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鹰传奇 >> 第八回 血战荒谷

第八回 血战荒谷

时间:2014/5/30 19:33:14  点击:2164 次
  上一回说到方圆圆等四人服下解药。一见笑解了身上的毒后,跳起来朝枯木禅师嚷道:“你这和尚也不是好东西,怎么不早救我叫化?你是不是想我叫化死在这里?”

  “笑长老,请原谅,贫僧一时走神了。”

  “你走什么神了?”

  “贫僧在想,这黑鹰是何处的高人?”

  “他也不是好东西。”

  “罪过,罪过。”

  “什么罪过了?我叫化说错了他?”

  “笑长老别忘了,要不是他赶来,我们恐怕难逃今日大难。”

  “我看他是为慕容家武功而来,并不是存心救你这和尚。”

  离尘真人这时说:“笑长老,虽然这样,他不像黑道上的人物,也没有乘危向我们下手,反而是救了我们。不管怎样,我们应该感激他才是。”

  枯木禅师说:“贫僧还看出,他更不是滥伤人命的世外高人,对刁龙这样一些凶残的黑道人物,只教训了他们一顿,而没取他们的性命。”

  一见笑不服地说:“什么高人,那是糊涂虫。要是我叫化,就是不杀他们,也起码废去了他们的武功,以免他们残害无辜的平民百姓。”

  方圆圆等四人一个个苏醒过来,看看四周,惊讶地问:“谁救了我们?”

  “黑鹰。”

  方圆圆茫然:“黑鹰?黑鹰是谁?”

  枯木禅师说:“贫僧与四位施主一样,不知他是谁。”

  “那他呢?现在哪里?”

  一见笑说:“走了!抱着那女妖走了。”

  方圆圆问:“你们没杀了那女妖?怎么让他抱走了?”

  上官林也说:“是呵,你们至少告诉黑鹰,那女妖是个可怕可恶的女魔头呵!毒是她放的。”

  离尘真人说:“你们错怪那女妖了,毒不是她放的,她本身也中了毒。”

  “哦!那是谁放的?”

  “刁龙等黑道上人放的。”

  方圆圆惊讶:“刁龙?黔南更顶山的大寨主?他们也赶到了这里?”

  上官林和静和子也疑惑地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枯木禅师略略将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方圆圆等人听了,半晌出不了声,最后才问:“那么说,女妖和慕容家的武功绝学,都落到这黑鹰的手上了?”

  “是这样。”

  “那我们怎么办?”

  一见笑说:“怎么办?跟踪呐!”

  “跟踪黑鹰?他多少也救过我们呵!”

  “正因为他救过我们一命,我们更要跟踪他才是。”

  枯木禅师问:“笑长老这话怎说?”

  “你这和尚,是不是豆腐虾米吃得太多了!肠子不会打转转?我叫化担心他给那女妖害了!”

  众人愕然:“女妖会害了他?”

  “你们想想,那女妖古灵精怪,诡计百出,嘴甜心狠,黑鹰能斗得过她么?她千方百计得到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会甘心双手奉给黑鹰?你们不担心这女妖耍手段将黑鹰杀了?”

  枯木禅师说:“这样,我们务必要跟踪女妖和黑鹰了。”

  他们草草埋葬了飞天豹子,离开山谷,分头去追踪莫纹和黑鹰的下落。而钱无璐自觉无颜,便告辞回衡山养伤,只吩咐衡山派弟子与几大门派联系追踪莫纹和黑鹰的事。

  再说,莫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看自己躺在一堆柔软的干草上,四周是石壁,一盏油灯放在石壁上一个小洞中,发出幽幽的光。她不由吃了一晾,一下坐起来,暗想:我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躺在这么个石室中的?她回忆起自己竭尽全力杀了飞天豹子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我已经死了。落到了阴曹地府?还是给刁龙这伙IlJ贼捉住时在这里?她再摸摸身边,剑与行囊还在,手脚也没有给捆绑着,怀中的武功秘笈也没有给搜去。她初步判断,自己没有落到刁龙等山贼的手中。要不,他们怎不夺走慕容家的武功秘本和拿走自己的剑?

  莫纹又暗暗调息运气,感到自己武功没有丧失,中的毒全解了。除了手臂上的剑伤已给人包扎好外,就再没有什么不便之处。奇了!谁救了自己?总不会是枯木、笑叫化他们吧?他们跟自己一样,也中了毒呵!不是他们,那又是谁呢?

  蓦然,她发现灯光下出现了一条人影,不由喝问:“谁?”

  一个非常耳熟而又喜悦的声音叫起来:“小姐姐,你醒过来了?刚才我好怕呵!”

  莫纹一听,又怔住了。这不是慕容家的那个痴儿慕容智吗?他怎么也在这里呢?痴儿又嘻嘻地笑着问:“小姐姐,你手臂还痛不痛?”

  莫纹问:“是你救了我?”

  痴儿慕容智摇摇头:“我没有救你。”

  “那我怎么来到了这里?”

  “我,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小姐姐,我,我真的不知道呵!”

  “这是什么地方?”

  “这、这,我也不知道呵!”这个痴儿,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呢?问他等于白问。莫纹皱皱眉问:“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是一个老爷爷带我来的。”

  “老爷爷?身穿黑衣黑裤的?”

  “是呀!小姐姐,你怎么知道他穿黑衣黑裤的?”

  “他面上还蒙上一块黑布?”

  “没有呵!他蒙黑布干吗?”

  “他没蒙黑布?那他有多大年纪?人长得怎样?”

  “他、他、他有一把胡子。”

  “什么样的胡子?”

  “胡子不就是胡子吗?还有什么样的了?”

  “嗨!”莫纹又生气又好笑地说,“一个人的胡子有多种多样,有的是满腮的络腮胡,有的是三绺长胡子,有的是八字须,还有像山羊一样的胡须,他的胡须像哪一种?”

  “像羊咩咩的胡子,他笑起来,也像羊咩咩一样地叫。”

  “他的脸长得怎样?方的?圆的?长的?”

  痴儿睁大了眼睛:“脸也有方的圆的长的吗?”

  “怎么没有?”

  “小姐姐,四四方方的脸那像什么了?再说一个人的脸也不会是圆的,像皮球一样呀!”

  “嗨!我是打比方,你懂不懂?”

  “小姐姐,我不懂,脸就是脸嘛!”

  “好了!我问你,他的脸生得怎样?”

  “有鼻子、眼睛、嘴巴和耳朵。”

  莫纹有点生气了:“没有鼻子、眼睛、嘴巴,那还是人吗?”

  “他怎么不是人了?”

  “你看见过有人没有鼻子、眼睛的吗?”

  “有呀!我看见过。”

  “你看见过?”

  “我看见过有个人烂了鼻子,也看见过有人少了一只眼睛,大家还叫他单眼炳呢!”

  莫纹给痴儿弄得哭笑不得。对这么一个形同小孩的痴儿又怎能问得出黑鹰的长相来?便叹了一声说:“他怎么带你来这里的?”

  “小姐姐,我给一些恶人捉住了,他们把我丢在草堆里,又用一块布塞住我的嘴巴,不准我哭喊。后来、后来,就是他救了我。我说我要见你,他就带我来这里了。”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说,你睡着了,叫我不要吵醒你,让你好好睡一会。”

  “现在他呢?”

  “走了!”

  “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去了什么地方?”

  “没有呵!小姐姐,你肚子饿不饿?这个老爷爷走时,留下一些好吃的东西,叫我等你醒来一块吃。”

  “你怎么不叫他带你回家呢?”

  “我、我、我想见见小姐姐。”

  “你来见我干什么?”

  “嗯!我就是喜欢小姐姐呀!”

  “你不怕我会杀了你?”

  “你、你、你会杀我吗?”

  莫纹一下拔出剑来:“你要不要试试?”

  “不,不!小姐姐,你别吓我。”

  “你想不死,就得离我远一点,立刻回到你的紫竹山庄去。”

  “我、我、我不认得路呵!”痴儿一急,竟坐在地上哭起来。

  莫纹一下心软了,感到自己对这么个不懂事的痴儿做得太过分了,便收了剑,和颜悦色地说:“好了!别哭!姐姐是跟你闹着玩的。”

  慕容智扬着泪脸问:“你不会杀我?”

  “姐姐怎会杀你呢?”

  “你也不赶我回家了?”

  莫纹登时沉下脸来:“你得回家去。”

  “小姐姐,我怎么回家呀!外面黑麻麻的,我怕。”

  莫纹这才想起现在是晚上了,夜里赶这痴儿回家,那不危险?再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也不知道,叫痴儿一个人怎么走?便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

  “小姐姐,我真的不知道呀!是老爷爷带我来的。”

  “唔!我出去看看。”

  莫纹站了起来,从石壁上已看出这是一个岩洞。她走出岩洞口一看,只见月升中天,长空万里无云,星光点点,散布在碧蓝碧蓝的夜空。岩洞口下是条小小的溪流,’岩洞口就错落在溪畔乱石丛中,不易为人注意。莫纹再凝神倾听,除了风声、流水声和林涛声外,再没有其他的响声了,说明这幽谷附近,没有什么人家。她暗想:显然是黑鹰救了自己,将自己带到幽静无人烟的幽谷中养伤。这个黑鹰真叫人不好捉摸。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自己?何不干脆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秘本夺了去?干嘛非要自己心甘情愿地将武功绝学交给他?他这种作法,正不正邪不邪,难道是个怪人,自视甚高,还是心智有毛病?不然,这种举动,叫人难理解。

  莫纹不由又回首看看岩洞,只见痴儿慕容智神态迷惘站在岩洞口,莫纹蓦然一下想到,黑鹰将痴儿带来这里,不知会有什么意图和用心。她又想起了刁龙、冷栋等人口中不干不净,说自己是青衣狐狸,而正派人士更骂自己是淫妖。想到这里,再看看慕容智,莫纹脸孔不由升起了一层薄薄的红云。

  当初莫纹在罗城城郊碰上痴儿,把他带到客栈投宿,完全是出于一片同情心。想不到却惹来了这些流言蜚语,这如何洗得干净?偏偏这痴儿又什么都不懂,一味缠着自己。本来莫纹对这些流言蜚语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孤男寡女在这么一个山洞里,日后传到了江湖人耳中,不知又会翻出什么故事。

  这个痴儿,两次都是由黑鹰带了来,莫不是有意毁自己名节和声誉?他干吗要这么做?想到这里,莫纹不由吸了口冷气。

  痴儿这时叫唤起来:“小姐姐,我肚子好饿呵!我们不吃些东西吗?”

  痴儿这一叫,莫纹真的感到自己有些肚饿了。从早上到现在,莫纹没喝过半口水,没吃过一点东西。她缓缓回过身来说:“你肚子饿,不会自己吃吗?”

  “小姐姐,你肚子不饿吗?这些东西,老爷爷说是给你的,你不吃,我不敢吃。”

  “好吧,我们回岩洞去。”

  他们在幽暗的灯光下面对面坐下吃起来。这个黑鹰,留下食物真不少,除了干粮外,还有不少包子和卤牛肉,一只熟鸡,这些食物,足够他们吃上三天。

  莫纹一边吃,一边问痴儿:“那个黑鹰有没有告诉你,他会回来这里?”

  “有呵!老爷爷说你伤好了,他就会回来。老爷爷叫黑鹰吗?”

  “唔!你没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名?”

  “没有呵。小姐姐,你不是说他叫黑鹰吗?”

  “这恐怕是他的绰号,不是他的真实姓名。”

  “绰号?什么叫绰号?”

  “痴儿,你老奶奶叫什么的?”

  “叫奶奶呀!”

  “她没姓名和绰号?”

  “我,我没有叫呵!我只叫奶奶。我奶奶绰号叫什么了?”

  “九幽小怪。”

  “九幽小怪?奶奶可不小呵!怎么叫小怪了?”

  “你去问你的奶奶吧。”

  “可是我奶奶已不在了。小姐姐,那你的绰号叫什么?”

  莫纹沉下脸说:“我,没绰号。”

  痴儿睁大眼睛问:“你,你叫墨绰号?那不跟我爷爷同姓了?”

  莫纹“卟嗤”一声笑起来:“谁跟你爷爷同姓了?”

  突然,痴儿嘻嘻地笑起来。莫纹问:“你笑什么?”

  “我知道小姐姐的绰号了!”

  “你知道?”

  “青衣狐狸!”

  莫纹剔起了秀眉:“你说什么?”

  痴儿睁大了眼睛:“青衣狐狸呀!”

  莫纹“嗖”的一下,利剑出鞘,她竖起柳眉说:“你再说一声,我就割下你的舌头。”

  痴儿吓得缩到了一角,眼露惊恐的神色,他不明白莫纹为什么要发怒。

  莫纹见痴儿吓成这个样子,感到自己太过分了。这个痴儿,什么也不懂,自己怎么会将恼怒发泄在他身上呢?他到底是恩人的儿子呀。莫纹的心顿时软下来,柔声说:“你过来,别害怕,刚才我跟你逗着玩的。”

  “小姐姐,你刚才好凶呀!”

  莫纹说:“只要你以后别再乱说话,我就不生气了。”

  “小姐姐,我没乱说话呵!青衣狐狸不好听吗?”

  “不好听!”

  “小姐姐,青衣狐狸可好呀!”

  “好什么了?”

  “我家张姥姥说,青衣狐狸又聪明又善良又美丽,她专门救好心人,惩治大恶人。后来,后来,她还成了仙女呢!”

  莫纹心目中的狐狸,是淫荡、妖媚的代名词,听痴儿这么认真说,她忍不住卟嗤一下笑起来,问:“有这么一只狐狸吗?”

  “有呵!张姥姥给我说过好多好多狐狸故事,她们一个个都是千年得道的狐狸,变成漂亮的女孩子,专门帮助贫苦人家的。”

  “那是故事,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张姥姥会说得出来吗?”

  “你很喜欢狐狸了?”

  “喜欢呀!我怎么不喜欢了?”慕容智说着,却叹了一口气,“可惜,我就没碰到过这么一只狐狸的。小姐姐,你真的是一只青衣狐狸就好了!”

  莫纹不由沉下脸来:“你又胡说八道了?”

  “小姐姐,我说的是真的呀!”

  “好了!你吃饱了,去睡吧。”

  痴儿不由兴趣索然,环顾岩洞一下问:“小姐姐,我睡在哪里好?”

  “你睡在这火边好了!”

  “小姐姐,我怕。”

  “你怕什么的?”

  “这里近洞口,外面黑麻麻的,我怕,我怕鬼。”

  莫纹以为痴儿怕野兽毒蛇之类的东西,想不到痴儿怕的是虚无缥缈的鬼神。对鬼神妖精之类,莫纹曾记得师父说过,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妖怪,有,也是人扮的。坏人歹徒就会利用这些不存在的东西来吓唬人。莫纹不大相信有鬼神,就算有,仗着一身好功夫,也不害怕。便说:“别胡说了,世上根本就没鬼神。”

  “有,怎么没有了?”

  “你见过鬼神了?”

  “神,我没见过。但鬼,我见过了。”

  “你见过了?”

  “是呵!在我家园中,我见过它。全身黑乎乎的,没鼻子嘴巴,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好怕人呵!”

  “那不是鬼,是来你家偷东西的蒙面黑衣人。”

  “不!它一转眼就不见了。”

  “那说明他的轻功很不错。”

  “不,它真的是鬼呀!”

  莫纹真对这痴儿没办法了,问:“你想怎么样?”

  痴儿望了望岩洞内,说:“我跟小姐姐一块睡不好吗?”

  “你想死了!”

  痴儿瞪大了一双迷惑不解的眼睛:“我,我怎么想死了?”

  莫纹望着痴儿,瞧出他根本无半点邪念,只是害怕。心想:这个痴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吗?他只有七八岁小孩的智商,根本不懂男女间之事;小吗?他却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人,身躯散发着异性成熟的青春魅力,足使少女们心烦意乱。一对孤男寡女住在岩洞里,已十分的尴尬了;再睡在一起,那成何体统了?莫纹想了一下说:“好吧,那你睡到里面去,我在这火堆旁睡好了。”

  “小姐姐,你不怕吗?”

  “我不怕。”

  “小姐姐,我——!”

  莫纹扬起了眉:“你睡不睡?不睡,我走了。”

  “不,小姐姐,你别走,我睡,我睡。”

  “那快睡去!”

  “小姐姐,我睡着了,你不会走吧?”

  “我不走。”

  “小姐姐,那我去睡啦!”痴儿神态真像小孩子一般,委委屈屈走到里面去睡。莫纹却坐在火堆旁,靠壁闭目养神,不久,痴儿便呼呼大睡,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莫纹睁开双眼,只见洞外天色大明,林中鸟语啾啾。莫纹休养了一天一夜,体力已完全恢复,只是手臂上的剑伤,仍未痊愈。看来黑鹰说得不错,自己要在这岩洞里疗养三天才行。暗想: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何不趁黎明时分,登上高峰看看?她看了里面一眼,见痴儿仍沉睡未醒,便悄然出洞,施展轻功,宛如小鸟般飞上一处山头,四下打量。只见晨色迷蒙,云烟飘渺,山峦起伏,连绵天际,四周几十里内,不见炊烟。显然这是荒无人迹的深山大岭,黑鹰这怪老头真会找这么一个养伤的好地方。

  不一会,只见朝阳从东边天际升起,霎时间霞光万道,山野、森林明亮起来,野草、树叶上的珠露,在朝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斑斓的色彩,仿佛这山峰上撒满了千万颗七彩珍珠似的,令人对大自然的瑰丽景色产生了无尽的遐想。

  莫纹想:这里既然无人,我何不在这山峰上运气调息,练练内功?于是莫纹选择了附近的一块岩石,迎着朝阳盘腿坐下,默默调息运气。不久,她头顶上形成一团白雾,凝结不散。这是梵净山庄独步武林的天地混元内功心法,比武林中任何门派内功的收效来得迅速。这种内功的特点是易练难精,稍一不慎,便会走火入魔。莫纹的天地混元内功,已练到八层的境地了,它的最高境地是十二层。但是从第八层起,想再进一层都十分艰难。每冲破一道玄关,都要冒着付出生命代价的危险。但若练到十层以上,便是身轻如烟,行走如飞,只要衣袖轻拂,足可致人死命。至于摘叶飞花伤人,那更是雕虫小技了,就是现在的莫纹,也可以办得到,不过得暗聚真气,不能像十层那样,随意便可发出。听说梵净山庄自创建以来,没有一个人能练到十二层的最高境地。星宿海一派,也似乎无一人能达到。就算是武功深奥莫测,令中原武林人士不敢正视的天圣老人和地贤夫人,天地混元功只练到十层至十一层之间,连十一层也达不到,别说十二层了。

  梵净山庄,也就是星宿海一派的内功,与中原武林中几大名门正派的内功正好相反,如少林、武当的内功,都是循序渐进,难练易精,没有走火入魔的风险;但要练到高境界,非得有几十年的修练才行。所以神功大成时,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大多数的人,终身也不可能达到。星宿海一派的内功,易练难精,成效极快,往往十多二十岁,便可练到六七层,所以莫纹虽然只有十七岁,天地混元内功,便达到了八层的佳境,是可以傲视武林群雄了。当然,这要靠一个人的勤奋和天资,不是一般人能练得到的,否则人人都可以学了。

  莫纹刚练完天地混元功时,便听到慕容智在山峰下大哭大喊,不由吃了一惊:难道痴儿碰上危险了?便急忙飞身下山峰。来到岩洞,只见痴儿眼泪鼻涕满脸,坐在洞口哭喊。再看看四周,见没什么变化,便放下心来,问:“你哭什么了?”

  痴儿一见莫纹出现,立即破涕为笑:“小姐姐,你去哪里了?我醒来不见了你呀!”

  莫纹摇摇头说:“我上山峰去了!”

  “小姐姐,我以为你丢下我走了。我,我好害怕呵!”

  “你也真是,这么大的一个人,还哭呢。”

  “小姐姐,你不见了,我不哭吗?”

  “好了,好了!你快到溪边洗洗脸吧,别哭了,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痴儿嘻嘻地笑起来:“小姐姐,是真的吗?你以后不会丢下我了?”

  “我怎能丢下你呢。”莫纹心想,看来,得早一点将痴儿送回去,带着他怎能在江湖上行走?

  痴儿骨碌地爬起来:“小姐姐,我听你的话,现在我去洗脸。”他蹦蹦跳跳地朝溪边跑去,谁知“哗啦”一下,给树枝草茎绊倒,痛得痴儿呀呀叫起来。

  莫纹看得又好笑又好气,走过去扶起他来:“你怎么这般不小心,哪里摔痛了?”

  “我,我的膝头好痛呵!”

  “让我看看伤得怎样了?”莫纹掀起痴儿的裤脚,只见左腿膝盖擦破了点皮,沁出一丝丝血来。这一点点小伤,在练武的人看来,简直不当一回事。可是痴儿竟然痛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莫纹只好用纤纤玉手给他揉了揉,说,“好了,洗脸去吧,别再跌倒了。”

  这一天,他们就在这里度过了。莫纹在溪边练剑,慕容智就在溪水中追逐小鱼儿玩,有时还跑进树林中摘野果。

  第二天黎明,莫纹正想上山峰练内功,痴儿叫道:“小姐姐,你要去哪里?”

  “咦!你醒了?”痴儿嘻嘻傻笑着说,“我醒了。”“我到山峰上练功。”“小姐姐,我也去。”“你又不会轻功,怎么上去?”“我可以爬上去呀!”“别胡说了!爬?就算你不怕摔下来,那得爬多久?”“那、那,小姐姐,你不去不行吗?”“我这是去练功,怎能不去?”“在这洞里练不行吗?”“洞里没山峰上那么好。”“小姐姐,我怕、怕、怕……”“这山谷中没野兽,你怕什么?”“小姐姐,我是怕你……”

  莫纹打断说:“你怕我上去不下来吗?”

  “不,不是,我怕你上去有危险。”

  “有什么危险?”

  “小姐姐,山峰上有狼呀!”

  “你又胡说,狼一般在夜里才出来,怎会在大白天跑动了?山谷里没狼,怎么山峰上却有狼了?”

  “小姐姐,我说的是真的呀!”

  “你怎么知道有狼了?”

  “因、因、因为我昨夜在梦里看见了。”

  “哎!做梦的事,怎么当真的了?”

  “小姐姐,我就是怕嘛!”

  “好了!就算真的有狼,我也不怕,你乖乖地在山谷里玩吧,我会很快回来的。”

  “小姐姐,那你要小心啦!”

  这个痴儿,怎么将梦里的事当做真的?莫纹也体会到他对自己的关心,说:“你放心,我自会小心的。”说完,便闪身出岩洞,跃上山峰。

  尽管痴儿所说的是梦中的事。上到山顶,莫纹也不由四下打量观察。蓦然间,她隐隐听到了乱石草丛中似乎有一种轻微的气息声,不由一怔:难道痴儿梦中所见的狼,真的出现了?她全神戒备,喝问:“谁?”同时随手拾了一块碎石,飞击过去。突然,一个人影从乱石草丛中飞跃起来,闪过这块飞石,落在一块岩石上,跟着是一阵笑声:“姑娘,好深厚的听力,在下佩服。”

  莫纹定神一看,是一位皂衣劲装的中年汉子,粗眉大眼,一脸络腮短须,头扎一条白布,不由惊讶地问:“阁下是谁,怎会来到这山峰上?”

  “在下姓徐名尘,特为姑娘而来。”

  莫纹扬扬秀眉:“看来你也是为慕容家的武功绝学而来的吧?”

  徐尘大笑:“姑娘聪明机敏,一猜便中。”

  “你想我会交给你吗?”

  “姑娘要是真的聪明,最好还是交出来的好。”

  “凭你一个人?”

  突然,一个女子冷冷的声音说:“还有我哩!”

  莫纹一看,自己左边的乱石中,冒出了一位蓝衣蓝裙的姑娘,年约二十多岁,凤眼瓜子脸,容颜俏丽,神态冰冷,仿佛是位冰美人。莫纹又是一怔。看来,这一对男女,已在这山峰上等候多时了。幸好自己上山时听了慕容智的话而有所警惕。不然,自己要是略一大意,坐下练功,别说他们随时可取自己性命,就是不出手,只要略一惊动,自己也会走火入魔。莫纹想到这里,不由暗暗感激痴儿昨夜里发了这么一个梦,尽管是胡言乱语,不啻救了自己。

  莫纹斜视了这女子一眼,说:“看来你们想趁我练功之时出手吧?”

  徐尘说:“所以在下才佩服姑娘深厚的听力。”

  “那么,你们很失望啦!”

  冰美人说:“能领教梵净山的绝学,也不枉此行。”

  “你们这种行为,不感到可耻?”

  徐尘一笑:“姑娘夺取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可也是不光明磊落。”

  “看来你们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人了。”

  “像姑娘一样,在中原武林人的眼中,也是一个邪派。”

  “哦?你们是那处门派的人?”

  “西域玄冥阴掌门派。”

  莫纹又是一怔:“西域玄冥阴掌?”

  “不错,姑娘听了,大概愿意交出来吧?”

  “你怎不去问问你们的什么轻风使者,我会愿意交吗?!

  冰美人冷冷问:“你要在武功中分出上下才交?”

  莫纹摇摇头:“就算我败了,也不会交出来。”

  徐尘说:“到时就由不得姑娘了!”

  “你们是联手,还是单打独斗?”

  “在下志在要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好!你们就联手齐上好了。”

  “姑娘,在下得罪了。”徐尘说完,鱼鳞七星宝刀出手,便是蓝光流动,寒气逼人。

  轻风、明月、徐尘、邵雪,两男两女,是西域玄冥阴掌门人手下的四大使者。冰美人便是明月。四大使者,武功在中原武林来说,可列为一流的上乘高手。论单打独斗,莫纹仅仅只略胜一些,那也要在百招之外,才能分出高低来。要是两人联手,莫纹是怎么也胜不了,何况莫纹手臂上的剑伤还没有痊愈,出剑有些力不从心。所以在两大高手围攻之下,十多招之后,便险象环生,全靠她过人的轻功闪避。正当她万分危险时,黑鹰突然出现,以不可思议的身法、手法,如幻影般闪入刀光剑影之中,拍飞了徐尘、逼退了冰美人明月,将莫纹解救了出来。黑鹰能在一招之下制服了两大高手,一来他来得突然,出其不意出手;二来他身法、手法太快了。

  徐尘虽然给拍飞,凭着自己一身的真气、超绝的轻功和丰富的临敌经验,受伤不重,竟能飘然落下,站稳脚跟,但刀光剑影同时全消。交战双方,都以惊愕的目光看着蒙了面的黑鹰。莫纹惊愕中交集着喜悦的神情,她几乎忘了黑鹰也是来夺取武功的。

  徐尘、明月惊愕中交集着恐惧、敬畏的心情,他们感到这突然而来的蒙面黑衣人,武功惊世骇俗,身法、手法快得无与伦比。尽管这蒙面黑衣人完全以偷袭的手段攻击自己,令自己一时不防,但也说明他武功的确胜自己一筹。

  冰美人明月惊问:“你是何人?”

  “黑鹰!”来人以苍老的声音吐出。

  “黑鹰?武林中似乎没你这号人。”

  “有没有老夫不在乎,老夫劝你们还是乖乖离开的好。”

  徐尘问:“前辈与这姑娘是同一条道上的人?”

  黑鹰冷电般的目光扫了莫纹一眼,摇摇头说:“对不起,老夫也志在夺取武功。”

  “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合力杀了这丫头?”

  “杀了她,慕容家的武功绝学,老夫问谁要?问你们?”

  “那我们就合力捉了她吧。”

  “不行,老夫所要的东西,不容许任何人碰。”

  “前辈,你知不知在下两个是什么人?”

  “西域冷魔头手下的两个小卒。”

  冰美人明月带怒地说:“请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老夫对你们已算最客气的了。”

  “你知不知道招惹了我们会带来麻烦?”

  “老夫不在乎这些麻烦。”

  “看来,你不想活下去了。”

  “你要威胁老夫么?”

  徐尘说:“我们是据实相告。前辈,要不要看看?”

  黑鹰嘿嘿说:“不用看了!老夫难道不知道这山峰四周,埋伏了几个极好的弓箭手?而且箭簇上都淬了令人散失内力的毒汁。”

  徐尘、明月不禁愕然,一齐问:“你已知道了?”

  “嘿嘿,老夫不先观察清楚,能贸然而来么?”

  半晌,徐尘才问:“你将他们怎样?”

  “他们全都躺倒了。请放心,他们没有死,全变成了废人。”

  “你废了他们武功?”

  “对不起,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想废人内力,老夫也只有废去了他们的内力,这很公道吧?”

  徐尘、明月不由相视一眼,感到这黑鹰武功难测,居然能不声不响放翻了自己埋伏在四面山头上的人,便不说话,闪身便走。

  莫纹娇叱一声:“别走!”

  可是徐尘、明月人如流星,早已飞跃而去。莫纹一跺脚,冲着黑鹰道:“你怎么放他们走了?”

  黑鹰说:“老夫不会追杀自认不敌之人。”

  “那你怎么像冤魂般地跟着我?”

  “姑娘可不同,一来姑娘不认为不敌老夫;二来姑娘身上带着老夫想要的东西。”

  “好呀!那我们现在就交手。”

  黑鹰摇摇头:“姑娘剑伤未痊愈,老夫胜之不武。等姑娘伤势全好了,老夫再来领教。”

  莫纹真的弄不透这黑鹰到底想怎么样,便说:“我们比轻功,关剑伤什么事了?”

  “姑娘,还是留些精力,安心养伤吧!”

  黑鹰说完,便想离开。莫纹叫住了他说:“这里已为人知道,我还能安心养伤吗?”

  “这一点姑娘放心,老夫既然叫姑娘在这里养伤,自然会在暗中保护姑娘的安全。”

  “你的好心我多谢了,最好请你将痴儿带走,送他回去。”

  黑鹰摇摇头:“这点老夫无能为力。”

  “不行,你非得带走他不可。”

  黑鹰目光现出愕然:“他跟随你不好?”

  “你将他带来跟我是什么用意?”

  “老夫会是什么用意了?”

  “你自己心里明白。”

  “这痴儿口口声声要跟你,老夫是一片好心把他带来,你不谢我干嘛还怪罪我呢?”

  “我已叫人将他送回去,你为什么又将他捉了回来?”

  “姑娘,你似乎是蛮不讲理了!”

  “我怎么不讲理了?”

  “这痴儿不是老夫捉的,是那几位名门正派的人捉了,把他丢在树林中,他还险些死在什么四山联盟人的刀下。老夫不忍,救了出来,才将他带来给你。姑娘,你想想,你是不是蛮不讲理了?”

  “你既然救了他,怎不送他回紫竹山庄?”

  “姑娘,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什么真真假假了?”

  “紫竹山庄已给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一把火夷为平地,连地面也掘起了三尺,老夫怎么送他回去?”

  莫纹一怔:“紫竹山庄给西域人毁了?”

  “他们为了寻找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先毁去地面的一切,后挖土翻寻,最后一把火烧掉,你没听说?”

  莫纹急问:“那慕容庄主一家人呢?全给他们杀害了?”

  黑鹰嘿嘿地说:“姑娘似乎对慕容家的人很关心呵!”

  莫纹怎会对慕容家的人不关心?她为了报恩,不惜在江湖上扬言,自己盗取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将江湖上黑、白两道的人都引来,以解紫竹山庄之危。想不到还是于事无补,紫竹山庄仍然难逃浩劫。她现在不去理会黑鹰说话的用意,急切关心的是慕容一家人的安全,急问:“你说,慕容一家的人怎样了?”

  “听说慕容一家人早已离开紫竹山庄,不知去向。”

  “真的?”

  “要不,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又何必毁去一切,挖地三尺寻找?他们捉了慕容庄主来严刑拷问不好?”

  莫纹一听,顿时放下心来,那么说,慕容庄主已依从自己之言,事先离开了。她不由咬着银牙说:“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这么狠毒,但愿他们今后别再碰上我。”

  黑鹰以一种奇特的目光注视莫纹,略有所思,问:“姑娘怎么这样关心慕容一家呢?”

  莫纹一怔,暗想不好,别叫这怪老头看出来了。一下平静下来:“我关心什么了?我只恼恨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太过心狠于辣。”

  黑鹰摇摇头:“姑娘这么关心,却引起了老夫的思疑。”

  “你思疑什么?”

  黑鹰突然阴森森地问:“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你是不是真的夺取了?”

  “你不相信?”

  “姑娘,你最好老实告诉老夫,慕容家的武功秘笈,在不在你身上?”

  “你不相信,可以别缠住我呀!”

  “不在你身上?”

  “你想,我会那么傻,把它带在身上吗?我把它收藏在一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了!”

  “老夫问的不是这个。”

  莫纹明知故问:“你想问哪个?”

  “老夫再说一遍,慕容家的武功绝学,是不是你真的夺取了?”

  “你不相信又有什么办法?”

  “是不是你与慕容一家事先安排好了骗局,武功绝学还在慕容一家人的手上?”

  “好呀!那你去找慕容一家好了,找我干吗?”

  “嘿嘿,小丫头,你最好放明白一点,欺骗老夫的结果,是很惨的。”

  “你不外乎用酷刑杀了我而已。我死了,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只要在你身上,老夫不怕你不交出来。”

  “哎!你说过的话别忘了。”’

  “最后比试轻功,对吧。但武功既然不在你身上,老夫还比什么?”

  莫纹干脆用激将法:“你是不是害怕比输了?”

  黑鹰怒道:“老夫会输给你么?”

  “那我们比呀!”

  “老夫现在没心情跟你比,等你剑伤全好后,先去一趟紫竹山庄看看。老夫要是了解到实情,嘿嘿,丫头,有你苦受的。”

  “你不担心我走了?”

  “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老夫自有本事找到你。”

  “你那么自信?”

  “老夫想你不是一个没信用的人。”

  “哎!你别忘了,我可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人,说过的话,转眼就会全忘了!”

  “那你走吧!老夫不信找不到你。一旦让老夫找到了你。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最害怕的是什么?”

  “你、你想干什么?”

  “姑娘,你想保存名节,最好别食言。到时,老夫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莫纹顿觉一股寒意由心里升了上来:“你、你,到时我只有一死而已。”

  “那么说,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不在你身上了?”

  “谁说不在我身上的?”

  “既然在你身上,只要你不食言,又害怕什么了?”

  “谁害怕你了?”

  黑鹰诡秘一笑:“你既然不怕,那太好了,老夫告辞。”

  “你别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将那痴儿带走。”

  “老夫带他干什么?”

  “人是你带来的,你不带走谁带走?你带走了,管你干什么都好,我不管。”

  “好!那老夫杀了他。”

  莫纹一怔:“什么?你杀了他?”

  “这么个没用的痴儿,留在世上也无益。”

  莫纹竖起柳眉说:“你敢动他一根头发,我会跟你没完没了!而且你什么也别想得到。”

  “既然这样,让他跟着你好了,老夫可不管。”

  黑鹰说完,便闪身而去。莫纹怔住了,半晌出不了声。心想:这个痴儿,现在无家可归,我怎么带呢?

  莫纹再也无心思练功了,心烦意乱地奔下山来,却见慕容智坐在溪边玩一条手腕粗的蛇,令莫纹吓了一跳,退后两步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痴儿笑了笑:“小姐姐,你回来了?”

  “你快将蛇扔开!”

  “小姐姐,这条蛇可好玩呵!”

  莫纹天不怕地不怕,唯独见了蛇,便感到浑身起疙瘩,这种滑腻腻的东西,令她感到害怕。她大声叫着:“你再不扔掉它,我以后不理你了!”独自一个人走了。

  “小姐姐,你别走。”

  “那你快扔掉它。”

  痴儿还是舍不得的将蛇扔掉。莫纹一挥剑,蛇在半空便给削成了几段。痴儿愕然:“小姐姐,你怎么杀了它?”

  莫纹扬扬剑,板着脸说:“你以后再玩这种东西,我连你也杀了!”

  痴儿害怕起来:“你,你别杀我。”

  “你以后还玩不玩蛇?”

  “我不玩了。”

  “快在溪边洗干净你这双脏手,不然,我不准你走进岩洞半步。”

  “小姐姐,我洗,我洗。”

  在严厉的姐姐面前,痴儿只好乖乖地在溪水中洗了手。莫纹也洗干净了剑上的蛇血,收剑入鞘,转回岩洞。

  痴儿害怕她生气,默默地跟在她身后,乖乖地坐在岩洞的一角,神态十足像个知道自己做错事闯了祸,在大人面前不敢出声的孩子。

  莫纹见了他那害怕可怜的神态,心中不禁一阵心酸。想不到威震武林百多年的武林世家,竟会有这样的后人。怜悯之心顿生,关切地问:“手洗干净了?”

  “小姐姐,我手洗干净了!”

  “你怎么不怕蛇咬?”

  “它不敢咬我呀!”

  “它怎么不敢咬你?”

  “小姐姐,我身上有化毒丹呀!”

  “蛇会知道你身上有化毒丹吗?”

  “这种化毒丹有一种味,别说蛇,就是其他有毒的东西,蜈蚣呀,蝎子呀,闻到了都会害怕,和我乖乖地玩。”

  “是玉女黑珠丹?”

  “小姐姐,你怎么知道它叫玉女黑珠丹的?”,莫纹微笑:“你忘了曾经告诉过我吗?”

  “小姐姐,我不记得了。”

  “好了,我们吃东西吧。”

  “小姐姐,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生你的气干什么?”

  痴儿一听莫纹不生气,便高兴起来。莫纹又暗暗摇头,一边吃一边问:“你想不想回家?”

  “我不想。”

  “你怎么不想回家呢?”

  “我愿意跟着小姐姐。”

  “你不怕我会杀你?”

  痴儿咧着嘴笑道:“我知道小姐姐为我好,怕我被蛇咬,才吓我的。”

  莫纹有点发愁了。这痴儿要是没人照顾,怎能活下去呢?或者是带他去寻找他的父母,或者是带他回梵净山庄。可这两个办法都不容易办得到。慕容庄主夫妇下落不明,他们也许会隐姓埋名藏匿起来,自己又去哪里找?目前自己正为黑、白两道上的人物追踪,一旦被人发现,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交锋。回梵净山庄?梵净山庄可不是随便收人的,得经过严格的挑选,资质、悟性不好的绝不会收下,而且只收女孩,不收男童。况这痴儿牛高马大,梵净山庄根本不可能留他。将他再寄放在附近一带的贫苦人家吗,可一旦被武林人士知道,会把他作为人质,要挟自己或他父母的。再说痴儿也不会安安分分呆在别人家中,迟早总会逃出来。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带在自己身边,好好看顾他。要是没碰上痴儿,这事当然不会放在自己身上。现在既然碰上了,这担子也就只好挑起来。

  猛然间,莫纹听到一个声音问:“小姐姐,你在恼我吗?”一下将莫纹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她一看,原来是痴儿见自己沉默不语,目光灼灼瞅着自己,便说:“我没有恼你。”

  “那小姐姐干嘛不说话?”

  莫纹随口说:“我在想刚才山峰上的事。”

  “对了,小姐姐没有碰上狼吧?”

  痴儿这一问,莫纹心里动了一下。是呵,要不是痴儿将梦中的事说出来,自己就糟了。就算黑鹰来救,那自己在练内功时也会真气乱窜,也就是走火入魔,变成半身瘫痪了。说起来应该感谢痴儿才对。便说:“我碰上了。”

  痴儿睁大了眼睛:“山峰上真的有狼?”

  “有!不过不是四只脚的狼,而是几只两脚狼。”

  “两只脚的狼?小姐姐,有两只脚的狼吗?那是什么狼了?”

  “是凶恶的坏人。”

  “坏人?他们欺负姐姐了?我去打他们!”

  “你打他们?你会武功么?”

  “小姐姐,我不但会五功,还会六功、七功、八功。”

  莫纹好笑:“别提你的六七八功了。你吃饱了,休息一会,我们再出洞到外面走走。”

  “好的,小姐姐。”

  痴儿一听能和莫纹到洞外玩,将打人的事忘了,高兴得跳了起来。的确,叫痴儿整天呆在岩洞里,闷也将他闷死了。

  莫纹又问他:“你要永远跟着我?”

  “是呀!我要永远永远跟着你。”

  “你不想爸爸妈妈?”

  “我不想。我爸爸妈妈一见我就骂,又不准我玩这玩那的,有时还将我关在柴房里,还是跟姐姐的好。”

  “你不担心他们找你?”

  “小姐姐,我们在这里,他们找不到我们的。要不,我们到很远很远好玩的地方去,他们就更找不到我们了!”

  听了痴儿的话,莫纹不由一阵心酸。又问:“你永远跟着我干什么?”

  “姐姐长得好看极了,像画上的仙女一样,叫人看见心里欢喜。”

  凡是少女,都喜欢别人赞自己的美丽,就算表面上不高兴,心里也感到舒服、满意,莫纹自然不会例外,不由笑了起来,问:“我真的长得美吗?”

  “美!美极了,比仙女还美。我一看见小姐姐,就喜欢小姐姐了!”

  “别胡说了!是不是我长得美,你才跟着我?”

  “是呀!姐姐不但美,还有本事呢。”

  “我有什么本事了?”

  “姐姐捉鸟儿的本事。”

  “捉鸟儿?”

  “是呵!小姐姐能捉飞鸟,还能叫鸟儿在手掌里飞不起来。对了!小姐姐,你教我这个本事好不好?我以后捉住了鸟儿,就不用拿绳子绑住它的脚啦!”

  这是梵净山庄绝学之一的“摄物掌”,要学这门功夫谈何容易。先要有深厚的内力,然后学会逆经行气的方法,才可能办到。单是练得深厚的内力,就不是几天几个月的事了,起码要几年的不断修炼才行。

  莫纹笑着问:“你知不知这门功夫要练多久?”

  “要多久?三天?”

  “三天?”莫纹笑起来,“三年也不一定能学会。”

  痴儿睁大了眼:“三年?要那么久?这是什么功夫?”

  莫纹揶揄地说:“十五功。”

  “十五功?”

  “是呀!你学到第几功了?六七八功你学会了,那么九、十、十一、十二功你学了没有?你学了,还有十三、十四呢。最后才到十五功。你算算,这要多久的日子?”痴儿完全傻了眼,大概捉鸟儿太好玩了,他咬咬牙说:“小姐姐,我学!”

  这可出乎莫纹的意外。原以为这么一说,准会使痴儿知难而退。想不到他倒下了决心要学。不由仔细打量着他,认真地问:“你真的要学?”

  “小姐姐,我是真的呀!”

  莫纹皱皱眉:“你学过内功没有?”

  “内功?那是第几功了?”

  “就算它是第九功吧!”

  “我没学过,要先学第九功吗?”

  “当然要学啦!没学过第九功,就学不了以后的第十、十一、十二功的。”

  “姐姐,那你教我第九功吧,我学。”

  这一来,弄得莫纹有点为难了。因为梵净山的武功,尤其是内功绝不准外传,她又怎能传给他呢?她以为说说而尔;想不到这痴儿认真起来。她暗想,先教给痴儿天地混元内功的几句口诀,叫他默诵背出来,他背几天背不出来,自然就没有恒心学下去了。于是说:“好吧。我先教你内功的口诀,你能背出记在心里,再练内功吧。不过,你一定要专心学,不能贪玩。”

  “姐姐,我会用心学的。”

  莫纹只好将天地混元内功口诀的开头几句念给他听,什么凝神于眉心,运气于丹田,吸天地之正气,藏于肺腑之中等等。痴儿茫然地问:“什么藏于肺腑之中?”

  “哎!你先默诵,记在心中,其他的你别管,那是运气的方法。”

  “好的,姐姐。”

  单是教开头的七八句,便花去了足足一个时辰。这个痴儿,记得了上句便忘了下句,记得了中间,又忘记了头尾,等到记得尾来,开头的两句又丢掉了。弄得莫纹生起气来,用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脑袋:“你这颗脑瓜子,是石头的吧?就是石头,我教了你这么久,就是凿也凿得出来了。你怎么转眼就忘记了?”

  痴儿苦着脸说:“姐姐,你教的歌儿,没有张姥姥教的那么好记呵!”

  “张姥姥教你什么歌儿了?”

  “她教我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槟榔,槟榔香,娶二娘呀!”

  “我教你的是内功口诀,不是儿歌。”

  “姐姐,你不能将口诀编成月光光吗?那么好记。”

  莫纹给痴儿弄得烦了,说:“好好!你去念你姥姥的月光光去,别学我的了。”

  痴儿一下吓得不敢出声,委屈地望着莫纹,半晌才问:“姐姐,我说错了吗?”

  “你没说错,很对哩!”

  痴儿也听出这是反语了,问:“姐姐,你不教我了?”

  莫纹本想说,你这么个石头脑瓜子,我是孔夫子再生,也没法教,你叫我怎么教你?怪不得慧冠武林的慕容小燕老前辈,不传他武功了。可是当她一接触到痴儿祈求的目光,心又软下来,暗想:可不能伤了他的心。其实,这么个痴儿,自己何必认真?他记得多少,就记多少好了。便说:“我教,你可得用心记,它可不是唱月光光般易记。”

  最后,莫纹只好两句两句地教他,让他完全记住了,才教下面两句。

  这一天,他们两个居然没有走出洞口,一个教,一个学,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痴儿也就仅将开头的八句记下来。莫纹暗暗摇头:这么个痴儿,能学会武功,那真是天下的奇迹了。

  第三天一早,莫纹不再上山峰,便在洞口练功,对痴儿说:“我现在要练功了,你到洞口外边给我看守,碰上了什么事,也别大惊小怪吵着我,知道吗?”

  “姐姐,我知道。奶奶曾经说过,一个人在练内功,是不准许别人打扰的。”

  “你知道就好了!”

  这个痴儿,真像守护神似的,在洞外认真给莫纹看守着。这一点又出乎莫纹的意料之外。她这次练内功,练的并不是天地混元内功,而是运气调息,以便迎接黑鹰的比武。三天来,她手臂上的剑伤不但完全好了,似乎还感到添了一些功力。她哪里知道,是慕容智给她服下了祖传良药——九转金创还魂丹,这种举世少有的良药,别说莫纹受的只是皮肉之伤,就是伤了经脉,断了骨头,也可以在短短的日子内痊愈。所以莫纹的剑伤,好得特别神速,可以与黑鹰一比高下。

  莫纹练完功走出洞口,见痴儿凝神注视四周,神态完全是成年人一般庄重,心想:要是这痴儿不说话,不干出小孩般的举动,谁又能看出他痴了?

  痴儿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又回复了小孩般的神态,嘻嘻笑着说:“姐姐,你已练完功了?”

  “唔!”莫纹心情十分好,问,“你怎么叫我姐姐,不叫小姐姐了?”

  痴儿咧着嘴笑:“叫姐姐好嘛。”

  莫纹也不在乎他叫什么:“是吗?你就在这洞口玩好了,别走远,我到那边树林里看看有什么小野物。”

  “姐姐找小野物干吗?”

  “山洞里已没有吃的啦,我去捉些野物回来烤着吃。”

  “姐姐,我也去。”

  “你别去,说不定等会有人来找我。”

  痴儿惊讶了:“谁来这里找姐姐?是两脚白狼吗?”

  “恐怕这次来的不是狼,是老虎。”

  “老虎?”

  “兄弟,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带你来的老头儿?”

  “姐姐,是他来找你?”

  “算日子,他今日上午应该来了。”

  “姐姐,他可不是老虎呵!”

  “恐怕他比老虎还凶。”

  “姐姐,要是他欺负你,我帮你打他。”

  “别说孩子话了!你那六七八功,怎么也打不过他的。好好地守着洞口,知道吗?”

  “姐姐,你可快点回来呵!”

  “我会很快回来。记得,我回来后,你得背那八句话给我听。”

  痴儿一听,一下愣了眼。莫纹心里好笑。准是这痴儿一夜间,又将那八句话丢到脑后去了,问:“你不是不记得吧?”

  “我,我记得。”

  “好呀!那我回来听你背出来。”莫纹转身便朝山谷深处的林中走去。

  当莫纹用摄物掌掌力摄取了一只山鸡和山兔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赞道:“姑娘好功夫!”

  莫纹一看,是黑鹰。不知几时,他来到这树林里了,似乎特意在树林中等候着自己。

  莫纹问:“你怎么来这里呢?”

  “姑娘,这里很好呀。”

  “好!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在这树林中比试轻功?”

  黑鹰摇摇头:“老夫是特意来向你告辞的。”

  “告辞?你不比了?”

  “老夫实在不大相信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你真的夺了去。”

  “信不信是你的事,我不管。你比不比?不比,我可不在这里再等你啦!”

  “老夫并不强留你在这里等我。”

  “那我可不是食言了。”

  “不,你没有食言。”

  “好呀,那我们今后各走各的。”

  “姑娘,我们的事情并没有完。老夫一旦查明武功绝学在你身上,自然再来找你。”

  “我随时恭候。就怕你找到我时,武功绝学已被他人夺去了”。

  “真是这样,老夫再从他手里夺回来。不过,以姑娘的武功和慧敏,恐怕没有他人能从姑娘身上夺了去。”

  “承蒙夸奖了!”

  黑鹰以疑惑不定的目光打量着莫纹,最后说:“姑娘,望我们后会有期。”

  “对不起,我可不想再见到你。”

  黑鹰一笑:“到时就由不得姑娘了!”说完,便闪身而去,身形像一道电光,转眼便消失。

  莫纹一见这样神速的轻功,心头凛然。暗想:我要是真的与他比试轻功,将会败北。不行,以后真的再碰上这怪老头,我可得想别的办法才行,千万别与他比轻功。

  神秘黑鹰一走,莫纹心头上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了下来。的确,莫纹下山以来,所碰到的对手,最厉害的就是这个行为怪异、神秘的黑鹰了。真的交锋,莫纹自问没有能战胜他的把握。幸好他行为怪异,不像黑、白两道上的人物,一定要逼自己交出慕容家的武功绝学来。

  莫纹提着山鸡兔子转回岩洞,一看,痴儿不见了,洞内洞外,不见踪影,心里不由一怔:痴儿不会出事吧?是黑鹰将他挟了去?还是别的人?莫纹越想越心慌。要是痴儿落在侠义正派人的手中还好办,他们绝不会杀害一个痴儿;要是落到黑道人物的手中,那就危险了。

  莫纹放下了手中猎物,四下打量,高声叫唤:“兄弟!你在哪里!”她运足中气,一连声地叫唤,四边群峰响庄,山谷回音,哪怕是痴儿在三里之内,也会听得到。

  过了一会,只见痴儿匆匆忙忙从另一边的乱石杂树丛中钻了出来,叫道:“姐姐,我在这里。”一边应,一边向莫纹奔跑过来。

  莫纹透了一口大气,愠怒地问:“你跑去了哪里?怎么不在这洞口附近?”

  “姐姐,我、我、我——”

  莫纹见他一身败叶残屑,问:“你又去捉蛇和蜈蚣了?”

  “我、我没有捉。”

  “你这一身的草屑是怎么弄的?”

  “我、我去那边大解了!”

  “要跑那么远的地方?”

  “姐姐,我怕臭了这里,又怕姐姐回来看见了。”

  莫纹一时语塞。想不到痴儿有这般的想法,便说:“好啦!算我错怪你了。”

  “我知道姐姐是怕我走失了有危险,就是我也怕姐姐走失呀。”

  “你快去洗干净手,我们等会烤山鸡兔子吃。”

  “姐姐,那树林里山鸡兔子多不多?”

  “有不少。”

  “姐姐,明天我也去树林里捉山鸡。”

  “过了今晚,明天就得离开这里。”

  “姐姐,我们不住了吗?”

  “这里很好玩吗?”

  “我跟着姐姐,到哪里都好玩。姐姐,我们要去哪儿?”

  莫纹心想:是呵,带着痴儿去哪儿才好呢?转回孟英山紫竹山庄?别说会再次碰上神秘黑鹰这怪老头,可能也会碰上其他的武林人士。即使到了紫竹山庄又怎样,能找到慕容庄主夫妇吗?带着这痴儿在荒山野地奔走,也极易引起武林中人的注意。看来,只有往县城里跑了。县城起码有官府,有差役,一般黑、白两道上的人不敢在大街公开打斗杀人的。她想了一下说:“我们先到桂林去。”

  “姐姐,桂林好不好玩?”

  “兄弟,桂林山水甲天下,奇岩怪洞极多,怎会不好玩呢。”

  痴儿高兴得拍起手来:“姐姐,那我们上桂林玩去。”莫纹望着他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兄弟,到了县城州府,你可要像大人一样规矩,别叫人见了笑话。”

  “姐姐,我知道了。”

  既然这痴儿说知道了,莫纹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一天一夜,总算是没发生意外,平安度过。莫纹打算一等天亮便带痴儿离开这里。谁知临天光时,痴儿突然从梦中跳起来,轻轻喊道:“姐姐,姐姐,我怕。”

  莫纹惊醒了,问:“兄弟,你怕什么了?”

  “姐姐,外面来了好多可怕的野兽呵!”

  “野兽?”莫纹凝神倾听,没有听到野兽走动的响声,问:“你怎么知道外面来了很多野兽呢?”

  “姐姐,我发梦见到了。”

  莫纹一怔:“你发梦见到?”

  “是呵!它们一个个张牙舞爪,可把我吓死了!”

  莫纹一下想到痴儿前天夜里发了一个梦,梦见山峰上有狼,想不到山峰上真的有两脚狼在暗算自己。难道这次又是有敌人到山谷来了?事情有这么的巧?莫纹不由提高了警惕,全神贯注谛听洞外的一切动静。终于她在风声、溪水流动声、树叶随风摆动的响声中,辨别出了是有脚步轻移的声响。是野兽还是敌人?最后,凭自己深厚的内力判断出来了:进入山谷的不是野兽,是人,而且不是一个,有十多个,一个个的轻功似乎不错,显然全部是武林中的高手。是四山联盟的山贼,还是正道上枯木老和尚这一批人?抑或是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莫纹以一种奇异的目光在火光下打量着痴儿,暗想:难道这痴儿身上在某种特异功能,能预知将要发生的凶险事?第一次发梦,可以说是巧合,难道第二次也巧合吗?

  到底是痴儿身上有特异功能,是不是一次巧合,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三字经53
黄道婆2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中国史上唯一能让皇帝自愿当奴隶传奇美女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4
宋太宗赵匡义杀兄夺位的历史真相
中国历史上惟一曾做过两国皇后的女人
清政府处置伤人朝鲜边民:主犯处斩、妻子为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