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四卷 第一章 赢得先机

第四卷 第一章 赢得先机

时间:2015/1/4 16:08:33  点击:938 次
  灵空心中感到极大的震惊,刚才那一轮攻击是含愤而发,其破坏力比攻向月战时整整提升了一倍,而对方却没有死,并且可以站立离开。

  灵空不由得目瞪口呆,眼看着影子离去,他实在有些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莫西多想的则是影子为何故意逼灵空出手?而且没有还手,他想了各种解释,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相信的答案。

  影子故意逼灵空出手是为了完全了解灵空所拥有的实力,更为了震慑灵空。

  诚然,灵空的修为要比影子高出一筹,影子既然想从莫西多这里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自然免不了要与灵空发生冲突,故而,他必须先在灵空心里种下不可揣测的一种感觉,为今后两人之间所不可避免发生的冲突赢得一种心理上的先机。

  而事实上,影子刚才确实不能够完全抵御灵空那充满魔异化的攻击,但他脑海中所呈现出来的应对策略,则可以保证他的心脉不受损,这得益于魔族圣主传给他足以傲视天下的武技魔法,但他确实还是受了重创。

  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在受到灵空攻击的一刹那,他有一种要让自己受伤的冲动,这种“受伤”是给一个人看的,给莫西多看的……

  △△△△△△△△△

  朝阳变了一付模样,他变成了圣摩特五世为影子装扮的模样。

  此时,他坐在一辆马车内,向魔法神院方向驶去。

  马车内除了朝阳外,还有半死不活的月战。

  据影子告诉他,现在的魔法神院四大执事都不在,因为他们不敢对天坛太庙内的两件圣器有丝毫的懈怠,日夜守护。所以,如果艾娜不是耐不住寂寞溜出的话,她应该在魔法神院,并且不会惊动其他人而找到她。

  朝阳又一次探了一下月战的脉搏,虽然极弱,但还是有着跳动。能够这么长时间而保持不死,足以显现出月战生命力之顽强。

  朝阳从第一眼看到月战,就对他充满了好奇之心,也分外地留意了这个人。凭他对人的阅历,可一直都不曾看透这个人。虽然昨晚见了他的强悍,但朝阳现在还是看不透他。

  这样的人,朝阳是不希望他死去的,这样的人,若能成为朋友,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当太阳从东方完全升起的时候,朝阳的马车也停在了魔法神院高大雄伟的大门外。

  朝阳下了马车,看到魔法神院大门上的浮雕和墙上有关于创世之神传说的壁画,颇有地球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哥特式建筑的风格。

  两名守护在门外的魔法神院弟子看到了朝阳,一人上前道:“阁下来魔法神院是否有事?”语气极尽严谨与庄重,与魔法神院在云霓古国不可替代的地位相得益彰。

  朝阳谦逊地道:“麻烦通报艾娜小姐,说是有一位朋友来看她。”那人审视了朝阳一番,道:“阁下找艾娜小姐有何事?”“就说是宇宙无敌、天下无双、幻魔大陆绝有、云霓古国第一帅哥找她。”朝阳随口应道。

  那人看着朝阳,严厉地道:“阁下请自尊重,魔法神院可非一般市井之徒开玩笑的地方。”朝阳似笑非笑地道:“阁下看我是在开玩笑吗?”那人并没有从朝阳脸上看到丝毫开玩笑的成分,相反,他从朝阳的语气中听到的是一种不可拒绝之感。但身为魔法神院的弟子,又岂能被人吓倒?他道:“阁下要是挑衅的话,我想你是找错了地方。”“哈哈哈……”朝阳大笑道:“我怎敢来云霓古国人们心目中最崇高的魔法神院挑衅?那我岂不是活腻了?我确实是艾娜小姐的朋友,有要紧事找她。”那人自是不会认为朝阳是真的来挑衅,他还从未听说过有人敢来魔法神院闹事,这也是魔法神院处处受到尊崇的原因所在,是每一个魔法神院弟子心中的骄傲。

  那人道:“既然阁下真的要找艾娜小姐,还烦请报上真实姓名,以便通报。”当然没有人会相信那超长名字是朝阳的真实称号,但影子曾对朝阳说过,圣摩特五世不让他以公开的身分露面。

  朝阳冲那名魔法神院的弟子一笑,道:“刚才报的就是我的称号,只要你将之报于艾娜,她自是知晓,若是我报出真实姓名,恐怕她还不知道我是谁,而且天衣可以证明我的身分。”那名魔法神院的弟子也不由得一笑,是的,艾娜往往能够记住别人的绰号,却不一定知道别人的真实姓名,在魔法神院的众多弟子之中,她从来只称呼给别人所取的绰号,若要她说出一个人的真实姓名,却不能做到。除了她父亲大执事天音之外,其他三大执事也被她在背后取了绰号。因此,此时这名魔法神院的弟子能理解朝阳说出这番话是无奈的,况且朝阳提到了天衣,每一名魔法神院的弟子都希望修行圆满后能够加入天衣的队伍,故而,对认识天衣之人,他们又岂敢怠慢?

  那名弟子道:“好吧,既然认识天衣大人,我这就去为你通报。”说罢,转身朝魔法神院内走去。

  朝阳心中一阵窃笑,没想到随口提到天衣,却歪打正着,看来天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领袖之才。

  △△△△△△△△△

  艾娜刚刚睡醒,从床上爬起来,却听见有人通报说,有一个自称是宇宙无敌、天下无双、幻魔大陆绝有、云霓古国第一帅哥找她,她当场就吓得呆了半天,嘴巴怎么也合不拢来。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等称呼之人,她问自己道:“我认识这样一个人吗?”她在自己的脑海中找了半天,可怎么也找不到与这个超长名字挂上号之人。

  她问进来通报的弟子道:“小青菜,那个人长得什么模样?”这通报之人确实长得青青瘦瘦,脸色泛青,像根青菜。小青菜惊讶地道:“小姐不认识他?”艾娜没好气地道:“废话,我要是认识他,为什么还问你?怎么老不喜欢动脑子!”小青菜知道艾娜是一个有心没肺之人,被奚落了一番倒没生气,于是就将刚才朝阳的模样描述了一遍。

  艾娜还是没有从脑袋中找到与小青菜描述相像之人,可心中却对这个号称“宇宙无敌、天下无双、幻魔大陆绝有、云霓古国第一帅哥”的人感了兴趣。她倒要见识一下,有什么样的人敢这样称呼自己,于是吩咐小青菜下去将这人传进来。

  而艾娜怎么也不会想到,朝阳正是熟知她的个性,利用其好奇心,才想好了这个超长名字报上来的。艾娜果然“很配合”朝阳预先的设想。

  朝阳被传进了客厅,艾娜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道:“你就是那个什么’宇宙无敌、天下无双、幻魔大陆绝有、云霓古国第一帅哥’?”“正是。”朝阳应道。

  “可我看你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什么’无敌’,什么’第一’.”艾娜道。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看出来而已。”朝阳道。

  “没看出来?”艾娜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朝阳,还是不敢苟同什么“第一”,什么“无敌”。

  艾娜又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眼睛有问题?”朝阳一笑,道:“我想是的。”“你这是在骂我吗?”“我想是你自己在骂自己。”艾娜一本正经地道:“那我倒想听听,你是一个怎么样的’宇宙无敌、天下无双、幻魔大陆绝有、云霓古国第一的超级帅哥’!”朝阳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艾娜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难道允许你变成雀斑女孩,却不允许我变成天下第一帅哥?”在来魔法神院之前,影子跟朝阳讲到过艾娜以魔法将自己变成雀斑女孩之事,故而朝阳才有此一说。

  艾娜先是吃惊,随后也明白过来了眼前之人是谁,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高兴地道:“原来你是影子。”(艾娜在天香阁听到影子自称自己为影子,然后跟随着他,故而称朝阳为影子。)

  朝阳笑道:“你终于还是认出了我这个帅哥了。”艾娜道:“我还以为你上次走了之后就不再理我了呢,没想到你会来魔法神院找我。这些天来,我都快闷坏了,太好了,如今有人可以陪我玩了。”说完,艾娜从自己的座位上跑了过来,拉住朝阳的手,样子显得十分雀跃。

  朝阳道:“我今天找你却不是陪你玩的,而是有事想请你帮忙。”艾娜停下了自己的欢欣雀跃,望着朝阳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有一个人受了伤,我想你用恢复性魔法帮他治好。”朝阳道。

  艾娜歪着脑袋望着朝阳,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恢复性魔法?”她从未向影子提到过她会恢复性魔法,况且,只有达到策法师的修为,才可以兼修多种魔法,而对于只见过一次面的影子,她感到奇怪:影子为何会知道她会恢复性魔法?

  朝阳自是不能说出艾娜曾帮他疗过伤,他道:“谁都知道魔法神院的艾娜小姐是最拥有修炼魔法天分之人,怎会连小小的恢复性魔法都不会?而且相传艾娜小姐已经有策法师的修为。”“真的?”艾娜显得很天真。

  朝阳点了点头。

  艾娜诡异地一笑,道:“我知道你是故意讨好我才这样说的。”朝阳也不否认地道:“我是在讨好你,说的也是实话。”艾娜想了想,道:“好吧,看在那天你在天香阁让什么落日、傻剑、褒姒、法诗蔺都不知所措的份上,又看在你刚才讨好我的份上,我帮你把人治好,不过……”“不过什么?”“不过你得陪我玩三天。”艾娜得意地道。

  “不行,一天。”“两天!”“一天半。”“成交。”说完,艾娜又显得有些忿忿,嘟着嘴道:“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求人家帮忙,却还要与人家讨价还价,真没诚意。”朝阳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陪你玩的一天半,不是现在,而是在你帮我把人治好,且我又有空的情况下。我先把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许反悔。”“你要赖,我不同意。”艾娜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影子道。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人。”“女人也一样。”“女人不是男人,男人才是君子……”……

  最后,在说不过朝阳、理屈词穷的情况下,艾娜不得不同意朝阳的“无理要求”,但当马车赶进魔法神院,艾娜看到马车内的月战时,不由吓了一大跳,她还从未见到过伤得如此之重,却还没有死的人,在佩服月战生命力之强的同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艾娜看着月战,面色凝重地道:“我可没有把握将他治好,他伤得实在太重了,经脉淤阻,五脏六腑移位,关节脱断,一不小心,就会死去,换成一般的人只怕早已死了。”朝阳道:“就是因为他伤的如此之重,我才来找你帮忙,要是伤势很轻的话,随便找一个江湖郎中也可以治好,还来求你干嘛?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得帮我将他医好。记住,你曾答应过我的!”艾娜紧皱双眉,半晌不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样的对策。

  朝阳见她的样子,知道艾娜确实是遇上了难题。不过,他不会如此就“放过”艾娜,道:“现在我有事先走一步,明天我来向你要人,到时你一定要还一个好人给我。”说完,朝阳便兀自向魔法神院大门外走去。

  艾娜仿佛没有听见朝阳的话,只是凝视着月战……

  朝阳刚从魔法神院出来,正欲去天衣府上,却在路途碰到了一个人——可瑞斯汀。

  他的脚步不由得放慢了一些。

  可瑞斯汀站在朝阳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并不想此时让可瑞斯汀认出自己,绕身而过,却给可瑞斯汀喊住了。

  可瑞斯汀道:“你不用装着不认识我,而我却是认识你的。”朝阳已经知道可瑞斯汀已识破自己的身分,不便再作抵赖,只好停下了脚步。

  可瑞斯汀不再像往日那般表现得那么腼腆,道:“我想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认真地谈一谈。”说完,便兀自向前走去。

  朝阳站了一下,只好跟着她。

  两人来到了剑士驿馆。

  可瑞斯汀与朝阳静静地对坐于房间内,在大概十分钟令人窒息的时间内,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种氛围让朝阳感到极为难受,他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闷,但一时之间却又找不到什么话题,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可瑞斯汀开口了,她道:“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朝阳道:“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帅吧。”“我是说真的。”“我也是说真的。”“你能不能正经一些?”“我现在已经很正经了,乖乖地坐在你对面,要是不正经的话……嘿嘿……”朝阳邪邪地笑了笑,好不容易等到可瑞斯汀说话,他可不能再让对方将气氛拉到那种令人窒息的氛围当中。

  可瑞斯汀当然知道这个男人脑袋里想些什么,可她又无可奈何,只得叹息了一声。

  朝阳走过去,紧挨着可瑞斯汀坐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道:“你不是想认真地与我谈一谈吗?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可瑞斯汀道:“你用魔法将自己的脸型变了,想知道我是怎么认出你来的吗?”朝阳轻咬了一下可瑞斯汀的耳垂,对着她的耳朵道:“那是因为我们心有灵犀,就算一百年、一千年不见,也是能够一眼认出对方的。”趁着这说话的当儿,他的手滑进了可瑞斯汀的衣衫内,揉摸着那柔软滑腻的肌肤,体味着那种令人特别震颤的感觉。

  可瑞斯汀的心旌一阵摇曳,但却没有反应,脸上显现出来的表情没有身体受到的刺激带来的快感,有着的只是一种复杂得连她自己都无法把握的东西。

  终于,朝阳的手抽离了可瑞斯汀的身体,一个毫无反应的躯体是不能够激起男人任何激情的。他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可瑞斯汀道:“你想知道自己是谁吗?”朝阳笑道:“你何时也喜欢与人玩这种无聊的玩笑了?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谁。”可瑞斯汀接着道:“我是说,你能否将自己和那个长得与你一模一样的人区分开来?”朝阳继续笑着道:“难道你能够告诉我答案?”“是的。”可瑞斯汀点了点头。

  朝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道:“那你告诉我,我是谁?”可瑞斯汀没有回答他,却道:“你认识漠吗?”“当然,这是一个想杀我的人。”朝阳道。

  “他是魔族的黑翼魔使,一千年前,他曾是魔族的黑魔宗的魔主。”可瑞斯汀道。

  “这与’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朝阳道。

  可瑞斯汀自顾接着道:“漠之所以要杀你,是因为圣魔大帝杀了安吉古丽,而安吉古丽是漠心中一直深爱着的女人。安吉古丽之所以被杀,是因为她是圣魔大帝的皇妃,而她却要离开圣魔大帝,投入漠的怀抱,于是漠被贬为了黑翼魔使,所以他要杀你。”




 

 
分享到:
十、小凤仙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3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木兰辞7
苹果
因嫁给同性恋而含羞自杀的薄命皇后
史记中暗藏的惊人陷阱
但是,后宫也是一个尤其看重名位的地方,并非每个后宫女子都生活得如此的奢华和尊贵。名位不一样,连每日的饭菜也有很大的差别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