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一棒擎天 >> 第十八章 女魔乔装比丘尼 师太无辜遭杀害

第十八章 女魔乔装比丘尼 师太无辜遭杀害

时间:2014/9/29 19:39:57  点击:2945 次
  方大奶奶哧哧地笑:“干了干了,嘻……”

  春香笑道:“你这手段,好像用过多次了。”

  方大奶奶道:“如果我不杀人,我只有用这方法,这小伙子很可爱,哈……”

  她这一笑,才知道她的口中掉了一半牙齿。

  距离屋子还有二十几丈远,方大奶奶便开口叫了。

  “喂,小伙子呀,你醒来了吧,真好睡呀!”

  “你……老太太……”

  毛汾水一冲而出,当他发现老太太的身后还有两位姑娘的时候,便猴叫一声又跳回屋子里去了,原来他一急,光着身子跳出来了。

  立刻引得老太太哈哈笑了。

  她忙着走进屋子里,“快把你的衣裳穿起来,你看看,衣衫全干了。”

  毛汾水抓过衣衫就穿上身,他伸手道:“拿来!”

  方老太笑嘻嘻地自怀中摸出银票,道:“呶,拿去,这是我替你保管的,一张也不少,我怕我不在的时候,万一有人进来,拿起你的银子,我跳进江里也洗不清。”

  方老太如此说,毛汾水心中发疑,可不是冤枉人家了吧?

  便在这时候,两个姑娘走进来了,毛汾水有些窘,不由对两个姑娘干干一笑。

  老太太道:“你们坐,我去弄吃的。”

  老太太心中真难过,到手的银子又没有了,真是:煮熟的鸭子也会飞。

  春香浅浅一声笑:“朋友,方奶奶人老糊涂,早该把你衣服先送来的。”

  冬梅也笑了:“是呀,人老了,很容易把事情忘记,有时候她这儿没有米粮,她也会忘了去张罗。”

  毛汾水道:“二位姑娘,我很冒昧来打扰,刚才还有些误会老太太,不好意思。”

  春香坐下来,他上下看看毛汾水,道:“朋友,你是往什么地方走呀?怎会来到这儿了?”

  毛汾水道:“我在江边不小心落水了。”

  冬梅道:“江边落水,怎会走来这里呀,应该在江边渡口往城里去呀。”

  毛汾水当然知道应该往城里找一家客栈,但他是要去清莲庵,不过这话又不便说。

  毛汾水笑笑,道:“我没有进城,我转往这里来了。”

  春香立刻追问一句:“你来这条路上找谁?”

  冬梅道:“朋友也不是三水帮的人。”

  毛汾水道:“你二位是……三水帮的人?”

  春香道:“朋友,你看我们像吗?”

  毛汾水戒心不放松,他怕自己会上当,因为三水帮的势力太大,而三水帮的人已接到他们总舵的追杀令,哥五个处在危险中!

  毛汾水淡淡一笑,道:“二位姑娘,我猜你们不太像,倒有些……”

  冬梅提着二胡一笑,道:“我们是唱河南坠子戏的,你看我这些东西。”

  毛汾水也看到春香手上的小鼓了,不错,那正是从东面来的人常在江湖上出现的卖唱女子模样。

  冬梅看看毛汾水,道:“朋友,我们昨夜遇上坏人,差一点我姐妹就活不成了。”

  毛汾水道:“姑娘走江湖,处处要当心呢。”

  冬梅道:“真幸运,要不是遇上三位侠士出手相助,后果不堪设想。”

  毛汾水一听三位侠士,立刻想到陶大哥三人。

  春香发现毛汾水脸色有异,便立刻又接道:“其中有个使棒的人,他的本事真大。”

  毛汾水几乎跳起来了。

  “他们三人在哪里?”

  真地吓人一跳,冬梅道:“哟,你怎么了?难道那三人同你有仇呀?急着找他们报仇?”

  毛汾水道:“我正在找他们。”

  冬梅道:“干什么?”

  毛汾水道:“大事不好了,我……”

  他急得口吃,又道:“我们是兄弟呀!”

  春香道:“那位使棒的说他还有两个兄弟,而你为什么只是一个人……你……”

  毛汾水道:“是的,我同小弟在一起,可是小弟与我同在小船上,我们遇上三水帮的快船,一场厮杀,我兄弟二人跳入了江,我逃到此地来了,我那兄弟可就不知道他如今是生是死了。”

  冬梅吃惊地道:“我再问你,你曾去过桐柏大山里住过吗?”

  毛汾水道:“我兄弟五人同屠堡主每日一起吃酒。”

  他指着冬梅与春香笑笑,又道:“嗨,咱们拐弯抹角地说了一堆废话,原来是一家人啊,哈……”

  春香道:“不错,咱们正是一家人,你那兄弟真的不见了?”

  毛汾水道:“至今没有我兄弟的消息,我这是赶往清莲庵去见我大哥的……却又在这儿……”

  春香道:“算你走对地方了,没得差一点你出丑。”

  她不会说被方老太玩他,因为,方老太已托出个大木盘,上面放的尽是吃的东西。

  酒菜放在桌面上,毛汾水道:“怎的今天这么多好吃的,昨天只有一碗饭和几条小鱼干。”

  方老太哧哧笑道:“我这好的东西要同自己人分享,昨日我不认识你呀!”

  春香道:“吃吧,朋友,你姓……”

  “姓毛。”

  “毛朋友,别客气,吃饱了我们不留你,你快去找你大哥,尽快去打听你们的小兄弟。”

  她还露出一副关怀之心,那冬梅又问:“以前你们在桐城的时候,常去‘快活居’呀,你们一定认识红红姐姐她们五个人了。”

  毛汾水笑笑,道:“红红她们回桐柏山了,我的女友叫乖乖。”

  他此言一出,春香与冬梅惊喜地道:“哟,越发的是自己人了嘛!”

  春香笑道:“红红五个比咱们幸运,跟在堡主身边,认识不少英雄豪杰。”

  毛汾水道:“看来屠堡主的手下果真不少能人呀!”

  春香道:“毛朋友,你们再现三江,大概也是我家堡主的付托吧。”

  毛汾水叹口气,道:“可是,我却出师不利。”

  方老太闻得这小伙子乃是屠堡主的客爷,那一份尊敬,便毛汾水身边银子再是多,她也不敢再打什么歪主意了,好大一块肉送在毛汾水面前,方老太呵呵笑着道:“小弟弟,快多吃一些,吃饱了办事有力量。”

  她绝不能提起把毛汾水弄昏的事情。

  毛汾水酒足饭饱之后,立刻提着钢刀走人。

  春香对冬梅道:“去,送送毛朋友,我的伤不能多动,送到大路上你回来。”

  冬梅笑对毛汾水道:“你去清莲庵?”

  “不错!”

  “出门以后往西北方转,走,我去指给你看。”

  她当先往外走,却不料忽然又回头。

  “快!快躲起来。”

  毛汾水道:“有人?”

  “三水帮的人来了。”

  毛汾水急问:“来了几个人?”

  冬梅道:“没看清楚,快躲进屋子里。”

  毛汾水立刻转进暗房中,他已听到外面的脚步声音传进来了。

  春香与冬梅二人坐在桌子边低头吃着,只见方老太太已拄着手杖走出去了。

  “你们干什么的?”

  方老太把人拦在屋外面。

  屋外面传来粗重的声音:“老太婆,你看到有个落水的人往这边来过没有?”

  方老太摇头道:“什么落水人?”

  她再看看这人身后两个大汉,又问:“在哪儿落水呀,是不是我家附近的小河?这人落水多久了?还有呀,这个人多大年纪了?你们是她家里人呢,真可怜,你们一定要把人找到了呀,唉,生养一个人多不容易呀!”

  她罗嗦半天,就是表明三个字,不知道。

  那怒汉早就不耐烦地抖着手上鱼叉,叱道:“娘的,你到底看见有落水人打此过没有?”

  方老太道:“有!”

  那人立刻逼问一句:“在哪里?”

  “在这儿!”

  是毛汾水,他横着身子站出来了。

  方老太一看是毛汾水,不由愣然道:“小伙子呀,他们三个呀,三打一个你也干?”

  毛汾水道:“老太太,你一边站,在江面上也许他们狠,这是陆地,娘的,谁怕谁?”

  于是,春香一手支着柳腰,在冬梅的扶持下,也走出来了。

  那手持鱼叉的大汉只一看,便哈哈笑了。

  “嗨,不就是城里搭棚唱坠子曲的姑娘嘛,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呀!”

  这位仁兄非是别人,正是快船上的头儿石坚。

  石坚与戈干两条大船,在江面上追捕毛汾水,整整累了一夜,天明之后,两船的人便分成两批在江的两岸上追找,戈干在江的那一面,石坚便在江的这一面,真巧,他还真的追到了。

  石坚一见春香与冬梅,他是个色狼,见了姑娘便心痒痒,只不过,当他看到冷厉的毛汾水的时候,立刻变得一副凶残的样子。

  石坚挥挥手,对春香与冬梅二人道:“两位美丽的姑娘,快回房子里躲起来,且等我捉了这小子,咱们屋子里说个明白。”

  他不等春香二人开口,沉声对毛汾水叱道:“多叫你小子活了两天。”

  毛汾水冷笑道:“是吗?我倒以为你实在不应该大胆地前来送死。”

  石坚回头对身后二人哈哈笑,道:“听听,这小子吹牛皮了。”

  毛汾水道:“我想,我的兄弟大概遇上麻烦了。”

  石坚哈哈笑道:“你的兄弟呀!哈……”

  毛汾水急问:“怎么了?”

  石坚道:“怎么样?哈……”

  “哈……”另外两人也跟着笑起来。

  毛汾水追问,几乎就要挥刀:“快说!”

  石坚忽然收住笑,厉芒毕露地道:“小子啊,你还关心你的兄弟呀,你想知道你兄弟的结局吗?消息传来,他正等着你们几个王八蛋到齐之后,共赴极乐了。”

  “你们把他怎样了?”

  “少主神位之前当祭品,他还有那么一口气呢,小子,第二个就是你了。”

  毛汾水心中大石头落下了,他喘了一口大气。

  只见石坚一声怒喝,道:“小子,你还不束手就擒吗?”

  那一道寒芒“嗖”的一声便往毛汾水刺去。

  毛汾水错开身子,钢刀横削,“当”地一声砍得敌人龟叉猛一偏。

  石坚立刻又是一声
 

 
分享到:
白雪公主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3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5
感遇·其一 张九龄2
一家男人共用一妻 唐朝皇室究竟有多开放
女皇武则天与她身后的三千男宠
孟婆汤3
史上第一个因不会说普通话被废的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