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武天下 >> 第三章 暗黑拳道

第三章 暗黑拳道

时间:2014/12/23 15:55:12  点击:1397 次
  大劫主失了天瑞甲,满腔愤怒无从发泄,虽然已连杀不少无辜者以泄心头之怒,但被杀者毫无反抗之力,对大劫主来说,其实也是无趣得很,有萧九歌、景睢这样的对手才能痛快一战!萧九歌是与梅一笑齐名的高手,纵使是在整个乐土,如萧九歌这等级别的高手也是屈指可数。

  萧九歌将右手放在了飞翼刀上,缓缓握紧。

  却有一人先他而动了——

  一道黑影自大劫主身后以惊人之速掠空而至,寒芒乍现,挟凌厉无比的杀机直迫向大劫主!

  景睢心头暗忖:“都说地司危的剑法与他的性情一样,干练果决,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这一剑,没有丝毫的繁杂诡变,却自有洞穿一切的气势……但这似乎并不能对大劫主形成多大的威胁。”大劫主蓦然侧身,一拳击出,径直迎向怒射而至的寒芒。

  那一拳,仿若有神奇的魔力,吸扯了周围极大空间的光线与气息,大劫主的身躯在朗朗乾坤之下竟被一团阴影所笼罩,而重拳所挟的气劲,更是似已凝聚成形,有了实质。

  好可怕的一拳!

  拳风气劲与剑气悍然相接,摄人心魄的寒芒在惊人的闷响声中骤然消失了顷刻,得到重现之时,已然失去了洞穿一切的凌厉气势!

  地司危斜斜飘出数丈之外,方才凝住身形站定。他的相貌粗陋,肌肤黝黑如铁,显得利索干练,一见之下就可以让人感到这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物。

  大劫主不屑地道:“身为乐土双相八司之一的地司危,竟也甘愿做偷袭的勾当?”

  地司危声音低沉地道:“只要能保乐土疆域安泰,本司危就算身败名裂也心甘情愿,更不用说仅是偷袭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而已!”

  大劫主轻易地接下了地司危的袭击,让景睢、萧九歌都意识到了大劫主的可怕,如果是单打独斗,三人中没有人能与大劫主相抗衡。萧九歌在乐土武道地位尊崇无比,眼下却不得不在与大劫主单挑独战或与地司危、景睢联手对敌之间做出选择。若三人联手,或许还有胜望,若是独战大劫主,萧九歌自知绝难有取胜的可能。

  但事实上根本无须他做出选择,因为大劫主在他做出决定之前,已替他做出了选择——大劫主倏然毫无征兆地拔出黑暗刀,冷喝道:“今天,本劫主要以你们三人的性命,让整个乐土目瞪口呆!”

  话出之时,他已难分先后地向地司危、萧九歌、景睢各自遥遥挥出一刀!刹那间刀气排空,气劲疯狂地切割着虚空,发出鬼哭狼泣般的啸声,顿时极大的范围被诡秘的暗黑刀气所笼罩。地司危、萧九歌、景睢同时感受到了惊世骇俗的杀机,以一泻千里的速度极速迫近,气势之盛,不容任何人不全力以赴与之抗衡。

  惟有大劫主才敢同时向地司危、萧九歌、景睢三大高手发起攻击,其自负狂傲,环视苍穹,亦难有能超越他的人。

  萧九歌、地司危、景睢三人在惊叹大劫主的惊人自负的同时,也不由为其所显示的绝世修为暗自叹服。

  无俦刀气排空而至,三人绝不敢小觑,自展修为,全力封挡。地司危半步不让,一剑劈出,径直迎向疾速迫至的暗黑刀气,所采取的是以硬封硬的正面交击。“蓬……”地一声极为沉闷的撞击声中,地司危一剑击散似若有形有质的暗黑刀气,并趁势而进,强行迫近大劫主。

  萧九歌连消带打,刀势慎密连绵,极尽变化之能。在极小的空间内以无可言喻的方式闪掣游移,无数次鬼神莫测的变化揉合成了一次绝妙的封阻,使对方的无俦刀气有如石牛入海,终被萧九歌化解于无形。萧九歌以这种方式应对大劫主的可怕一击,看似轻描淡写,波澜不惊,事实上只要其中环节稍有差池,便会引来绝对致命的后果。

  三人之中,以景睢应付的最为吃力。六道门皆以剑为兵器,但自从景睢在与九极神教的交战中失去一手一足后,就再也没有用过剑,因为他被废的正是用剑的右手。此刻面对大劫主的逼人攻势,景睢不敢有丝毫怠慢,骈指如剑,气劲透指而发,纵横交错成网,试图将大劫主的攻势拒之于身外。

  他的右手已废,如今看起来似乎存在着的右手其实只是假肢,虽然假肢极为精妙,但也只能做最简单的诸如屈伸之类的动作,却绝不可能有肉体之躯那么灵活,更不用说拒敌了。景睢只能借助于他的左手。

  虽然景睢的内力修为在废了一手一足之后并未受到什么损伤,但以左手施展的六道门剑法却已打了折扣,在大劫主霸烈无比的攻势面前相形见拙,无形气劲所组成的封阻赫然已被攻破!景睢只觉慑人杀机似若有形有质,沁心入骨,大惊之下,总算他临阵经验极为丰富,身形疾移,一连退出七步,终避其锋芒,暂保无恙,但却已预示着接下来他将面临凶险无比的处境。

  地司危心头也是一沉,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高估了景睢所能发挥的作用。景睢虽然辈分颇高,他的假肢也可让他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但在面对大劫主这样的绝无仅有的可怕对手时,景睢的致命缺陷就立时暴露无遗。

  如此一来,恐怕不仅景睢自己十分危险,而且还可能导致围困大劫主的计划全盘落空。

  地司危能看出这一点,大劫主更能看出。他一声冷叱:“先打发了你这无用的废物再说!”信手挥出一刀,即刻挡开地司危的攻击,并直取景睢。身形掠过处,一片幽黑气芒呈弧状向景睢极速蔓延而至,铺天盖地,让人顿有无可抵御的感觉。

  地司危、萧九歌见状大吃一惊,自两翼向大劫主包抄而至,一刀一剑各自施展最高修为,形成了空前强大的压力,让人无法正视的刀光剑芒卷向大劫主,大有吞噬一切的气势。地司危、萧九歌只求能够迫得大劫主自保,从而救下景睢。

  与此同时,景睢也已意识到自己的性命如同危卵,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那一刹那,他本就很消瘦、苍老的容颜更显削瘦苍老,而他的双眼却忽然显得格外的亮,亮的惊人,像是他所有的生命在那一刻都汇聚于他的双目了。

  呈六彩之色的光芒乍现于景睢左臂!

  景睢赫然已祭起了六道门的绝学——六道归元!

  大劫主看到了,但他根本不在意,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大冥以武立国,乐土门派众多,各路高手的武功各有所出,渊源不一。但对大劫主来说,这一切都毫不重要,只要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可以牢牢地把握一切!

  甚至直到此刻,大劫主也未知景睢的身分,因为他觉得这根本不重要。仅凭直觉,他已认定景睢无法对他构成实质性的威胁,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意?

  大劫主根本不屑于去了解一个无法对他构成真正威胁的对手,无论景睢此刻是以何种武学应对,都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

  大劫主的眼中闪过既疯狂又带有不屑的光芒神采,揉合了疯狂、不屑两种情感的眼神显得那么的冷酷、无情,这让大劫主俨然有如一个操纵众生生死的死神!

  黑暗刀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毫无风雷之声地长驱直入,刀身乃至刀势所笼罩的空间都显得幽暗无比,仿佛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六道归元尚未催运至巅峰之境,黑暗刀的刀气已如魔鬼的咒念般森然破入。

  景睢竟没能及时做出反应!这并非因为他没有意识到危险,也不是他的反应一向滞缓,而是此时在黑暗刀强大得足以摧垮人的灵魂的刀势前,他的灵魂、精神俨然已有与肉体相驳离的感觉,竟不能自如地做出应该做出的反应。

  无形的杀机已冻结了他的灵魂与战意!

  在那极短的刹那间,景睢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但这种反应也只是在瞬间闪过,很难对之细加辨认区别。因为,当这种感觉升上心头的同一刻,另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也已涌上了他的心头——那是死亡的感觉!

  胸前一凉,像是一块冰进入了景睢的胸腔,却不痛。很快,冰开始发烫了,变成了一团火在他的胸中燃烧,并能听到鲜血争先恐后地从一创口向外奔涌的“咕咕”声。

  景睢眼中的光采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像是凝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六道门的绝学“六道归元”竟然连施展的机会也没有,死亡就已经降临于景睢的身上。

  黑暗刀带着一团血雾从景睢的胸腔中抽出时,萧九歌的刀与地司危的剑双双攻至。无论是萧九歌的刀,还是地司危的剑,本都是至强力量的象征,但这一次,合他们二者的力量,竟仍没能救下景睢。

  虽然没能救下景睢,但地司危、萧九歌已是傲视乐土的顶级高手,大劫主为求一刀击杀景睢,就难免留下可为地司危、萧九歌所利用的空档。

  一刀一剑如电般直取大劫主致命要害!

  眼看大劫主就要遭受刀剑加身之厄的那一瞬间,蓦闻大劫主一声低吼,周身火红色的豪光暴现,像是为他披上了一层火红色的铠甲,显得既妖异又威猛。

  “当当……”两声,一刀一剑齐齐击中了火红色的光芒,竟发出撞击于金属上时才会有的声音,地司危、萧九歌闷哼一声,被刀剑传来的力道震得倒退数尺之外。

  地司危、萧九歌神色变得凝重至极!没能一举重创大劫主其实本就在他们意料之中,因为举世皆知大劫主仗以所向披靡的除了他的黑暗刀外,还有足以抵御任何刀剑的烈阳罡甲!

  烈阳罡甲是以气为甲的外门武学,据说要修练成烈阳罡甲,需忍受如炼狱般的极端痛苦,意志稍为薄弱者,根本无法修练成功。

  在此之前,乐土人对大劫主所拥有的烈阳罡甲这一绝世修为还只是止于传说,从未有人能亲眼目睹。在萧九歌、地司危的刀剑之下,即使是无比坚韧的铁甲重铠,也能被轻易洞穿,但他们的刀与剑却无法穿透“烈阳罡甲”的守护。

  大劫主化解了地司危、萧九歌的攻势之后,景睢方颓然倒下。六道门硕果仅存的前辈竟在一个照面间便亡于黑暗刀下!

  地司危、萧九歌心头浮起无限悲肃!

  大劫主先杀景睢,再挫地司危、萧九歌,心中郁闷之气消退不少,他无比狂傲地望着两个对手,冷笑道:“想必现在你们已为自己的举措后悔了吧?——只是,这已经太迟了!”

  地司危沉默无言。

  萧九歌亦是如此。

  因为他
 

 
分享到:
全国女人都当妓女的古代神秘国家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名妓李师师与皇帝赵佶的风流韵事
4我在和老师做操呢,伸伸胳臂,伸伸手。
三字经92
羊5
杨广父亲病榻前逼奸母妃宣华夫人之谜
井底之蛙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