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章 脱胎换骨

第三章 脱胎换骨

时间:2014/11/5 19:57:24  点击:1503 次
  蔡风刹住马匹,田新球也同样刹住了,因为前面横着一排健马,这条路并不是很宽,那一排健马已经将这条道路全部堵住。

  “刘寨主!”凌能丽惊喜地呼道。

  蔡风的目光在这一排人脸上扫过,正是飞龙寨主刘高峰和付正华诸人,一行八人占满了整条山道。

  “凌姑娘,你没事吧?”刘高峰见凌能丽安然无恙,禁不住大为心喜地问道,同时目光有些异样地望了望蔡风和田新球,却并不认识这已经改装的两人。

  “啊,寨主,我说的两个神功盖世的大侠就是这位凌沧海前辈与战龙大侠!”郑飞忙抢着介绍道,言词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敬意,显然对凌沧海与战龙能身入定州城救出凌能丽而敬佩不已。

  “久仰,刘高峰见过凌前辈,我们己在寨西店准备了酒宴,还请前辈赏脸。”刘高峰恭敬地道,他自然听郑飞诸人说起过凌沧海,更得知凌沧海就是凌能丽的祖父,是以格外尊敬,而且此刻凌沧海能自定州城中救出凌能丽,不用说也可知道其的确身怀绝世武功。

  “老爷子,你们回来了!”刑志和李宝欢喜地自众人身后挤了出来,刘高峰迅速策马让开道路。

  “凌姑娘现在可以祖……”

  “哈哈,各位盛情我心领了,不过老朽仍有要事待办,不能相陪。”蔡风忙以沙哑的声音打断冯敌所言,旋又对马前的凌能丽道:“凌姑娘,就是他们托我们保你平安的。”说话之间,目光在冯敌诸人脸上扫视一遍。

  冯敌诸人一愣,满头雾水地望着蔡风,不明白蔡风此话是什么意思,皆心中忖道:“这就奇怪了,凌姑娘不是他的孙女吗?怎地不称她为孙女而唤凌姑娘呢?而且不承认是他自己一定要救凌姑娘,反而将功劳归结于他们身上呢?”

  “凌前辈不是凌……”

  蔡风一笑,打断付正华的话道:“适逢其会,应该的,你们不必说什么感谢的话、刘寨主,你的情我心领了,至于酒宴嘛,你给我留着,我什么时候有空,就来找你们共谋一醉,如何?”

  刘高峰乃是老江湖,立刻明白眼前这老者不希望别人提起他与凌能丽的关系,虽然他不明白这之中有什么隐情,但既然人家不想他人提起,如果硬要强提的话,反而不好,不由得笑道:“既然凌前辈的确有事,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不过,随时欢迎你去我们飞龙寨作客,别说一桌酒宴,就是十桌、百桌,只要凌前辈高兴,也无所谓!”

  蔡风笑了笑有些滑稽地道:“那太浪费了。”

  刘高峰一愕,旋即也跟着笑了起来,道:“前辈教训的是。”

  “凌姑娘,老夫此地之事已了,我们就此别过吧。”蔡风说着跃身下马,向刘高峰道:

  “我的坐骑送给凌姑娘,你现在也要还我四条腿吧?”

  刘高峰和众人全都一愣,立刻明白蔡风的话意,跟着笑了起来,他们只觉得这老头有点玩世不恭之意,语意恢谐,更使人能体会到他那无羁的性情。

  “如果前辈不介意我这匹黑色溜湫的炭头的话,就送给前辈代步好了。”刘高峰跃身下马,拉着坐下的那匹毛色如黑碳般更带一丝油光、没有半根杂毛,神骏异常的骏马笑道。

  “嘿,其实我早就看中了这匹马,现在你说出来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蔡风耸耸肩轻笑道。

  刘高峰与众属下禁不住全都为之捧腹,此老的确有些滑稽,使他们很难将之与一个绝世高手联系在一起。

  凌能丽心中禁不住升起一股崇慕之情,她想到了义父蔡伤,想到了师父五台老人,那都是慈祥温和的长者,而眼前的老者虽然也身怀绝世武功,可给人的感觉却是那般平易近人,随和可亲,与人所想象中一派严肃的宗师形象相去极远。

  凌能丽跃下了马背,一下扑跪而下,蔡风似乎早有准备,伸袖一拂,笑道:“凌姑娘大可不必行如此重礼,老夫怕折寿三十,你就随便说声谢谢好了。”

  凌能丽只感一股柔和的劲气相托,竟无论如何都跪不下去,知道对方执意不受此大礼,又听他这般一说,只觉好笑又是感激,不过,此老行事古怪,单凭这些言语之中就可以听出。

  “前辈对小女子有再造之德,甘冒大险出入千军万马,如此大恩岂是‘谢谢’两字可以包涵的?请前辈受小女子一拜!”凌能丽执意要拜地道。

  蔡风心中暗中忖道:“我岂能受你此礼?要拜我爹还行,拜我却万万不可。”见凌能丽执意要拜,不由得大急道:“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你最好少来这套,如果不愿意说声‘谢谢’那就拉倒,我也不稀罕你这跪拜什么的。”

  凌能丽更是一呆,心中忖道:“这老前辈可真是怪了,竟如同小孩子心性,如此倔强。”

  冯敌和刘高峰诸人禁不住全都看傻了,皆在暗自嘀咕:“你既然是凌姑娘的祖父,不说一拜,就是十拜百拜也受得起,而且你对人家又有救命之恩,受一拜又有什么关系?”他们隐隐猜到眼前的老者身分并不简单,但却不会有什么恶意,否则也不会冒此大险去救凌能丽了,可是他又究竟是何种身分呢?能身具如此功力的人,放眼整个江湖也是少之又少,虽然刘高峰诸人并未见到眼前这老者真正出手,可是冯敌却见过田新球出手,而能成为如此一个高手的主人,其功夫自然更高了。

  “不知战兄他日可否同来飞龙寨?今次能救出凌姑娘,战兄可是出了很大的力呀,在这里,刘某代表全寨兄弟向战兄弟表示真诚的谢意,但愿他日战兄与凌前辈同聚飞龙寨,刘某定当倒履相迎。”刘高峰似乎也觉得有些冷落了田新球,不由诚恳地道。

  “哈哈,好说,你谢过我主人就行,其实,我也没什么功劳,我只是听主人的吩咐办事而已,不过今后如有机会,定会上飞龙寨喝上几杯!”田新球早已不记得往日的事,就算记得也只是一点点零碎的、十分模糊的印象,对飞龙寨的记忆非常淡,因此并不知道对方就是与他有着深仇大恨的冤家。

  “既然前辈如此坚持,小女子只好说声谢谢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用得上小女子,小女子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凌能丽果决地道,同时也立身抱拳鞠了一躬。

  “哈哈,我用得上你的地方,只有一个。”蔡风语气一转道。

  “前辈但说无妨!”凌能丽不再拘束地道,她对眼前这个古怪的老人的确十分感激,就像是尊重义父一般。

  “我用得着你的地方,就是你要好好活着,八十年后,再请你帮我买副棺材,如此而已。”蔡风语气虽然滑稽,但其心却善,他只想凌能丽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只要再过八十年,管你买不买,那时候你已是九十多岁了,就算死去也不冤,是以蔡风心中忖道:“再过一个月,你就永远也见不到我了,不过,只要你能好好活着,我死也少了一分牵挂。”想到无奈之处,禁不住暗自叹了一口气。

  蔡风的话让刘高峰,凌能丽诸人全都一怔,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对方竟会说出这样一件事,想想八十年后,那是怎样一个光景?刘高峰不由忖道:“八十年后,你还不一百四十五岁了?

  哪有如此长命的,即使凌姑娘八十年后也快一百岁了,而自己诸人肯定都已经撒手归西了。”

  “怎么,怕我不能再活八十年吗?孙游岳为老夫测得一字,说老夫能活到一百八十八,老夫今年六十八,八十年后才一百四十八岁,即使孙游岳测的字不太准,打个折扣也可活到一百五十岁,我让凌姑娘八十年后送副棺材,是有备无患,你们以为我会那么早就死呀?不过,那棺材一定要豪华而且舒服,凌姑娘不会吝啬吧?”蔡风胡诌道。

  众人中只有冯敌和刘高峰听说过孙游岳大师,他两人心想:“如果孙游岳大师真的这么说了,那事情可能的确不假。说到孙游岳,可还算得上是陶弘景大师的半个师父,就是因为孙游岳传授符图经法给陶弘景,这才使陶弘景成为天下无人不服的圣手,也走出了武道涉足医道和其它,这也是陶弘景武功无法追及天痴尊者的原因。”

  “如果小女子八十年后还活着,一定会为前辈送去。”凌能丽对眼前这老者再多了一分感激,对方似乎看穿了她并没有想好的念头,才会说出如此一个可算是请求的要求。

  “那我不管,你想办法也要让自己再活八十年,我看得出来,你只要好好活着,一定可活一百二十岁,虽然比老夫差了些,可也十分不错了。我跟你说啊,八十年后,不见不散,嘿嘿,说不定到时候老夫返老还童,变成一个年轻小伙子也说不准呢,但愿到时候你还这么美。好了,不跟你聊太多了,李宝,咱们走!凌姑娘,我们八十年后见!”蔡风嘿嘿一笑,翻身跃上马背,向凌能丽认真地道。

  凌能丽一呆,隐隐听出蔡风语气中的酸涩之意,但她却不敢肯定。

  李宝和刑志也不要马车,跨上两匹马就走。

  “前辈,前辈……你仙居何地呀?”刘高峰似乎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禁不住高喊道。

  “哈哈,在天之涯,海之角,有事老夫会找你们的,省得构买棺材,这种便宜老夫怎肯不占?”蔡风高声笑答道。

  “寨主,你们不知道凌前辈住哪儿吗?”凌能丽惊奇问道。

  刘高峰摇摇头道:“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啊!”凌能丽一惊,问道:“他不是说是你们托他保我平安吗?”

  “我们没有哇,他说是……是……”冯敌吞吞吐吐,却不知该下该说。

  “是什么?”凌能丽心中升起一团疑雾,问道。

  “他说是你的祖父,这次自海外回来就是要去猎村接你前往海外,刚好在这里得知你的消息,就前往定州城了。”冯敌最终还是将事实说了出来。

  “什么?我的爷爷?”凌能丽讶然惊问道。

  “是呀,他是这么说的,我们也不知道凌姑娘有没有祖父,见他武功这么神奇,既杀元融的人,又杀鲜于修礼的人,反正不会是我们的敌人,就由他们去了,谁知道他们竟真有这么大的神通,将凌姑娘自鲜于修礼的魔爪中救了出来!”付正华补充道。

  凌能丽听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他不是凌姑娘的亲人吗?”郑飞讶然问道。

  凌能丽摇了摇头,忖道:“难怪他也姓凌,叫凌沧海了。”突然心头一动,隐隐捕捉到一些什么。
 

 
分享到:
阿哈尔捷金马(汗血宝马)照片2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贾宝玉深爱的女人竟然是大清皇后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出塞
这是一张未公开的合影,看上去溥仪和婉容两人貌合神离
月下独酌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