了他奔跑如飞、反应敏捷、机警灵活的身手。要不是这样,怎样在深山老林中打猎?怎能与凶猛的野兽拼斗?他不知挨过了多少失败的痛苦,饱受过多少难忘的教训,也不知经历过多少与恶狼、山猪的生死搏斗、扑杀,日积月累,才练出了这等矫敏的身法,机灵快捷的反应。单从他射出的箭,就可以看出来了。

  侠丐吴三,目光敏锐,看出了聂十八有深厚的学武基础,是一块未经人工雕凿的美玉,人品又好,只要经明师指点,不难成为武林中的佼佼者。别看聂十八心地善良,外表忠厚老实,其实碰到危险,比任何人都反应敏捷,行动极快。正如武林中人所说的高深莫测的一流上乘高手一样: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并不是一味忠厚老实得傻头傻脑的人。他拼杀起恶狼时,绝不会手软,像位机敏勇敢的武士,一猎刀能制恶狼于死命,一出手就能击中凶狠野兽的要害。与猛兽搏斗,绝不能手软,稍一迟疑,就是自己葬送在野兽的利爪之下。这是他用鲜血、生命换来的不可磨灭的教训,要不是他父亲相救,他有一二次就要葬身在恶狼的口中。

  侠丐吴三看出了聂十八有一身学武的深厚基础,担心他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会有危险,要是聂十八不幸早死,无疑将是武林侠义道上的一个损失。所以才传给了他这两门防身自卫的武功。连环三掌,可以出其不意拍伤任何一流高手;兔子十八跑,那是与高手们近身搏斗的招式。由于聂十八有着与别人不同的深厚基础,加上侠丐又传给了他一门修练气功的心法,不单可以恢复耗去的体力,更可增强自己的内力,因而他能在短短的两天内练成了这门绝技。

  当聂十八坐下来运气调息时,四位行商见贼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恐惧消失,也奔去看看聂十八。他们是从心里感激聂十八救了他们。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忠厚老实的青年,有这等惊人的本领,一人独战四个凶狠的土匪,还将他们打死打伤打跑了!有的行商过去看不起聂十八,认为他只能做自己的下人。现在他们感激得五体投地,将聂十八当成了天神、大侠土来敬拜。他不单是自己的救命大恩人,也是全家人的大恩人,因为全家人靠自己出外经商谋生,自己一死,剩下的孤儿寡妇和年老的父母不知怎么办。

  聂十八恢复体力后站起来,两位保镖首先问:“聂少侠,你已经没事了?”

  “我没事了!刚才我叫你们先逃跑,你们怎么不跑呵!”

  保镖说:“聂少剑说笑了,有你在,我们用得着逃跑吗?”

  “你们不怕我打败了吗?”

  “少侠这么好的身手,没去追杀麻脸虎就已经是仁厚的了,怎会败的?”

  聂十八给他们说得不好意思。张老板说:“聂侠士,我们不是不想跑,只是跑不动。”

  “你们怎么会跑不动呢?”

  “不瞒侠土说,我们给土匪吓得脚软,没力气跑。”

  聂十八说:“好了,现在我们走吧,快点离开这里。”

  一个保镖问:“聂少侠,一个贼人死了,两个也负伤不能动,我们怎么处置他们?”

  “这,这,怎么处置他们?”

  “聂少侠,要不要将那两个受伤的贼人杀口,以免他们再危害过往客人?”

  “不不,别杀了他们,我们还是走开的好。”聂十八本想说会有别的贼人到来,早离开早好。但一想,这么一说,这四个买卖人又会吓在脚软走不动,那不更相糕?到时真的又来了贼人,就更别想走了,所以没说出来,只催大家快点离开。

  行商们说:“聂侠士说得对,我们要是再不走,恐怕走到汉口镇,今夜里就进不了武昌城,”

  于是,他们便匆忙离开,在落日黄昏时,赶到了长江边上的重镇汉口。进入了汉口,行商们才放下一颗心来。

  汉口,古称夏口,由于它是汉水流入长江之处,所以改为汉口,意思是汉水之口。在明代,它是汉阳县一个镇,设有巡检司,驻有官兵,闲江相望,更是当时湖广布政司的所在地武昌府城,这么一处驻有官兵的重口,别说麻脸虎这样的一般小贼不敢来,就是聚啸山林的大股贼人也不敢侵犯,所以行商们放心多了。由于夜幕将临,夜里横渡长江有危险,他们便在汉口投宿住店。这时,四位行商已将聂十八当成大恩人敬奉了,份外巴结,不但食住不用聂十八付费用,还叫客栈将上等的房间给聂十八住,上好的一桌酒席摆到聂十八那一间宽敝、舒适的房间里,大家轮流向聂十八敬酒,弄得聂十八反而不自在起来,想推也椎不了。要是聂十八真的是什么侠客义士,有一定的江湖经验,就算同他们同行共路,到了汉口,也应该悄然离去才是,不然,弄得双方都麻烦。可是聂十八不是什么侠客义土,更没江湖上处理人与人之间微妙关系的经验,况且第一次来到这么一个大镇,人生路不热,只好跟随他们走了。

  这一夜,聂十八几乎饮得大醉,行商们和两位保镖才告辞而去,最后由店小二收拾碗筷,打扫房间,聂十八才感到舒服清静起来。他关上房间,便熄灯上床而睡,他睡到三更半夜,给一阵凉风吹醒了过来,一看,自己哪是睡在什么舒适的床上了,而是睡在一座庙字大殿上的地砖上,身边还有一堆篝火,情景跟自己以前睡在王家店那座破庙差不多,所不同的,这座寺庙并不破败,火堆边还坐着两位妙龄少女,嘴角含笑在打量着自己。

  聂十八惊讶极了:我不是睡耦在客栈房间里舒适的床上么?怎么睡到寺庙中了?而且还有两位美丽的姑娘。这一定不是真的,我是在做梦。我怎会做这样古怪的梦?不行,我得再睡,聂十八不敢去看那两位少女,也不敢再去胡思乱想,闭目便睡,希望睡醒之后,这一切梦幻之境消失得干干净净,自己仍是睡在客栈的房间里。

  可是他的耳朵却清清边楚听到了一位少女清脆甜甜的声音问:“姐姐,他不是醒过来了吗?怎么又闭眼睡了?姐姐,是不是你点他的昏睡穴还没有解开?”

  另一位少女笑着说:“这是一个浑小子,他以为他在做梦哩!”

  “姐姐,那么说他根本不是什么武功莫测的大侠士了?”

  “不是说,他凭一人之力,打死打伤了洪湖四把刀,弄得麻脸虎现在不知逃去了什么地方?”

  “姐姐,现在他装睡怎么办?”

  “小妮子,你可以去踢他起来呀!”

  聂十八一听,心下紧张起来:我不是做梦么?怎么给她们捉来了这哩?她们捉我,我怎么不知道的?不!这一定是做梦,不会是真的。聂十八闻到了一阵茉莉花的清香味,感到一位少女已走到自己身边来了,真的用脚在踢自己。聂十八心里说:这一定是梦,不是真的。过去聂十八也不时发梦,不是梦见自己给野兽追赶,就是不小心跌下了悬崖,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自己便惊醒过来,只是从来没有梦见过什么少女的,他希望少女这一脚,会将自己惊醒过来,那么,一切都是假的了,自己仍睡在客栈的房间里。

  少女这一脚只轻轻一踢,并不怎么的痛,聂十八仍不动,只睁着眼睛看。他看见的是一张如春花般的面孔,面带微笑在问:“你睁开眼了?怎么不再装睡?”

  聂十八问:“我不是在发梦么?”

  少女说:“发不发梦,你咬咬自己的手指,不就知道了?痛!就不是发梦。”

  聂十八果然咬咬自己的手指头。正所谓十指连心,聂十八这一咬,痛得跳了起来,惊愕地问:“我真的不是在发梦?”

  少女“搜”的一声,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来,含笑问:“你要不要我给你的身上划一剑?或割下你的一只耳朵来?”

  “不不!出千万别乱来!”

  “那么,你是睡醒了?不再发梦啦?”

  “我,我怎么来到了这里?”

  “我们捉你来的呀!”

  聂十八一怔:“你们怎么捉我来的?”

  “因为你睡得碍像死猪一样,身边行囊还有三百多两银子,这么多的银两,我们去哪里找呵?”

  “你们是小偷?”

  “你说错了,我们是大盗,没有一百两银子以上的人,我们是不愿去盗取的。”

  聂十八一看,自己的行囊,果然在那位姐姐少女的身边,不由又怔了怔,自己怎么睡得这般死呵!给她们愉了东西还不知道,连自己也给她们偷了出来。

  半晌才问:“你们现在想怎样?”

  “要银子呀!”

  “我的银子你们不是偷了去么?”

  “不!我们还想从你身上要更多的银子。”

  “我身上还有什么银子了?”

  “你身上没有,可是你家里有呀!”

  “我家里有?”

  “是呀!你一个人出门,身上就带了这么多的银两,显然你家必然是一户家财万贯、良田千亩的大富翁。”

  坐在火堆旁的少女笑道:“妹妹,他家不但是户大富翁,而且还是一个故意装穷的孤寒财主!”

  聂十八跟前的少女笑起来:“不错!不错!单看他故意装得像山里人家穷小子一样,其实是禾杆盖珍珠,几乎叫我们看走了眼,没有去注意他哩!”

  聂十八慌忙说:“不,不,你们看错了,我家里没有银子。”

  “你以为我们相信吗?”

  “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你没办法,我们可有办法。”

  “你们有什么办法了?”

  “通知你家里的父母,叫他们拿出一万两银子来赎你呀!不然,我们捉你来干吗?”

  聂十八睁大了眼睛:“一万两?”

  “是呀!不多不少,一万两,少一两也不行。”

  “别说一万两,我家里连一两银子也没有。”

  “要是这样,我们只好撕票了!”

  “撕票?撕什么票?”

  “怎么?你连撕票也不懂?就是说,只好杀了你,懂不懂?”

  “你们就是杀了我也没用,我家里根本拿不出银子来。”

  “那么说,你是爱财不爱命了?”

  坐在火堆旁的少女说:“妹妹,别跟他多说了,先将他一只耳朵割下来,交给客栈里的那四位行商,由他们通知这浑小子的家里人带一万两赎金来赎人。限期三天,三天不来,我们就撕票。”

  “姐姐说的是,我现在就割下他的一只耳朵来!”

  聂十八急了:“你们别乱来,我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你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父母兄弟姐妹都死光了吗?”

  “我没兄弟姐妹,父母都早已死了!”

  “亲戚朋友总有吧?”

  “这——我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的。”

  “有一个也好,叫他将你家的家产田地变卖了,凑够一万两银子来赎人。”

  “我哪来的什么家产田地了?只有一间破旧的茅屋,送给人也不要。”

  少女问她的姐姐了:“姐姐,这小子不是在骗我们吧?他要是一个穷小子,我们不是捉错了人了?”

  “妹妹,别听他胡说,一个穷小子,能随身带三百多两银子吗?那四位跑买卖的行商所带的银两,加起来也没有三百两。”

  “原来他在装穷叫苦,我险些叫他骗了!”

  聂十八急忙分辩:“我说的是真的,绝没有骗你们。”

  做姐姐的说:“既然这佯,我们杀了你算了!”

  “你,你们女孩子家,也这么凶狠吗?”

  “你难道没听说,青蛇口中舌,黄蜂尾上针,两般不为毒,最毒妇人心吗?我们姐妹俩,一向是盗财杀人的。”聂十八怔了半晌:“可是我妈妈就不是这样,她的心就很好!”

  姐妹俩给聂十八说得不禁笑了起来。妹妹说:“姐姐,这个浑小子稀里糊涂的,说话有趣,杀了他有点可惜。”

  姐姐问:“不杀他,留下来干什么?”

  妹妹说:“姐姐,我们不是没人用吗?留下他来伺候我们好了!”

  “不知他愿不愿意。”

  妹妹问聂十八:“浑小子,你愿不愿跟随我们?”

  “跟随你们?”

  “是呀!做我们跟前的奴才,我们叫你往东就不能往西,叫你站就不能坐。”

  聂十八说:“不行!我有事,不能跟随你们。再说,做你们的奴才,那我不成了盗贼了?”

  “是呀!以后我们教你如何用东西和怎么杀人。”

  姐姐说:“妹妹,你别好心了,他说有事不能跟随我们。”

  聂十八心想:跟你们学偷东西和杀人?给官府捉到了那不要砍头吗?就是你们杀了我,我也不能跟随你们。便说:“就算我无事,也不会跟随你们!”

  姐姐说:“妹妹,你听清楚了没有?”

  妹妹说:“那我们只好杀了他!”说时,又拔出剑来。

  聂十八不由连退几步:“你别过来,不然,我会打伤你的。”

  妹妹说:“好呀!听说你打伤打死了洪湖四把刀,我看看你能不能打伤了我。”

  聂十八说:“你千万别逼我动手,我真会打伤的。”

  其实,你们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怎么要去做大盗呵!”

  姐姐说:“妹妹,听他这么说,真的能打伤我们哩!”

  妹妹说:“好呀!那我来试试他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聂十八见不对路,不再说话了,纵身就往殿外跑,身形刚一落地,那做姐姐的少女已出现他的面前了,含笑问:“你怎么不动手,干吗要跑的?”

  少女身法之快,不下于聂十八所碰到的黑煞神,当然比麻脸虎不知高出了几倍。麻脸虎刀法虽好,顶多不过是武林中的三流高手,其他三把刀,就更不入流,所以聂十八才可以出其不意地将他们打死打伤打跑,聂十八见她身法之快如鬼魅,大吃一惊,不再说话,脚步向左一跨,右掌拍击,这是鬼哭神泣的第一掌法,就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恐怕也闪不了,但少女偏偏的闪开了。聂十八一怔,第二掌拍出,少女又是一闪而避开,一边笑问:“浑小子,掌法不错,谁教会你这鬼哭神泣三掌的?”

  聂十八傻了眼,她怎么知道这三掌了?难道这三掌对付女子不管用?只能拍中男的?吴叔叔怎不向我说明呵?身形急忙往后翻倒,就地一滚,又一下跃起,正要撒腿奔跑时,那位提剑的少女已横在了他的而前:“你怎么跑呵?你认为你跑得了吗?”

  聂十八又是掉头转身而跑,年长的少女早已轻伸玉臂,一下揪住了聂十八的衣颈,快若电光火石,将聂十八扔在了地下。跟着凌空出指,嗖的一声轻响,便封了聂十八的穴位,令聂十八动也不能动。少女笑问:“跑呀!你怎么不跑了?”

  聂十八睁大了眼:“你们想怎样?”

  “浑小子,你想活命的,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哪两条路?”

  “一条,跟我们走,做我们的奴仆;一条,拿出一万两银子来,放你回去,你选哪一条?”

  “你们杀了我好了,我两条路都不走。”

  妹妹说:“姐姐,我们杀了他好了!”

  姐姐点点头:“他既然愿死,杀了算了!”

  聂十八想不到自己没死于野兽的利爪之下,却偏偏死在两个女贼的手中,他感到寒光一闪眼前一黑,自己仿佛掉进了黑暗深谷中,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听到开门的响声,睁眼一看,是店小二推门进来,哈腰问:“少爷,你醒了?”

  聂十八感到愕然,怎么,自己没有死么?他再四下看看,自己仍睡在客栈房间的舒适床上,并不是睡在什么寺庙大殿的地上,不由一下坐了起来,傻了眼,暗想: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叫那两个少女杀死了吗?怎么又睡在客栈里了?难道昨夜所发生的是一个梦,不是真的?店小二又笑道:“少爷,我去给你换一桶热水来,让少爷洗面漱口。”说着,提了桌上的茶壶出去,顺手还给他掩上房门。

  聂十八傻乎乎的怔了半晌,看看自己的行囊,仍放在床上的枕头边,打开来看,三百多两银子一两也没有少。他只有得出这么一个结果:昨夜的事,是一场梦,不是真的。他十分奇怪,以往发梦,醒来之后,大半数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最惊险的事,而昨夜发的梦,从头到尾,却记得清清楚楚,所有一切仍在自己眼前展现出来。

  店小二提水端茶进来,说:“少爷,洗把脸,饮杯茶,然后小人再将饭菜端来。”

  聂十八问:“我那几位同伴呢?”

  “少爷,有两位一早转回孝感了,其他四位老板,也过江去看货物,跑买卖了。”

  聂十八一怔:“他们怎不叫我的?”

  “他们见少爷睡得格外的沉,叫不醒,只好先走了,但吩咐小人带少爷过江到雄风镖局去找人。”

  “那麻烦小二哥了。”

  “还有,小店的一切费用和过江的船钱,少爷都不必付,他们都付清了。”

  聂十八又是愕然:“什么?连过江的船钱他们也付了?那船也雇好了吗?”

  “雇好了,正泊在江边等候少爷呢。”

  聂十八心想:张老板他们对自己太好了,今后自己不知怎么报答他们才是。聂十八的确是一位忠厚的人,忠厚得近乎傻瓜,他只想到别人对他的好处,而没有想到自己给了别人的多少好处。

  用过早饭,聂十八便收拾行装,随店小二来到长江边。一到长江边,聂十八不由睁大了一双惊奇的眼睛。

  他怎么也想不到长江不这么的辽阔。江水连天,看不见对岸,就是汉水,也没有这么宽呵!跟他在深山中所见到的涉水而过的山溪水,筒直是不可同日而语。怪不得有人说长江是大江,它真是太大了!这一次出来,真是令人他大开眼界,知道什么是大江,什么是小河。

  店小二带他登上一叶轻舟。聂十八初时还没去注意立在江岸上的船家女,等到船家女解了缆绳,跃上船来,清脆而甜甜的声音说:“你们坐稳了,要开船啦!”

  聂十八一听,这船家少女的声音颇为耳熟,自己似乎曾经在那里听过。他不由瞧了这船家少女一眼,登时更傻了眼,他几乎要脱口喊出来:“是你?”

  这一位船家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聂十八昨夜发梦所见到的两个女子中的一个,是那个提着利剑要杀自己的丫髻少女。他再望望船尾掌橹的少女,更是吓呆了,这位掌橹的船家女,不正是那位身法如鬼魅一样的女子吗?

  聂十八一时间呆若木鸡,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仍在作梦,或者自己的梦还没有醒过来?要不,怎么梦中的人和眼前的人这般相似?言笑一摸一样?所不同的,昨夜的两位女子,黑衣黑裤,腰束紫带,而现在,她们一身是船家女打扮,手中抓的是撑竿或橹柄,而不是利剑。

  到底昨夜的事,是梦还是真?要是真的,干吗这两个女强盗不杀了自己,将自己送回客栈中去?而且连银两也没有动,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是梦。只有梦,才离奇古怪,叫人莫明其妙。世上不可能发生的事,才在梦里发生了。要是发梦,眼前这两位船家女又怎么解释?

  聂十八猛然想起一些老人的话来,说一个人发梦,往往是神灵显灵,事先来告诉你将有事情发生,难道是神灵对我显灵,来告诉我今天将有不幸的事发生,这两位船家女会在船上抢劫、杀我?大江茫茫,自己又不懂水性,自己想逃也无法可逃呵!

  聂十八刚想说自己不坐这只船,可是船头上的那位丫髻船家少女,撑竿一点江岸,轻舟便像一支箭似的向江心飘去。他问店小二:“我们不坐这只船行吗?”

  店小二骤然问:“少爷怎么不坐这只船的?张老板已给了她们的船钱了。”

  “我,我有点害怕。”

  船头上的船家少女似乎感到惊讶:“你害怕什么呀?”

  “我,我……”聂十八怎能说出梦中的事,更不能平白无辜说这船上的两个少女是女强盗吧?只好哺喃喃地说:“我,我怕这只船不大稳。”

  丫髻少女睁大眼睛问:“我们这只船怎么不稳了?”

  船尾摇橹的少女问:“妹妹,那位小哥客人说什么的?”

  “姐姐,他说我们的船不稳哩!”

  “妹妹,你问问他,我们这条船才刚打造一年,大风大浪中也闯过来,有哪一点不稳了?你再看看他,他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

  船头少女问聂十八:“喂!我姐姐的话你听见了没有?我们的船哪一点不稳的?”

  聂十八吱咯了半晌,船头少女又追着他问:“说呀!你怎么不说话了?”

  “它,它,它不会翻吧?”

  聂十八的话一落,店小二慌忙说:“少爷,行船走水,你千万别说出这样的话来!”

  船头丫髻少女叫起来:“好呀!你敢诅咒我们的船翻了,你到底是何居心?”

  聂十八又感到自己说错话了,慌忙说:“不,不!我没有什么居心。”

  “那你干吗说我们的船翻了?”

  “我,我,我只是担心……”

  “你什么不担心,却担心起这个来。好!我告诉你,你不坐也坐了,不坐也不行,因为我们没法将银子退回给你。”

  “我,我,我不要你们退银子。”

  “你要我们摇你回汉口?”

  “这行不行?”

  “不行!”

  聂十八一怔:“怎么不行?”

  “我们这一摇你回汉口,今后我和姐姐还能在这江面上摇船撑渡找吃的吗?”

  船尾上的少女也说话:“妹妹,别跟他多说,船,我们是怎么也不能摇回汉口的,就算船在江面上翻了,那是他存心诅咒的结果,要是没翻,到了武昌,我们找人和他评理去,问问他干吗欺负我们两个弱女子,存心想毁我们的名誉,令我们不能在这一带江面谋生。”

  “姐姐,我们找人评理还不算,最好拉他去见知府大人,告他欺负我们姐妹两人。”

  这才是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聂十八不小心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竟闹出这样的大事来,他吓得脸也黄了,慌忙打揖说:“请两位姑娘别生气,是我说错了话,我给你们赔礼,坐你们的船就是。”

  船头少女生气说:“哼!你这么赔礼就算了吗?”

  “那,那,那你们要我怎样?”

  “去见官呀!”

  “不,不!你们千万别拉我去见官,我愿意多赔几两银子给你们。”

  “你以为你有了儿个臭钱就什么都买到了吗?我们姐妹两人的名声能用钱买到吗?”

  “这,这,这,我给你们下跪赔礼好不好?”

  “这个我们可不敢当。”

  船尾的少女又说话:“妹妹,你感到这位小哥奇不奇怪?”

  “姐姐,他有什么奇怪了?”

  “他干吗这么怕去见官?”

  “姐姐,莫不是他作了什么亏心事了?”

  “不错!他一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才怕见官的,害怕当官的一审问起来,就将他的旧事挖了出来。”

  “姐姐,他总不会去抢劫、杀人吧?”

  “妹妹,这很难说。”

  聂十八着急了:“喂!你们两个怎么这般胡说八道的?我几时抢劫了?”

  船头的少女问:“那杀人呢?你也没杀过?”

  “我,我没有。”

  “哦?那洪湖的四把刀,是谁打死打伤的了?”

  “你,你,你们怎么知道了?”

  “那么说,你是承认杀死过人啦!”

  聂十八一下子呆住了,他想不到事情越扯越大,弄得不可收拾。他本来是因为昨夜的梦,疑心船家女是谋财害命的女强盗,谁知事情一扯起,弄得自己倒成了杀人囚犯了。真的拉自己去见官,一进衙门,这事说得清楚吗?再说自己行囊中有三百多两银子,知府大老爷要是问这三百多两银子是怎么来的,那连吴叔叔也扯上了?不行!自己说什么也不能随他们去见官。

  船家女又问:“喂,你干吗不说话了?”

  店小二慌忙打圆场说:“两位姑娘请息怒,聂少爷不会说话,请两位宽怒原谅。再说,聂少爷打死打伤洪湖四把刀,那是聂少爷为了救人才做的。再说,官府不是也在出榜通缉洪浙四把刀么?聂少爷打死了他们,不正是为百姓除害?就是去见官,恐怕不但无罪。反而会有功哩!”

  聂十八也说:“其实我也不想伤害他们,但他们要杀我,我不能不还手。”

  船头的少女问船尾的少女:“姐姐,那我们还拉不拉他去见官?”

  “妹妹,那就算了吧,既然他为一带有姓除了害,我们不告他了。”

  聂十八放下心来,对两位船家女作揖说:“多谢两位姑娘。”

  船头少女仍不放过聂十八,问:“那你还说不说这船会翻?”

  “不说了!姑娘的船,非常的平稳,更不会翻船。”

  “要是翻了船怎么办?”

  聂十八愕然:“不会吧?它怎么会翻呢?姑娘不是说这船才刚造了一年么?”

  “我们的船当然是才造了一年啦!我是问,长江上的风浪这么大,翻了怎么办?”

  “那,那我求姑娘小心驾船好了。”

  “哎!我是问你翻了船怎样,你会不会怨我们?”

  聂十八又怔住了:“那,那,那我也不会怨你们,要怨,怨我自己,是我的命不好,还连累了两个姑娘呢。”

  两位船家女惊奇地看了聂十八一下,一个问:“你说的是不是心里话?”

  “我是说心理话,不敢欺骗姑娘,要是我说假话,不得好死。”

  船头上的少女叫起来:“嗨!谁要你发誓了?你放心好了,别说这船是去武昌,就是上走江陵,下去南京,也翻不了。”

  店小二也说:“是呀,小人也听人说,长江穆家姑娘,驾船如梭,航行如飞,号称长江水中二仙子,怎会翻船的?”

  船头上的少女笑起来:“小二哥,你不是当面骂我们吧?”

  店小二忙说:“小人怎敢放肆?小人的确是听人这么说的。”

  “你别去听人胡说八道。”

  聂十八这时才知道这两位辞锋厉害、招惹不得的姑娘姓穆,看她们一颦一笑以及举止言谈,莫不酷似自己昨夜梦里的两位女强盗,心里实在暗暗惊奇。试想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两位女子怎么会发梦梦到她们的?他有点怀疑昨夜的梦不是梦,是真的。可是要是真的,怎么自己醒来又躺在客栈里?身边的财物一点也不少?这实在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聂十八又听到店小二在问两位姑娘:“小人有一段日子不见姑娘在江边上,不知姑娘去了哪里?”

  船尾的穆大姑娘说:“哦,有人雇了我们这只船去洪湖接四位客人,可是却害得我两姐妹白跑了一趟。”

  “怎么白跑了一趟的?”

  “我们到时,那四个水客已走了,我们不白跑了吗?昨夜里刚一回来,就碰上张老板包我们的船过江,说是专门搭什么聂少侠去武昌的。”

  “怪不得小人有一段日子不见姑娘了。”

  聂十八听他们说话,似乎店小二对这两位船家女子非常熟悉,显然,这两位姑娘不是梦里所见的武功极高的女贼了。而且她们还是一向在长江驾船为生,看来梦中的事信不得,要不是店小二帮自己说话,几乎惹出天大的麻烦来。

  船尾上的姑娘这时说:“妹妹,你别在船头了,过来帮帮手,要横过江心啦!”

  “好的,姐姐。”

  船头的少女像一只飞蝶似的,从轻舟边窄窄的船舷上掠过,直扑船尾,聂十八看到又傻了眼,在这大江上,轻舟摇晃不定,她居然轻快地掠过船舷而不怕危险,单是掠过船舷的这份胆色,聂十八就不敢,也没这种胆色。聂十八坐在船舱里,还紧紧抓着船沿,害怕自己坐不稳跌倒了,当然更害怕翻到了大江里去。

  穆家姐妹在船尾上双双摇橹,一边轻笑低语,叽叽呱呱,有些话似乎在议论自己,江风吹动着她们的云鬓、衣裙,仿如长江中的两位仙子,驾着仙舟,在长江上飞航,令人见了,都欣羡不已。

  聂十八见了,不由轻问店小二:“她们一向在长江上驾船为生么?”

  “是!她们经常上走江陵,下行九江、南京等地,搭客送货,从来没出过事。”

  “你跟她们很熟?”

  “不,不!小人跟她们不大熟。不过她们经常将一些客人送到我们小店投宿,有时还在我小店用饭,所以认识,反而张老板和她们相熟得多。张老板经常请她们的船进些货物去江陵、南京等地。”

  “江陵,南京远不远?”聂十八是深山中的猎子,根本不知道江陵、南京是什么地方,也不知在哪里,他以为也像从汉口去武昌一样,就是远,也远不了多少。

  店小二说:“远,远多了,就是顺风顺水,也要一头半个多月。”

  聂十八愕然:“这么远?单她们两个女子,在路上不危险么?”

  “少爷,你别为她们担心。当然,走遥远水路,还有穆老爹和她们在一起,一共三人。何况她们行船走水的功夫极好,就是有水贼想抢劫她们,她们驾船如飞,水贼也追不上。真的挡不了,她们还可潜水逃生,甚至将水贼的船也弄翻了。所以一般的水贼,一见是穆家的船,都不敢动她们。何况水贼们只是为了劫财越货,对船家的人,一般是不杀害的。不然,他们就是自断财路。”

  “她们的水上功力很好么?”

  “好,好极了,她们潜水可横渡长江,所以又有人称穆家三父女为长江三蛟。”

  “那,那穆老爹怎么不见?”

  “哦,一般搭人过江,穆老爹是不出面,有他两个女儿就够了,穆老爹在另一只大船上。”

  “他们还有一条大船?”

  “有呵!要不,他们怎么揩客送贷走远水路呢?这一条轻舟,只不过是横渡长江而已,平日里,只挂在大船边,作为上下岸之用。”

  聂十八一下心动,问:“小二哥,那她们去不去长沙、郴州的?”

  “我不大清楚,得问问她们。少爷,你要去长沙、郴州等地么?”

  聂十八点点头:“不知她们愿不愿去,要多少银两?”

  “少爷,小人同你问问她们怎样?”

  “那麻烦小二哥了。”

  “嗨!你麻烦小二哥干吗?你不能直接问我们么?”不知几时,穆家的小姑娘已出现在他们面前,含笑而问。

  聂十八愕然问:“我们的话你听到了?”

  “我们耳朵不聋,干吗听不到?”

  “那,那姑娘愿不愿送我去长沙、郴州?”

  “送?我干吗要送你?”

  “姑娘不愿去就算了。”

  “谁说我们不愿去了?”

  “姑娘刚才不是说不愿去吗?”

  “你是叫我们送你呀!我们和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干吗要白白送你去?但你愿出钱雇着我们,那是另一回事。”

  “姑娘请原谅,我不会说话,我的意思,也是想雇请你们的。”

  “好呀!那你出得起多少银两雇我们?”

  “不知姑娘要多少银两?”

  “没有一百五十两不去!”

  “要那么多?”聂十八睁大了眼睛。

  “哎!这还是少的呢!你想想看,我一家三口,用大船小船送你去,一来一往,没有两个多月办不到,我一家吃的用的,不要银子?到了险摊,我们还要雇人拉纤,不要银子,人家会自给你干活?再说,跑这么长的水路,船不要修理?”

  聂十八一听,才知道雇一条船不那么容易,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不像自己进山打猎,将门一锁,拔脚就走了事,除了带打猎的工具外,什么也不用准备。少女一连串的提问,弄得他目瞪口呆,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半晌才说:“我,我不知道有这么多的事。”

  “你以为雇一条船就这么容易吗?你是不是心痛你的银子,好呀,那你别雇我们,自己跑路去长沙、郴州好了!”

  店小二说:“少爷,穆家船一向公平,不会多要少爷的。要是少爷请其他船只去,恐怕要花更多银子哩,而且在路上还不保险。少爷有穆家父女三人,那就保险多啦!”

  聂十八咬咬牙:“好!一百五十两就一百五十两,我雇请你们了!”他听了店小二的话,一下想到自己从陆路而来,不时碰上贼匪歹人,一路上担惊受险,还要每到一处,投宿住店,向人打听。现在坐船去,那方便多了,一切都不用自己担心,再说吴叔叔叫自己拿这些银子,也是叫自己坐船用的。

  穆家小姑娘说:“看起来,你还咬牙才说,心痛这些银两哩!你以为我们多要了你的吗?”

  “我没确说你们多要阿!”

  “你虽然愿意给,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收下呢。”

  “你,你,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

  “是呀!我答应了,怎知我爹答不答应去长沙?”

  “那,那怎么办?”

  “我得回去问问我爹呀!”

  “你爹要是不答应呢?”

  “没办法,请你自己走路或雇别人的船。”

  聂十八一下不出声。店小二说:“少爷,你放心,穆老爷为人极好,与人方便,两位姑娘去说,他一定会答应。”

  “那我在哪里等候回音?”

  “你不是去武昌探你的朋友么?你在你朋友家里等候我们的回音好了!”

  “那要等多久?”

  “大概一年半截吧!”

  聂十八愕然:“什么?等一年半载?”心想,我等一年半载,不如自己走路?走路也可以走去岭南了,我等那么久干吗?

  穆家姐妹都笑了:“最快也得一头半个月。”

  “要等那么久吗?”

  “要不,你自己和我爹说去。他要是高兴了,今夜里就会开船的。”

  “姑娘的爹现在哪里?”

  “在汉口镇江边的一条大船上呀!”

  “那就麻烦姑娘现在就带我去见你们的爹。”

  “你不去武昌探访你的朋友了?”

  聂十八顿了顿说:“不瞒姑娘说,其实我在武昌没有什么朋友。”

  “那你去武昌干什么?去游山玩水,观赏名胜古迹?”

  “不,不,我只想去雄风镖局走走,看看他们有没有船去长沙。”

  “你认识武昌雄风镖局的人?”

  “不认识呵!”

  “幸好你来问我们,不然,他们多收你一倍的银两,才会送你去长沙、郴州!”

  “为什么?”

  “因为他们会将你当镖一样押送着你去,除了船费,还有镖师们、趟子手的食用和保护费,怎不多一倍了!”

  “什么,他们将我当镖一样的押送?”

  “是呀!”

  “将我装进镖车上?那不闷死了?”

  穆家姐妹忍住笑说:“装上镖车却不会,但你的一切行动,都由镖师们保护着,叫你停就停,叫你走就走,叫你往东,就不能往西,不然,你给人杀了,他可不负责。要是你听他们指挥,碰上了劫匪,四、五个镖师们会拼了性命来保护你。”

  “不不!我不要他们为我拼命,我不去找他们了!”

  年长的穆姑娘说:“小哥,不过我们将话说明白,你雇我们的船去,万一在半路上碰到了劫匪、水贼,我们可不能保护你。我们只能驾船逃生,逃不了,就只好各安天命啦!”

  “不不!我不要你们来保护我,真的碰上了劫匪,你们尽管逃生好了,我自己会保护自己的。”

  年幼的少女说:“对了,我们姐妹几乎忘了你是一位侠士了,当然不用我们保护啦!说不定到时,我们还要指望你来保护哩!”

  “我,我也不能保护你们。不过,你们先逃生,别理我,我可以挡劫匪一阵的,等你们逃走了,我才逃走。”

  “好呀!那我们带你去见我们的爹去。”

  穆家姐妹相视一笑,便掉转轻舟,转回汉口镇。

  她们不知是笑聂十八太过自负,还是太过老实,还是高兴做成了这一次生意。

  至于聂十八,本来就怕自己一个人去见不认识的生面人,更怕去麻烦人家。尽管他手上持有史镖师的信物,但总感到自己这么去找雄风镖局,求他们送自己去长沙、郴州,似乎自己在将恩求报了,怎么开得出口?那多难为情?何况他听了穆家姑娘的一番话,想着把自己当镖一样护送的情景,就是想去也不敢去了。至于雇请穆家的船去,那完全是做买卖来往,就像自己到圩镇上卖猎物给人,或到米店里买米一样,没有任何心理上的负担,也没有任何人情在内,完全心安理得。现在,他反而有点担心穆老爹不答应去了。要是这样,只好厚着脸求店小二再雇请其他的船只去。

  在回船的路上,店小二又告诉聂十八,穆家姐妹,大的叫穆娉娉,小的叫穆婷婷,姐妹俩相差两岁,为人虽然有点任性,但却是顶好的姑娘家,做事认真。

  聂十八不明白娉婷两字是形容女子的姿态美,他却听成了坪坪、亭亭。心想:怎么女孩子家取成山里人的名字?女孩子应该取些“凤”呀“珍珠”呀多好?但他不敢说出来,害怕一说了出来,又不知会惹下什么祸来。

  轻舟驶到了汉口江边,靠在一艘大船旁。娉婷说:“小二哥,你和小哥一起上船去见我爹吧,不然,我爹会怪我们胡乱拉了这位小哥来。”

  “好好!就是姑娘不说,我也会同聂少爷、一块去见穆老爹他老人家。”

  聂十八心里更盼望店小二和自己一块去,他希望店小二帮自已说几句好话。他看了看大船,感到比自己在山里住的茅屋还大,心想:这么一只大船,怎么摇橹呵!能摇得动吗?

  他登上大船,到船舱里一看,更感到新奇了,舱板光滑干净。可以睡人,船舱宽大,设有桌椅,不知比自己所住的茅屋好多少倍,怪不得雇这么一条大船,要一百五十两银子了。

  其实这条大船,在聂十八的眼里看来,是够大的了,但在水上人家看来,它不过是大船中最小的,还有比它大得多、好得多的大船,就是在洞庭湖航行的大船,也比这条船大得多,可以坐几十人。一位头发花白、五十岁上下、浑身古铜色皮肤、身躯硬朗、脚步平稳、双目敏锐的老者从后舱里出来,穆家姐妹一见到他,似小鸟般扑过去,嘴里叫着:“爹!我们回来了!”

  “嗬!你们这么快就回来?”老者一双深邃的眼睛一下看见了聂十八,心下愕然,问女儿,“怎么?你们捉弄了人家不够?还将人家捉上船来?”

  穆家姐妹忙向穆老爹眨眼睛,打眼色,娉娉说:“爹!你是不是多饮二杯酒了?胡乱说话的?”婷婷说:“爹!人家是来雇请我们去长沙、郴州,你稀里糊涂的怎么说我们捉人家上船了?”

  聂十八听了既茫然也惊讶,原来这对船家姐妹所说自己欺负她们,叫众人评理,还要拉自己去官府等等,完全是假的,是有意在捉弄自己,自己几乎给她们吓坏了。可是,这个穆老爹怎么知道在轻舟上的事?难造他是千里眼、顺风耳么?还是他了解自己的女儿,一向喜欢捉弄人的?聂十八怎么也不会想到,穆老爹所说的不是轻舟上所发生的事,而是昨夜里在江边土地庙发生的事情。

  聂十八昨夜里根本不是在发梦,而是真的给穆家姐妹捉弄了,穆家父女三人,表面上是在长江一带驾船为生,其实他们都是江湖中奇人,身怀做视武林的绝技,不为武林中人所知晓,也不为江湖上人所发觉。他们才是真人不露相,藏身于水上人家中,出入肄井里巷,行侠仗义不留姓名,不露行踪。

  这一次,他们父女三人悄然去洪湖,准备出奇不意扑灭在洪湖一带行凶作恶、危害黎民百姓的洪湖四把刀,他们杀死了四把刀手下的不少狐群狗党,却偏偏被狡猾的四把刀逃走了。当他们父女三人转回汉口镇时,从人们口中听到,以麻脸虎为首的四把刀,却为一个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聂十八青年人打死打伤了。

  穆家父女三人十分惊讶,这聂十八是哪一门派的弟子?凭一人的力量,能将四把刀打死打伤而怆惶逃走,武功必定不错,可是怎么在江湖上没听人谈起的?难道这位青年少侠也是一位做好事而不愿露姓名的人?可是又不像呵!他救了张老板等人之后,干吗不走了事?还和张老板等人在一块的,受人孝敬?从这一点看,又不像侠义人士所为了,更不像出身名门正派的侠客。别不是出身于邪派而又不是一个初闯道的人,偶然干了一件好事,从而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世?要是这样,就十分不可取了。

  穆家姐妹说:“爹,我们去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唔!你们去看看也好,他一人能力战四把刀,武功恐怕有两下,你们在暗中窥探好了,千万别惊动了他。”

  “爹,我们知道啦!”于是穆家姐妹打扮成夜行人,悄悄潜去客栈,看看这个所谓的聂少侠是什么人,到底是哪一派的弟子。她们到了时,聂十八已蒙头大睡,穆家姐妹潜到他身边,他仍在呼呼大睡,全然不知醒来。娉娉说:“姐姐,他哪里是什么少侠了?全无学武之人的警惕,恐怕给我们割下脑袋来,他还不知自己的脑袋是怎么掉下来的。”

  娉娉说:“看来他是个才出道的雏儿、全无行走江湖的经验,不知是哪一门派教出来这么一个傻小子。”

  “姐姐,他睡碍像一条死猪似的,我们怎么问他话呵!姐姐,要不要我摇他醒来?”

  “你在这里摇他醒来,那不惊动人了?”

  “姐姐,那我们带他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去好不好?”

  “好!那我们将他弄到江边的土地庙里。”

  娉娉一出手,又封了聂十八的昏睡穴,弄到土地庙,经过一番戏弄和巧妙的审问,感到聂十八虽有一身不错的武功,但根本不是武林中人,也不是江湖上人,是位深山猎户人家的猎子,为人异常忠厚老实,没在江湖上行走过,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在江湖上扬名立世的念头。他救人出于好心和做人的本能,不存任何歪念,只是不懂人情世故罢了。

  穆老爹一直在暗中看着,最后用密音入耳之功说:“丫头,别再捉弄他了,这是一块未经雕凿的璞玉,本质异常的好,送他回客栈去吧!”

  这样,娉娉便出手又封了聂十八的昏睡穴,由穆老爹提着把他送回客栈。

  穆老爹听两个女儿这么说,又有点惊异:“聂少侠要雇我们去长沙、郴州么?”

  婷婷说:“是呀!爹不信,可以问他去。”

  聂十八这时走上去拱手施扎说:“老伯,晚辈的确要去长沙、郴州一行,想坐老伯的船去,望老伯能答应。”

  婷婷又说:“爹,你答应吧!人家愿出一百五十两银子雇请我们呵!”

  穆老爹一怔:“什么?一百五十两?”穆老爹的意思说,你们这两个丫头,怎么狮子开大口,敢要人家一百五十两银子的?聂十八一听,却又误会了,以为穆老爷嫌给的银子太少了,不愿去,便慌忙说:“老伯,要是嫌少,晚辈愿意再添上五十两。”

  娉娉又说了:“爹,你看人家出手多大方,我们不去,说不过去呵!”婷婷也笑着说:“爹,人家足足出二百两银子,比我们下一趟南京还多哩,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买卖?”

  穆老爷说:“丫头!聂少侠是位老实忠厚人,捉弄人家了。”他对聂十八说,“聂少侠,你真的要去,我们不敢多收银两,不多不少,你给一百两也足够了,而且聂少侠一路上的伙食,我们也包干来。”

  聂十八感到意外:“老伯,一百两就够了吗?你怎么不要二百两?”

  “聂少侠,我穆家的船,一向公平,不敢多要客人一文钱。”

  店小二是生意人,一听乐了:这真真怪了,一个愿多给,一个要少收,以经商人眼睛看,这简直难以理解。生意人都希望一本万利,越多越好;而雇主更希望越少出钱越好,哪有像穆老爹和聂少爷这样一对傻瓜?

  聂十八说:“老伯,这样好了,我和两位姑娘讲定了一百五十两,就一百五十两好了,老伯要是不收,我恐怕坐船也坐得不舒服,好像欠了你们什么的。”

  “聂少侠,你别去听我两个丫头说的。”

  婷婷叫起来:“爹!你也真是,你怕收多了,那我们每日将菜饭弄好点给他不就行了吗?何必你推我让!”聂十八说:“不不,你们千万别弄好的给我吃,我有咸萝卜下饭也就可以了。”

  穆老爹不禁笑了起来:“聂少侠,尽吃咸箩卜下饭,我们就没气力扯帆驾船啦!这样好了,我们都别客气,我们吃什么,少侠就吃什么。”

  “对对,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少侠,要是没事,请少侠上岸收拾行装,今夜有东北风,我们就扬帆开船。”

  “老伯,我没有什么行装的,我所有的东西,都装在这行囊中,没有什么可收拾。”

  穆老爹又上下看了聂十八一眼,对娉娉婷婷说:“丫头,你们上岸购买船上几日用的粮草和日常用品,着看船上有什么要添置的,就添置。记得,为聂少侠购买一套被褥回来。”

  聂十八愕然:“老伯,给我买被褥回来干什么?”

  婷婷说:“你不像其他的客人,别人出门,箱箱笼笼一大担,穿的用的盖的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仆人跟随。你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两件洗换的衣服,不买,你夜里在船上盖什么?烤火取暖吗?你不怕将我们的船烧着了?你赔得起吗?”

  聂十八愕然不知回答,穆老爹喝道:“婷丫头,不得无礼!”他又对聂十八道歉说,“聂少侠,这丫头给我宠坏了,心直口快,请你别见怪。”

  聂十八慌忙说,“不不!婷姑娘也说得对,我没出过门,什么也不懂,还望老伯和两位姑娘多指点才是。”

  “少侠别客气。”

  娉娉说:“妹妹,我们上岸吧。”

  店小二见无事了,也起身告辞。聂十八相谢说:“麻烦小二哥了。”

  “不,不麻烦。”

  聂十八要是出惯门的,一定会打赏店小二一些跑腿钱,可是他不懂这样做。还是穆老爹会做人,对娉娉说:“娉丫头,我们麻烦小二哥了,该孝敬才是。”娉娉一笑,由袖袋中掏出一钱碎银:“小二哥,辛苦你了,这点不成敬意,希望你买几杯酒喝,可是千万别拿去赌了。”

  穆老爹笑骂道:“丫头,有你这般说话的吗?”

  婷婷问:“爹,姐姐说得不对吗?小二哥就是爱赌,辛辛苦苦赚得来的钱,几乎全送到了赌场老板的手里!”

  店小二收下碎银,堆着笑说:“不错不错,小人就是有这个嗜好,以后真要戒赌才行。”

  婷婷说:“你要是真的戒了赌,小二嫂要烧天香高兴才是。小二哥,跟我们上岸吧。”

  “是!是!”

  小二跟随穆家姐妹下船,登上轻舟,然后向江岸而去。原来大船不能靠近岸边,停泊在离岸几丈远的江水中,要上大船,得靠轻舟接送。

  穆家姐妹和店小二一走,穆老辈继续请聂十八坐下谈心。聂十八想起自己的铺盖都要穆老爹操心,而自己的船钱还没有给,便解开行囊,取出那一包有三百多两的银子出来,全部交给了穆老爹,说:“这里大约有三百两银子,请老伯收下。”

  穆老爹愕异:“聂少侠,你怎么给我三百两银子了?我们不是讲明是一百五十两么?”

  “老伯刚才给我买被褥不需要银子么?再说老伯还要买米买柴和添置船上的用具。这些,都应该由我来出才是。”

  “嗨!聂少侠,你说到哪里去了!这一切的费用,我们都算进那一百五十两银子中,多一文钱我也不敢收。”

  “老伯,这样吧,剩下的一百五十两,就当我放在老伯那里,帮我保管好不好?”

  “既然这样,那我就暂时为少侠保管了。”因为以往,也有客人将银两交给船家保管的。所以穆老爹也就答应下来,说:“少侠,我们之间信任归信任,钱财之事,还应当面点清楚才是。”

  “老伯说得对,其实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三百两,我从来没有点过。”

  穆老爹不由奇异地看了聂十八一眼,问:“你没点过,又怎知道它有三百两了?”

  “是位吴叔叔给我的,说大约有三百两,叫我在路上作为搭船住宿之用,我也没点过,拿了就走。”

  穆老爹又生疑了:“他交给你时,他没数过,你也没数过?”

  “是呀。”

  穆老爹心想:这吴叔叔是什么人,怎么将这么多银两交给了聂少侠?别不是聂少侠叫人骗了?便说:“少侠,既然这样,我们更应该当面点清楚了,以免以后有麻烦。”

  “老伯说的是。”

  穆老爹一来担心聂十八叫人骗了,二来也提防这些银两是假的,世上哪有名这么多的银两出来而不点清楚的?聂十八是年幼无知,为人太厚道了,不知道人心难恻。而所谓吴叔叔不点明就交给聂十八,不能不令人生疑,除非是武林中的慷慨侠士,或者是江湖上最为信任的朋友,才不屑于去清点。可是穆老爹了解聂十八,只是深山贫苦猎人,在这世上又没有什么亲人,而且他不是武林中人,也没有什么武林中的朋友,何况还是第一次涉足江湖,怎么突然间会有一个叫吴叔叔的人交给了聂十八这么多银两而不数?不会是这姓吴的见聂十八太过老实,拿些假银两出来与聂十八开玩笑,寻开心?

  穆老爹打开包袱一看,不由傻了眼,包袱中有银元宝,也有金锭,认真鉴别,一点也不假,个个都是真金白银,点了一下数目,足足有三百二十四两。

  穆老爹不能不惊讶了,说:“聂少侠,你的银两不只三百两,而是三百二十四两,你自己看看,点清楚。”

  “老伯,我不用看,也不用点了,我相信老伯。”

  “哦?你不怕我会骗你?”

  “老伯不会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了?”

  “要是老伯是个贪心的人,就不会只收我一百两,而会要我二百两。而且小二哥也说老伯为人顶公正。”

  “好好!既然聂少侠这么信得过我,我就代少爷保存着这一批金银。”

  “那我就多谢老伯了。”

  穆老爹想不到聂十八年纪轻轻,为人竟是这般的豪爽大方,以诚待人,全无半占私心杂念,这真是在江湖上少见,不由大喜,真有点相见恨晚。便说:“聂少侠,别客气,我先收好这批金银,再和少侠饮两杯。”

  “老伯请便好了。”

  穆老爹收好金银,从后舱提了一坛酒,端了两只碗出来,他难得遇上像聂十八这样纯洁的好青年,要痛痛快快饮两杯。

  他们一老一少,就在舱里对饮起来,似乎像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无所不谈。穆老爹问:“聂少侠,你那位吴叔叔是什么人?他与你极好么?”

  “吴叔叔对我好极了,他曾经两次救过我,我要是没有他,恐伯早死在破庙深山中了。”

  “那么说,他武功很好?”

  “当然好呵,连黑煞神母子两人和什么母老虎石寨主,都打不过他。”

  穆老爹愕异:“母老虎石寨主?是神农架的石寨主?”
 

 
分享到:
史记中暗藏的惊人陷阱
明朝灭亡后崇祯子女去了哪
北宋灭亡后三千后宫美女的悲惨命运
真实徐霞客:坐在小脚女人肩上旅行
三字经76
03 啮指痛心    曾参, 字子舆,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称“曾子”,以孝著称。少年时家贫,常入山打柴。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参忽然觉得心疼,知道母亲在呼唤自己,便背着柴迅速返回家中,跪问缘故。母亲说:“有客人忽然到来,我咬手指盼你回来。”曾参于是接见客人,以礼相待。曾参学识渊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的修养方法,相传他著述有《大学》、《孝经》等儒家经典,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水浒寡妇潘巧云爱上野和尚的隐情
揭秘唐太宗晚年的荒淫生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