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六章 死亡大道

第六章 死亡大道

时间:2016/1/28 7:57:55  点击:688 次
  牧野静风担心说话太多,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于是便闭口不言,并向屈小雨使了一个眼色。

  屈小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却道:“我们不可能不与他们交谈,因为我们要知道我父亲是否已进入了死谷!”

  牧野静风不得不开口了:“他们会告诉我们吗?”

  屈小雨道:“只要找对人,并付出一定代价,那么会有人告诉我们的,如果你需要的话,你还可以找到人为你杀人!”

  牧野静风苦笑了一下!

  他更没有想到屈小雨找到一个他认为最不可能提供信息的人打听她父亲的事。

  这是一个坐在路边上六旬左右的老者,须发皆白,旁边摆了一只箩子,箩子里有针、有极细小极精巧的小钩子、有剪刀……乍一看去,这一切都很像是裁缝用的家伙。

  而他的那双手也的确像一双裁缝的手,纤细、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也许,这双手是他全身上下惟一不像老人的地方。

  屈小雨在他身边下了马,道:“老伯,请问你在半个时辰前,有没有看到一个年在五旬左右的中年人从这儿经过?”

  那老者看了她一眼,伸出右手,五指箕张,在屈小雨面前晃了晃。

  牧野静风不明其意。

  但屈小雨懂,她掏出了一绽银子,足有五两重,交给了那老者。牧野静风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老者接过银锭,据了掂,忽然开口道:“有,面目清癯,身着青色长衫,腰间有一管萧!”

  屈小雨与牧野静风相顾失色!让牧野静风吃惊的不仅仅是屈不平果然去了死谷,还有这老者不同寻常的记忆力与观察力!

  难道他对每一个经过这条死亡大道的人都会加以细心观察吗?

  屈小雨已在问第二个问题:“这几天你有没有看见我在这一带出现?”

  这实在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有谁会问别人自己是否在某地出现过?难道连自己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经过都不知道吗?

  但看那老伯的神色,却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莫非,他所经历的奇怪之事大多了,所以见怪不怪了?

  牧野静风忽然明白过来,屈小雨问的是自己的行踪,实际上打听的却是她姐姐屈敏的踪迹,因为她们是双生姐妹,容貌一模一样!

  老者又伸出了一只手,然后翻了翻。

  屈小雨掏出了更重的一锭银子,足足有十两!

  老者接过方道:“没有看见。”

  屈小雨道了一声:“多谢。”便与牧野静风一起翻身上马,她走在前面,继续向死谷方向驰去。

  牧野静风道:“看样子你爹已经去了死谷。既然你姐姐在进死谷的时候,其行踪没有被他人看到这是很正常的。因为死谷的人会加以掩饰。但如果你爹屈庄主交换成功,那么你姐姐离开死谷后,理应为他人所见。如此说来,也许……也许你姐姐并没有离开死谷也未可知!”

  没有离开死谷,岂不是说她与屈不平都是极为危险了?牧野静风有些后悔,不该说出这样的话。

  就在他们离开老者之后,老者站起身来,提起身边的箩子,便向附近一个小屋走去。

  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种古怪的笑容!

  牧野静风道:“那老者是什么人?怎么越看越有些古怪?”

  屈小雨道:“他是专门做一些缝缝补补的事情之人。”

  牧野静风惊讶地道:“难道他是一个裁缝?”

  屈小而道:“不错,不过他缝补的不是衣服,而是人!”

  “人?人还需要缝补吗?又该如何缝补?”牧野静风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倏地,他恍然大悟地道:“我想起来了,莫非,他是一个郎中?要替人缝合伤口的那种郎中?”

  在这样一个打打杀杀的环境中,一个可以缝合伤口的郎中实在应该是大受欢迎之人!

  屈小雨道:“不,他从不给活人缝,他只给死人缝!所以他在这儿有别人无法替代的地位!”

  牧野静风又糊涂了。

  屈小雨道:“在这儿,什么样的死法都有,许多人死后是不完整的,有的手脚断了,有的头颅断了,有的腹部被划开了……当这样的死者之亲友来领尸时,他们就希望看到的是一具完整的躯体,这时候,此老者便派上用场了,他的手艺很好,基本上能将任何破碎的尸体还原成以前的基本模样。他箩子里放的针呀、剪刀呀之类的东西便是他的工具!”

  牧野静风只听得一阵又一阵地反胃!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忽地,他心中升起一个疑问:“屈小雨不是怕看死人的脸吗?怎么说起这样的事,她却是自然得很呢?”

  是不是因为“看”与“说”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或是有其他的原因?

  这时,他们已在死亡大道上走完了一半的路程,牧野静风很着急,但在这儿又不能太过招摇,必须保持低调以免引人注目!

  莫名其妙地杀人或莫名其妙地被杀,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牧野静风亦可在与死谷的激战中杀人或者被杀,那样远比在死亡大道这样的地方拼杀更有意义!

  江湖中人不怕流血,但血不能流得不明不白。

  ※※※

  牧野静风以为自己与屈小雨可以顺利地通过这条诡秘异常的死亡大道了。

  他这么想的时候,已策马驰过死亡大道的大半路程。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看到前面十几丈远的地方突然横冲出一个人来,大叫道:“二位请留步!”赫然便是那个专门替死人缝补的老者!

  牧野静风与屈小雨不得不勒马停住,尽管他们很不愿意停下来。

  这老者越发显得神秘了。他怎么能够跑在牧野静风两人的前面?当然,如果这老者有不俗的轻身功夫,那自然另当别论。

  没等牧野静风开口,那老者便已问屈小雨:“你想不想去见一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牧野静风顿时有呼吸困顿之感!一切来得大意外太突然了。

  牧野静风与屈小雨同时面临着一种选择:是先设法救出屈不平,还是先找到屈敏?

  很有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味道,牧野静风觉得在“死亡大道”上并不比死谷中安全多少。

  最终,牧野静风与屈小雨同时选择了屈敏,因为如果屈不平真的已经进入了死谷,那么要救出他的希望是少之又少了。相比较而言,倒是救出屈敏更有实际意义。

  他们都有些兴奋,牧野静风心想这么一说,至少可以肯定屈敏已经从死谷中脱身而出了。

  老者带着他们走进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巷子。

  巷子两侧的青砖砌就的墙散发出一种青苔的气息,一条狗在前边转弯处探了探头,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小巷很宁静,宁静得让人无法相信它的出口处就是惊心动魄的死亡大道!

  走到巷子拐弯处,老者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屈小雨嘿嘿一笑,伸出手来。

  屈小雨冷冷笑道:“我是一个吝啬的人,如果到时候本姑娘发现你骗了我,我可是会为这一笔钱杀人的!”

  说这话时,屈小雨又掏出两锭银子来,刚要递给老者,忽又缩回手来,她道:“先付一锭,另外一半待见了人之后再给!”

  老者同意了。

  又拐了几个弯,前面有了一间小屋子,屋子只有一扇小窗,窗户开得很高,远远地超过了一个人的高度,而且还有一大块黑绒布遮着,窗户下边有一块大方石。

  老者道:“姑娘要找的人便在里面。”他又伸出手来。

  屈小雨道:“在没见到她之前,我是不会完全相信你的,我得先看看!”说着,她便踏在大方石之上,踮起脚尖,掀开绒布,向里边探头望去。

  牧野静风有些紧张地看着屈小雨的动作。

  屈小雨“咦”了一声,从方石上一跃而下,把另外的那锭银子递给了老者。

  这岂不是等于告诉牧野静风屈敏真的是在此屋中?

  牧野静风又惊又喜!

  老者接过那锭银子躬了躬腰,转身便走!

  屈小雨与牧野静风推开小屋中那扇破落却又厚重的木门,木门“吱呀”地一声响,声音在纵横交错的小巷中迂回回荡,让人的心也不由自主地会随之一颤。

  牧野静风忽然一把拉住了屈小雨的手,道:“你且等一下,让我一人先进去看看。”

  他担心死谷的人会在这儿以屈敏为诱饵设下圈套!

  屈小雨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我在外面替你看着,记住!进去后立即把我姐姐带出来,千万别停留!”

  牧野静风用力地点了点头。

  屈小雨退了两步,警惕地向四侧张望着。

  牧野静风进得屋后,一时很难适应屋内的黑暗。

  但他还是很快地看到了屋子的一个角落中站着一个绰绰背影——牧野静风初见屈敏时,她正是身着这袭白衣。

  牧野静风赶紧叫了一声:“屈姑娘!”

  那人转过身来,却没有答应他,牧野静风先是一怔,接着便明白过来了:屈敏本来就是一个口不能言的女孩。

  牧野静风忙道:“屈姑娘快随我出去,在下与你妹妹一起来救你了。”

  白色的身影先是略一迟疑,然后飞快地向牧野静风这边跑了过来!白色的人影张开了双臂,似乎是想扑入牧野静风的怀中。

  牧野静风觉得有些不自然,于是他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去迎接对方的右手。

  他的手握住了另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

  牧野静风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他的右手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

  牧野静风心猛地一沉!他知道自己又落入了一个陷阱之中!

  右手刺痛之后,立即在瞬息之间麻木了!

  他的左手以惊人的速度拔出了自己的剑——没有人会想到一个贯用右手的剑客用左手拔剑竟然也是那么的迅速、利索!

  就在牧野静风拔出剑之时,他听到了外面一声惊叫,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除了屈小雨,还会有谁?

  牧野静风手中之剑将杀机与愤怒一同挥将出去!

  他听到了长剑划空的声音,利剑划开衣衫的声音,然后是剑刃饮血的声音……

  但是他没有听到对方倒下之声,因为在此之前,牧野静风已先倒下了。

  他犯了一个错误,在刺痛感袭来之时,他应该立即自闭经脉,然后以内力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才对。

  ※※※

  怎么四周这么热闹?

  牧野静风听到了周围有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有咀嚼的声音,有杯盏相碰的声音,以及锅勺叮当乱响的声音。

  当他能够感受外界时,他反而更加糊涂了。

  然后,他发现他竟是趴在一张桌子上!

  当他抬起头来时,首先看到的是眼前一片狼藉不堪的饭菜碗碟,接着他便发现自己竟是身处一个酒店当中!

  在他的身侧,还有几张桌子,人也都坐得满满当当的,正在吆三喝四地喝着酒,掌柜的在柜台后面把算盘拔得哗啦乱响。

  坐在这儿,还可以闻到伙房里传来的阵阵菜香!

  牧野静风一下子呆在那儿了,用力地摇了摇头。

  可眼前的情景仍在——这说明它不是幻觉!

  其中一个店小二跑了过来,躬身笑道:“客官你醒了?”

  牧野静风赶紧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是……是人世间吗?”

  店小二“卟哧”一声笑了,道:“客官真是风趣,这儿不是人世,难道还是鬼界不成?”

  其实牧野静风真的有些怀疑这儿是鬼界!否则,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酒店里面?

  店小二开始收拾桌上的残局。

  牧野静风忍不住又道:“小二,我……我是怎么进入这酒店的?……”

  店小二的动作一下子便停在那儿了,他的神情就如同大白天见到鬼般看着牧野静风,好半天才恢复了正常,他道:“客官自然是与你的同伴一起走进来的。”

  “走进来?同伴?”牧野静风此时的感觉便是想把自己的脑袋打开,然后放到凉水中好好地冲一冲,洗一洗,将里边乱如浆糊般的东西洗掉。

  店小二的脸色让他几乎没有勇气再问别的问题了。

  但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了,试探着道:“我的同伴在哪儿呢?”

  店小二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道:“那位客官见你酒喝得太多一时醒不了,而他又有急事,便先付了帐走了.临走时他还吩咐小的照看着你一些,说客官你……你记性坏,有时酒喝多了,连自己的家怎么回都不知道。”

  牧野静风喃喃地道:“是么?”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突然,他惊骇至极地发现此酒店竟是开在他突然晕倒的那间屋子里!

  不同的地方是:本来用黑幕布遮着的窗口已经被拉开了,颇为强烈的光线从窗外射将进来。

  而那扇破旧厚重的木门也洞开了!加上屋内的几处烛火,这儿便有了足够多的光线!

  但牧野静风能够立即断定这儿就是他中计的屋子!

  店小二擦净了桌子正要走,牧野静风一把拦住他道:“你们这店是什么时候开的?”

  店小二道:“这可不好说……”

  牧野静风追问道:“就是半个时辰——甚至是一刻钟前开的,对不对?”

  店小二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道:“这位客官可莫借酒装疯!我说不好说,是因为我到这儿才两年,而这个店开的时间却远远不止两年!世上又岂会有在半个时辰中就能开出来的酒店?”

  牧野静风仔细地观察着店小二,他很想从他的脸色神情中看出一点什么东西来——可惜他没能如愿,店小二显得有些气愤,又有些不屑,而这正是人们对待一个酒鬼常有的神情。

  牧野静风不由自主地用力吁了一口气.

  果然有冲鼻之酒味!这让牧野静风越发得糊涂了!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冲出门外!

  即使是从地理位置来看,这儿也绝对是那间小屋!牧野静风在窗口下又看到了那块方石!

  但屈小雨已经不在了,牧野静风记起了在昏倒前听到她的一声惊呼,想到这一点,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屈小雨去了什么地方?当时她遇到了什么样的危险?会不会出事呢?

  牧野静风如一阵风似的回到了店中——他的举止此时的确显得有些不正常了。众食客的目光开始集中在他的身上了。

  牧野静风才不管这些,他迅速冲到一张桌子前,蹲下身来,仔细地在地上查找。

  他记起了自己的剑曾刺中了那个白衣人,那么,在地上就会溅上鲜血。而牧野静风推断出这儿便是他与白衣人相接触时所立之处.

  因此,他要从这儿找出血迹!——

 

 

 
分享到:
揭秘李自成兵败北京城的真实原因
慈禧生活秘密事 洗澡洗脚要四个宫女待候
小马过河6
西游记中唯一被贼人玷污的女人
揭秘古墓中那些让不解“谜语”
25岁创办途牛旅游网的于敦德1
郑和下西洋线路图
中国什么时候结束兄妹通婚的恶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