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鹰传奇 >> 第八回 血战荒谷

第八回 血战荒谷

时间:2014/5/30 19:33:14  点击:2825 次
  上一回说到方圆圆等四人服下解药。一见笑解了身上的毒后,跳起来朝枯木禅师嚷道:“你这和尚也不是好东西,怎么不早救我叫化?你是不是想我叫化死在这里?”

  “笑长老,请原谅,贫僧一时走神了。”

  “你走什么神了?”

  “贫僧在想,这黑鹰是何处的高人?”

  “他也不是好东西。”

  “罪过,罪过。”

  “什么罪过了?我叫化说错了他?”

  “笑长老别忘了,要不是他赶来,我们恐怕难逃今日大难。”

  “我看他是为慕容家武功而来,并不是存心救你这和尚。”

  离尘真人这时说:“笑长老,虽然这样,他不像黑道上的人物,也没有乘危向我们下手,反而是救了我们。不管怎样,我们应该感激他才是。”

  枯木禅师说:“贫僧还看出,他更不是滥伤人命的世外高人,对刁龙这样一些凶残的黑道人物,只教训了他们一顿,而没取他们的性命。”

  一见笑不服地说:“什么高人,那是糊涂虫。要是我叫化,就是不杀他们,也起码废去了他们的武功,以免他们残害无辜的平民百姓。”

  方圆圆等四人一个个苏醒过来,看看四周,惊讶地问:“谁救了我们?”

  “黑鹰。”

  方圆圆茫然:“黑鹰?黑鹰是谁?”

  枯木禅师说:“贫僧与四位施主一样,不知他是谁。”

  “那他呢?现在哪里?”

  一见笑说:“走了!抱着那女妖走了。”

  方圆圆问:“你们没杀了那女妖?怎么让他抱走了?”

  上官林也说:“是呵,你们至少告诉黑鹰,那女妖是个可怕可恶的女魔头呵!毒是她放的。”

  离尘真人说:“你们错怪那女妖了,毒不是她放的,她本身也中了毒。”

  “哦!那是谁放的?”

  “刁龙等黑道上人放的。”

  方圆圆惊讶:“刁龙?黔南更顶山的大寨主?他们也赶到了这里?”

  上官林和静和子也疑惑地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枯木禅师略略将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方圆圆等人听了,半晌出不了声,最后才问:“那么说,女妖和慕容家的武功绝学,都落到这黑鹰的手上了?”

  “是这样。”

  “那我们怎么办?”

  一见笑说:“怎么办?跟踪呐!”

  “跟踪黑鹰?他多少也救过我们呵!”

  “正因为他救过我们一命,我们更要跟踪他才是。”

  枯木禅师问:“笑长老这话怎说?”

  “你这和尚,是不是豆腐虾米吃得太多了!肠子不会打转转?我叫化担心他给那女妖害了!”

  众人愕然:“女妖会害了他?”

  “你们想想,那女妖古灵精怪,诡计百出,嘴甜心狠,黑鹰能斗得过她么?她千方百计得到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会甘心双手奉给黑鹰?你们不担心这女妖耍手段将黑鹰杀了?”

  枯木禅师说:“这样,我们务必要跟踪女妖和黑鹰了。”

  他们草草埋葬了飞天豹子,离开山谷,分头去追踪莫纹和黑鹰的下落。而钱无璐自觉无颜,便告辞回衡山养伤,只吩咐衡山派弟子与几大门派联系追踪莫纹和黑鹰的事。

  再说,莫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看自己躺在一堆柔软的干草上,四周是石壁,一盏油灯放在石壁上一个小洞中,发出幽幽的光。她不由吃了一晾,一下坐起来,暗想:我到了什么地方?怎么躺在这么个石室中的?她回忆起自己竭尽全力杀了飞天豹子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我已经死了。落到了阴曹地府?还是给刁龙这伙IlJ贼捉住时在这里?她再摸摸身边,剑与行囊还在,手脚也没有给捆绑着,怀中的武功秘笈也没有给搜去。她初步判断,自己没有落到刁龙等山贼的手中。要不,他们怎不夺走慕容家的武功秘本和拿走自己的剑?

  莫纹又暗暗调息运气,感到自己武功没有丧失,中的毒全解了。除了手臂上的剑伤已给人包扎好外,就再没有什么不便之处。奇了!谁救了自己?总不会是枯木、笑叫化他们吧?他们跟自己一样,也中了毒呵!不是他们,那又是谁呢?

  蓦然,她发现灯光下出现了一条人影,不由喝问:“谁?”

  一个非常耳熟而又喜悦的声音叫起来:“小姐姐,你醒过来了?刚才我好怕呵!”

  莫纹一听,又怔住了。这不是慕容家的那个痴儿慕容智吗?他怎么也在这里呢?痴儿又嘻嘻地笑着问:“小姐姐,你手臂还痛不痛?”

  莫纹问:“是你救了我?”

  痴儿慕容智摇摇头:“我没有救你。”

  “那我怎么来到了这里?”

  “我,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小姐姐,我,我真的不知道呵!”

  “这是什么地方?”

  “这、这,我也不知道呵!”这个痴儿,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呢?问他等于白问。莫纹皱皱眉问:“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是一个老爷爷带我来的。”

  “老爷爷?身穿黑衣黑裤的?”

  “是呀!小姐姐,你怎么知道他穿黑衣黑裤的?”

  “他面上还蒙上一块黑布?”

  “没有呵!他蒙黑布干吗?”

  “他没蒙黑布?那他有多大年纪?人长得怎样?”

  “他、他、他有一把胡子。”

  “什么样的胡子?”

  “胡子不就是胡子吗?还有什么样的了?”

  “嗨!”莫纹又生气又好笑地说,“一个人的胡子有多种多样,有的是满腮的络腮胡,有的是三绺长胡子,有的是八字须,还有像山羊一样的胡须,他的胡须像哪一种?”

  “像羊咩咩的胡子,他笑起来,也像羊咩咩一样地叫。”

  “他的脸长得怎样?方的?圆的?长的?”

  痴儿睁大了眼睛:“脸也有方的圆的长的吗?”

  “怎么没有?”

  “小姐姐,四四方方的脸那像什么了?再说一个人的脸也不会是圆的,像皮球一样呀!”

  “嗨!我是打比方,你懂不懂?”

  “小姐姐,我不懂,脸就是脸嘛!”

  “好了!我问你,他的脸生得怎样?”

  “有鼻子、眼睛、嘴巴和耳朵。”

  莫纹有点生气了:“没有鼻子、眼睛、嘴巴,那还是人吗?”

  “他怎么不是人了?”

  “你看见过有人没有鼻子、眼睛的吗?”

  “有呀!我看见过。”

  “你看见过?”

  “我看见过有个人烂了鼻子,也看见过有人少了一只眼睛,大家还叫他单眼炳呢!”

  莫纹给痴儿弄得哭笑不得。对这么一个形同小孩的痴儿又怎能问得出黑鹰的长相来?便叹了一声说:“他怎么带你来这里的?”

  “小姐姐,我给一些恶人捉住了,他们把我丢在草堆里,又用一块布塞住我的嘴巴,不准我哭喊。后来、后来,就是他救了我。我说我要见你,他就带我来这里了。”

  “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说,你睡着了,叫我不要吵醒你,让你好好睡一会。”

  “现在他呢?”

  “走了!”

  “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去了什么地方?”

  “没有呵!小姐姐,你肚子饿不饿?这个老爷爷走时,留下一些好吃的东西,叫我等你醒来一块吃。”

  “你怎么不叫他带你回家呢?”

  “我、我、我想见见小姐姐。”

  “你来见我干什么?”

  “嗯!我就是喜欢小姐姐呀!”

  “你不怕我会杀了你?”

  “你、你、你会杀我吗?”

  莫纹一下拔出剑来:“你要不要试试?”

  “不,不!小姐姐,你别吓我。”

  “你想不死,就得离我远一点,立刻回到你的紫竹山庄去。”

  “我、我、我不认得路呵!”痴儿一急,竟坐在地上哭起来。

  莫纹一下心软了,感到自己对这么个不懂事的痴儿做得太过分了,便收了剑,和颜悦色地说:“好了!别哭!姐姐是跟你闹着玩的。”

  慕容智扬着泪脸问:“你不会杀我?”

  “姐姐怎会杀你呢?”

  “你也不赶我回家了?”

  莫纹登时沉下脸来:“你得回家去。”

  “小姐姐,我怎么回家呀!外面黑麻麻的,我怕。”

  莫纹这才想起现在是晚上了,夜里赶这痴儿回家,那不危险?再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也不知道,叫痴儿一个人怎么走?便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

  “小姐姐,我真的不知道呀!是老爷爷带我来的。”

  “唔!我出去看看。”

  莫纹站了起来,从石壁上已看出这是一个岩洞。她走出岩洞口一看,只见月升中天,长空万里无云,星光点点,散布在碧蓝碧蓝的夜空。岩洞口下是条小小的溪流,’岩洞口就错落在溪畔乱石丛中,不易为人注意。莫纹再凝神倾听,除了风声、流水声和林涛声外,再没有其他的响声了,说明这幽谷附近,没有什么人家。她暗想:显然是黑鹰救了自己,将自己带到幽静无人烟的幽谷中养伤。这个黑鹰真叫人不好捉摸。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自己?何不干脆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秘本夺了去?干嘛非要自己心甘情愿地将武功绝学交给他?他这种作法,正不正邪不邪,难道是个怪人,自视甚高,还是心智有毛病?不然,这种举动,叫人难理解。

  莫纹不由又回首看看岩洞,只见痴儿慕容智神态迷惘站在岩洞口,莫纹蓦然一下想到,黑鹰将痴儿带来这里,不知会有什么意图和用心。她又想起了刁龙、冷栋等人口中不干不净,说自己是青衣狐狸,而正派人士更骂自己是淫妖。想到这里,再看看慕容智,莫纹脸孔不由升起了一层薄薄的红云。

  当初莫纹在罗城城郊碰上痴儿,把他带到客栈投宿,完全是出于一片同情心。想不到却惹来了这些流言蜚语,这如何洗得干净?偏偏这痴儿又什么都不懂,一味缠着自己。本来莫纹对这些流言蜚语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孤男寡女在这么一个山洞里,日后传到了江湖人耳中,
 

 
分享到:
桃园结义真相 关羽长刘备两岁
江畔独步寻花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白雪公主
唐朝最无耻的一个女人是谁
鬼门关5
小马过河4
萧观音是辽钦哀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