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六章 元始天尊

第六章 元始天尊

时间:2015/4/18 16:33:57  点击:1021 次
  闻仲与妲己见石玑以“乾坤弓”一招便将亢金龙打成重伤,目睹了“乾坤弓”的威力,心中不由对石玑又羡又恨。但此时,神玄二宗这么多人在场,哪里还敢生出异心,只有先逃走要紧。

  妲己更因石玑不曾明言有破阵夺得“乾坤弓”之法,害得自己白忙活一场,差点便被困在这玄门大阵中出不去,最后竟然被石玑独吞,更是将之恨之入骨。

  此时,两人见在场神玄二宗诸人因石玑与“乾坤弓”的出现而放松对他们的戒备,而且玄门大阵已停,正是良机,于是不约而同各选一个方向,向外逃去。

  妲己抢先一步,运足妖能,轻纱展处,便向玄门大阵外逃去,眼看逃生在望,妖灵邪魄一动,一股锋锐已极的强劲元能从背后排山倒海地涌来,知道又被神玄二宗的人拦阻,银牙暗咬,纤纤玉手捏起“玄阴九姹诀”,暗青色妖能发出,回身挡过这一击。

  就在妲己稍做避敌的片刻,七八道人影一闪而过,又将她团团围住。

  一身穿白色战甲的心月狐手持形式奇古的弯刀,冷声道:“我看你还是不要跑的好!”刚才那阻止妲已逃跑那一击,正是他发出来的。

  妲己口中娇声道:“哟,这不是二十八星宿神将中的心月狐天将么?谁说我想跑了?”却听得另一边传来闻仲的闷喝之声,却原来闻仲也未曾逃走,被七八个星宿困住。

  妲己心中暗自算计如何才能逃出生天,知道二十八星宿神将中,惟有心月狐智计深沉,不易对付。一声轻笑,玉手轻纱,一片青色妖气遍布她周身三丈,妖魅盅人的笑声不时地从中传来,忽而在东,忽而在西。

  另一边,闻仲双手掐诀,魔能源源透体而出,发出诡异莫测的光芒,挡住了室火猪、轸水蚓、娄金狗等七八位星宿的攻击。他虽然不惧眼前诸人,但是却不得不惧元始天尊,虽然他现在并不出手,但只要他在,闻仲就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当下惟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冲破眼前诸星宿神将的合围,否则,只要元始天尊收拾了石玑,再来对付他的话,那就凶多吉少了。想到此处,闻仲把心一横,拼着耗损魔能,口中喃喃念动魔咒,运动全身魔能,双手结出东圣九离族的无上印诀,眉心一目猛然张开,射出紫色的光芒,东圣九离族至强法诀“赤阳离火咒”已然发动,浩大魔能催动体内的九离魔火,将闻仲整个人包在一团青紫色的火焰中,然后连人带火直扑娄金狗。

  娄金狗尚不知怎么回事,闻仲已经迎面扑来,双手拍处,九离魔焰将娄金狗刚以元能结成的护身结界破得一干二净。二十八星宿神将虽然是神玄二宗第二带弟子中的佼佼者,但必竟不能与闻仲这样在魔门五族中有数高手之人可比,娄金狗惨叫一声,直飞出去。

  众星宿大惊,闻仲不待他们反应过来,身形一晃,便诡魅的遁至斗木豸眼前,九离魔火到处,将斗木豸打得七窍鲜血直流,狂喊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围困闻仲的轸水蚓等其他星宿神将这才醒过神来,一面分人去救娄金狗和斗木豸,一面合众人之力,勉强抵住闻仲的九离魔火。

  闻仲见自己虽然大发神威打伤了二名星宿神将,可也是趁其不备而已,这时其他星宿合在一起,只要自己稍露出手之意,便合力发出元能攻向自己,使自己只顾躲闪,却无法脱困,这些人虽然不如自己,但合力发出的元能却绝对不惧他的九离魔火。

  闻仲正自心焦,打算下狠心使出东圣九离族更为厉害的法诀时,猛听有人高喊一声“师尊!”一人由远及近,已然飞入玄门大阵。来人手持三尖两刃刀,一身龙鳞黄金战甲,英威不凡,闻仲一见,心中大喜,来人正是他的得意门徒——杨戬!

  当时杨戬在二十八星宿神将赶来虽然和魔门五族一起撤退,但他知道最后闯入破天阁的是他的师尊闻仲,神玄二宗必齐集于此,虽说师尊神通广大,但双手也不敌四拳。杨戬自幼便是孤儿,由闻仲亲手带大,故而闻仲在他心中不但是师尊也是父亲,更是其最亲的人。他挂念师尊安危,所以一直躲在暗里观望。

  此时看见闻仲被十来人围困不能脱身,竟然使出了急耗魔能的“赤阳离火诀”,知道若非师尊遇上劲敌,绝不轻施此术,便连上次在轩辕古墓与“万妖魅后”妲己相斗,也未曾使出。当时想也不想,立时便急扑进玄门大阵,想助师尊脱险。

  杨戬刚一进阵,还没飞到闻仲身边,身穿生满到刺的黑蓝色战甲的土雉,已然拦住了他,杨戬怒叱一声,三尖两刃刀挥出一道道玄异魔能,与土雉斗在了一起。

  闻仲正自心喜杨戬的到来,九离魔火“噌”地一下发出强烈的光芒,魔灵异心忽然大动,一股纯厚柔和却又浩大无比的玄能倏来涌来,且来势迅急无比,魔灵异心才感应到,那玄能已经将自己前后左右围住,体内魔能经这玄能相激,气机立时一阵紊乱,九离魔火立时返扑体中,焚烧灵元,受伤已是不轻。而那玄能经魔能引发,立时化成五道耀眼金光朝闻仲当头扑下,声势之烈,无以复加。

  闻仲大惊,知道知道这是昆仑道宗无上玄法“太清一气诀”,元始天尊已然亲至,此时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能,何况就算躲过这一击,神玄二宗还有其他高手在,脱逃之生机已绝,心中不禁一念觉起,暗忖道:“戬儿,休怪为师心狠了!”

  闻仲双手十指纠缠,魔诀立起,额间魔目倏然紧闭,却透射出一道幽蓝如碧的光芒,体内魔能起轻转脉,逆转三魂七魄,牵机引神,发动东圣九离的“还魂蕴魄化劫诀”,在那强大玄能合扑之下,闻仲竟然舍身撞向元始天尊的巨灵一掌。

  只听“轰”地一声大响,闻仲化出一道炫眼之极的黑光,借元始天尊一掌之力穿过所有玄能结界的阻碍,一声凄厉长啸,便逃出玄门大阵,转眼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正与土雉相斗的杨戬,魔能异心也自一动,还未有所反应,猛觉体内三魂七魄一阵急动,周身忽被无形无影的玄能笼罩,其压力重如山岳,周身骨骼咯咯直响,杨戬大骇,“师尊”二字尚未出口,念头转得半下,只觉心头剧痛,整个人好似化身为二,一声大响,被那无形玄能压得粉身碎骨,化为飞灰,连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也碎成无数片残铁,四处乱飞。

  胄土雉、轸水蚓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是怎么回事!

  妲己知道闻仲以东圣九离族秘法借徒弟杨戬的魂灵魄体挡住元始天尊一击,然后趁机逃遁,心下也自佩服闻仲的阴狠毒辣手段。她眼见自身的魅邪结界盅惑不了心月狐等人,而元始天尊那柔中带刚、隐含威煞的深邃目光已经朝她这边射来,心中暗想不妙,念头急转,心想倒不如搏上一把,或许还有机会逃脱。

  当下妲己玉手挥处,收去“魅邪结界“,娇笑一声道:“你们这么厉害,奴家不打了。”

  心月狐等星宿见她突然住手,都不知道这妖女想做什么,惊疑不定之下,却不敢大意,趁机布下结界,将妲己困在中间。

  妲己一双凤眼朝心月狐不停抛放媚眼,道:“哟,几位天将,奴家不是说过不打了吗?怎么还这么对待奴家。”一面拿眼去偷觑元始天尊的动静。

  元始天尊见在自身“太清一气诀”之下,闻仲还能脱身而去,果然不愧是魔门东圣九离族宗主。他目光何等敏锐,见杨戬无故爆成灰飞残死,立时发现异样,心下不由暗叹魔门中人的狠毒,为了逃生竟可下此狠手,心中着实不忍,宽袖微扬,几丝微不可见黑光被他的浩大玄能卷入袖中。

  便在此时,白须老者通灵无比的玄灵道心一动,银眉一竖,身形倏然凭空消失。

  广法天尊和太乙真人一个化身分形,分散石玑心神,一个趁机布下结界拦阻石玑,眼看结界已成,石玑在内久无声息,正自心喜,猛听一声大喝:“两位道友速退!”

  此时已听得石玑在结界内狂笑道:“广法、太乙,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困得住我吗?且让你们神玄二宗之辈见识见识这‘乾坤弓’真正的威力!”话音甫落,只听得弓弦响动,声若龙吟,霸道气劲再现。

  广法天尊与太乙真人同时感应到奇绝妖能破开自己布下的结界,裂帛般一声响,数十道箭形黑芒,发出犀利已极的光芒,朝两人袭来,大惊之下,两人齐齐冲天而起,躲过这一击,谁知那数十道箭形黑芒也改变方向,如影随形,再度追向空中二人。

  元始天尊的伟岸身形倏然出现,渊峙岳亭般双手环抱太极,一团无形的神能旋涡陡然出现,将那七八条箭形黑芒吸入其中,一番急转之下,立时消失不见。

  广法天尊与太乙真人见元始天尊相助解围,双双松了口气,同声道:“多谢天尊。”

  “你们二人且退下,这里有我。”元始天尊点了点头,眼中精芒四射,对着长声狂笑,一脸得意的石玑道:“本尊观你修为也是不浅,如何不识天地正逆,为取‘乾坤弓’,竟然不顾三界六道之安危,盗取‘天一玄水珠’,发动四海之水,淹没陈塘,你可知如此一来,天地之气逆转,有多少地方会受劫么?照此行为,本因速速加以诛戮,本尊念你修为不易,应迷途知返,只要你速速交出所盗之‘乾坤弓’与‘震天箭籍’,可饶你不死,由本尊禀明天帝,将你送至凌虚山‘碧落界’中,若由此潜心问道,不再为非作歹,或许还有出头之日,不然,灵元俱灭,悔之晚矣!”

  “哈哈……你这老不死的,要我去‘碧落界’还说什么饶我不死,我宁愿灵元俱灭,也不会贪生怕死去你神玄二宗的天牢‘碧落界’!”石玑仰天狂笑,长发如箭,“何况,我得到‘乾坤弓’与‘震天箭籍’,难道还怕你们神玄二宗的人么?”

  元始天尊目中精光如电,沉声道:“如此说来,你是死不悔改了?”

  “不错!本……”石玑正要再讥讽几句,一见面前这白须老者的不世气概,妖灵邪魄一动,想起一人,虽然仗着手中得到魔门至宝“乾坤弓”,但面对此人,心中也不禁咯噔一声,身上妖气急涌而出,在她周围形着一片黑色薄雾,道:“你是元……始……”

  元始天尊缓缓点头,话如万均之雷,道:“正是本尊!”

  石玑大惊,她虽然得到“乾坤弓”,可是若想全力发挥,还要假以时日。但此时如果不拼,恐怕连逃生的希望都没有了,当下咬牙切齿,暗诵妖咒,运足妖能,左手五指攥紧弓弦,妖能源源不断发将出去。

  “乾坤弓”好似一无底深渊,妖能甫一涌出,便被“乾坤弓”的弓弦吸了过去,石玑感应到自己妖能自弓弦两头分别进入那组成弓身的两头狰狞蛟龙紧咬弓弦的嘴中,然后,妖能以诡异之极的轨迹在蛟龙身内急转,每运行一次,妖能便强盛多倍,最后,妖能齐聚在龙尾相交处的血红大珠上,越聚越多。整张弓也开始发出浅红色的光芒,龙吟之声越来越响!

  在场神玄二宗诸人都感应到了那铺天盖地的诡异压力,一个个心头烦闷,受伤诸人更是难受。

  一声响彻天外的龙吟,石玑猛然觉得所发出的妖能不由自主,嗡地一声响,化成一个若拳头大的黑点,由“乾坤弓”上破弓而出,向元始天尊直扑过去。

  那黑点刹时间由拳头大小化为弹丸大小,毫无声息地射向元始天尊,元始天尊脸上红光闪过,大袖展处,玄门无上印诀发动,双手掐诀,环抱太极,玄能倾泻而出,幻化成一个又一个方圆丈许大小的金光屏障,光芒耀眼,共有九个之多,重重叠叠,九又化一,挡住“乾坤弓”发出的黑点。

  神玄二宗诸人本以为以元始天尊浩大无力的玄能与魔门至宝“乾坤弓”两种绝世力量相撞,必然会惊天动地,各人都不由自主放出元能护体。谁知当黑点与金屏撞在一起,只产生出轻微的响声,然后周围的空气忽然如流水般动了悠然一动。

  众人正在莫名所以,“轰隆隆”的惊天巨响便在这时爆发,四周空气竟然因为爆声发出簌簌之声,众人被震得心旌摇摇,心跳加剧,不由众皆骇然变色。

  奇光爆炸,金黑二色光芒电射,纵横交织,满空都是,彩丝幻灭,金芒暴长。

  元始天尊双手一招,发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吸力,将金芒吸回手中,化成一耀眼夺目的金球,喝道:“妖孽,你虽然得到‘乾坤弓’,但如何是本尊的对手,即然你不知悔改,本尊也就不客气了!”语罢,双手变幻,结成昆仑道宗的“玉清阴阳诀”,那金球呱地一声,化成六道金光,如神龙出渊,扑向石玑。

  石玑正震惊于元始天尊竟然能抵挡“乾坤弓”的莫大威力,再看眼前元始天尊还击,认得那是昆仑道宗无上法诀,威力之大,不可思议,不由妖容失色,全身衣服崩裂,露出雪也似白的肌肤,一头青丝全部向天竖起,惊急之下,为求一线生机,将通体灵元妖能注入“乾坤弓”中,发出本命一击,迎向元始天尊以“玉清阴阳诀”施展出的绝世玄能。

  这一次两股力量相撞,发出了响彻九霄的巨响之声,一声又一声,恍若无数个震天霹雳,震耳欲聋,响在在场众人耳边。场中各色光芒如箭激射,脚下坚如玉石的地面也被炸成一个数十丈大的坑,土石激飞,情势之猛烈,在场众人从未经历过,骇然失色。

  猛听一声凄厉已及的惨叫,一股青黑色妖气在无数光芒中一闪即逝,所有光芒也都逐渐消散,地上多出一个好大的坑,地面上一片凌乱。在场神玄二宗诸仙及被困在结界中的妲己这才看清,一张长大黑弓与一卷玉石卷册浮在空中,正是“乾坤弓”和“震天箭籍”!

  元始天尊左手抚胸立在虚空之中。

  而石玑却在这两股绝世力量相撞之下震得灵元俱灭,灰飞烟散!

  众人一时惊呆了,场中一片鸦雀无声。


 

 
分享到:
月下独酌
木兰辞12
最早被称为倾国倾城的一个美女
孙权后宫揭秘 选美女罪犯为妻并立为后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8
江南逢李龟年·歧王宅里寻常见 (唐)杜甫
乾隆皇帝是否为海宁汉人之子
影视剧中的潘金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