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九章 绝世武魔

第九章 绝世武魔

时间:2016/5/9 19:42:33  点击:748 次
  范书感觉到了牧野静风眼中有一种怜悯之意,着大大地刺痛了平日看似谦和实则狂傲的范书之心!

  一个骇然可怕的念头完全占据了范书的心,一定要击败牧野静风,没有人可以与我平起,更不能有人可在我之上!

  范书倏然发出一阵怪异犀利的笑声!

  他的左手倏起做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

  他的左手二指突然指向自己的双目,鲜血迸射,他以生生抠出自己的双眼,血由眼眶里涌出,范书本是颇为俊朗的脸顿时狰狞可怖。

  他要自残求胜,既然牧野静风的剑中有情,那么他便要自己再也看不到牧野静风剑中之情。

  所有的心跳,所有的呼吸,所有的思维都在这一瞬间完全停顿。

  每一个人都被范书此举惊呆了,只觉的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

  范书分明以成绝世之魔,一个对自己都不再怜惜的绝世之魔。

  牧野静风的心在一个劲的往下沉,他本以愿意宽恕范书,现在他才知道范书以是一个不可宽恕的人,宽恕范书,便等于助纣为虐。

  同时,他也明白了范书自废双目的用意,范书以看出了“有情剑法”的精华所在,所以他要自残求胜!

  那么,自己还能不能战胜范书?

  牧野静风自己也不知道。

  范书一声狂笑,已暴袭而进!

  仍是“霸天剑式”!

  但却与先前的那一剑已隐然有些不同。

  原来的一剑,因为范书的性情与“剑魄”相左,所以总是有一种涩然之感。

  而这一次,剑势与范书本身的气势竟完全相融!

  牧野静风一怔之下,似乎有些明白了!

  定是范书在狂恨之下,以这一剑招之形与自己绝恶之心相融,将至高无上的一剑化做是——

  至恶无上的一剑!

  牧野静风神色一变,不敢怠慢,立即以“有情剑法”中的最高一式“剑若有情剑亦老”

  相迎。两股绝世气劲疾然相接。

  “蓬”地一声爆响,牧野静风只觉胸口一痛,真气顿滞,身不由已地倒跌而出。

  范书双目一盲,已不再为牧野静风剑中之情所动,而他的恶之心灵与他的剑法已结合得天衣无缝,牧野静风顿时不敌!

  武功至他们的境界,攻守进退已完全可能凭耳力与感觉,从对方之气机发现战机!

  牧野静风落地之后,踉跄退出好几步,终是支撑不住,颓然半跪于地。

  他的伤势着实不轻。

  牧野静风受伤败退后,半跪于地,一动不动,他的呼吸也完全屏住,凭他的“混沌无元”

  的内功心法,自可做到这一点。

  他不能让范书很快察觉到他所在的方位!倘若此时范书再击一招,牧野静风根本无法抵挡!

  他必须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范书静静地立于校场中央,他知道牧野静风这一击伤得不轻,此时若能顺势进攻,牧野静风必死无疑。

  可此时牧野静风仿佛已化作空气般无法捕捉!

  两个人都静而无语。

  这也是一种惊心动魄的较量!

  忽然一个霸天城弟子回过神来,他大叫一声道:“在前方,三丈!”

  范书的身形几乎是与他的声音同时飞起的!

  牧野静风大惊之下,奋力反击!

  但本已受了重伤的他又失先机,甫一接招,腰部已再添一刀!

  没等牧野静风反应过来,场外那名霸天城弟子又道:“后侧,七尺!”

  范书身如鬼魅后掠!

  “嘶”地一声,牧野静风的肩肋已是一片血红。

  如此下去,牧野静风必死无疑。

  范书狂喜,瞬间已攻出七招.

  招招见血!

  如果不是因为范书忌惮牧野静风的“伊人刀”削铁如泥,恐怕牧野静风已败得更惨!

  “砰”地一声,牧野静风如断了线风筝般落于十丈之外,一时竟无法站起。

  他全身是伤,已浑如血人。

  有场外霸天城弟子指点,范书知道牧野静风已是必死无疑。

  他忍不住狂笑,狂笑如鬼泣魔啸!

  “世间再无人能胜我,我将是天下之至尊!”

  声音传遍了霸天城,更深深地震慑着牧野静风的心。

  夜风更急!

  一个不屈的声音在牧野静风心中响起:“我不能死,我不杀范书,范书必将肆虐江湖,成为绝世人魔,他的武功,他的计谋都是那般的惊人!”

  一种无比之战意自他心底而起,迅速地传遍全身。

  牧野静风站起来了,不可思议地站起来了!

  支撑他站起来的不再是他的同伴,而是他的意志!

  倏地,他感到手中“伊人刀”变得一片炙热!

  一股奇异的力量由“伊人刀”传出,注入了牧野静风体内,而“伊人刀”亦变得金光四射!

  “破日神剑”与“破月刀”乃千古神兵,用它们的人都是绝世高手,被它们所杀的也是绝世高手,它们本身已有千年战意。

  而这种千年战意已凝于由它们合成的“伊人刀”

  上,是牧野静风让“月刀日剑”合二为一,所以牧野静风与“伊人刀”之间有灵犀相通!

  牧野静风心中澎湃之战意激活了“伊人刀”上的千年战意。

  牧野静风只感觉到自己手中的伊人刀仿佛已有生命般,欲发出惊世一击。

  可惜,范书是无法看见这一惊人的变化的!

  霸天城弟子却看见了,惊骇之下,好几个人同时脱口而出道:“正前方,七丈!”

  范书长笑一声,他在心中道:牧野静风,你的末日到了!

  牧野静风伫立如山岳!

  两个人以极快的速度接近。

  三尺之距!

  “伊人刀”横空而出!

  没有人能够描述那一剑的风采,尽管当时观战的人有数百,但事后谁也没能描述出那辉煌一剑。

  那是只可感觉,不可描述的一剑!

  那是只可观望,不可应及的一剑!

  那是只能顶礼膜拜的一剑!!

  光芒如虹!

  然后便是漫天血雨!

  “……日月齐扬,佛陀涅磐。”

  范书又如何能挡得了这一招?

  “锵”地一声,刀已入鞘!

  范书已化作漫天血雨,不复存在!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夜风呼啸夹击。

  牧野静风静静地立着,他知道击杀范书的其实并不是他……至少,不仅仅是他!

  连他自己都为这最后一击的惊世威力所震撼。

  血雨纷纷扬扬地飘落,夜风将血腥之气卷裹着,再洒向每一个角落——于是,偌大一个校场,都已被这种血腥之气所充斥!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良久……

  四周的霸天城弟子有人身不由己地跪下了。

  他们不是向范书跪拜,而是向那辉煌的一式跪拜,敬畏之心来自于他们的内心深处,不可抗拒!

  牧野静风轻轻地叹息一声!

  倏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死寂,声音是那么的清朗洪亮!

  因为,这声音还没有被尘世间的一切玷污。

  每一个婴儿都是圣洁的。

  而每一个听到这一声啼哭的人心中都不由一颤:今夜,生与死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近。

  牧野静风的目光投向了远远的地方,他的唇在翕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他说的是两个字:离憎……

  可,有几人能远离憎恨?

  那个诞生今夜的孩子呢?

  ※※※

  一年之后。

  江南一古镇:华埠镇。

  这儿地处三省交界处,物华丰茂,民风纯朴,镇子并不太大,但因为水路便利,沿河的那一条不长的街却也是店铺林立,置身其中,便可听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闻到茶楼飘出的清香。

  不知不觉中,会有一种温馨自心底升起。

  “笛风客栈”却不在这条街上。

  “笛风客栈”在古镇背倚的那座山的山脚下。

  客栈的生意颇为不错,这当然与这儿是通往各地的必经之路有关,但更重要的是这儿有一个很出色的老板娘。

  世上有许多老板娘都是很美丽的,也许有的老板娘很善解人意。

  但到过“笛风客栈”的人都相信世间不可能有一个老板娘能比笛风客栈的老板娘更美丽,更善解人意。

  所以,“笛风客栈”的生意不可避免地好了起来。

  其实,客栈的老板也是一个不错的人,但作为一个老板,却有些不称职了,他除了对每一位客人笑脸相迎之外,几乎不会做其他事。

  因为他在二年之前的日子里,他一直生活在山野之中,不谙人情世故。

  步入客栈,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副对联:

  四大皆空,坐片刻无分你我。

  两头是道,聚一宿各自东西。

  如果细看,便可以发现上联与下联的笔迹并不相同。

  如果来此留宿的人知道上联是少林高僧苦心大师所书,下联是风尘双子中的古治所书,只怕都会大吃一惊!

  进门之后,便是满院的竹子,婆娑起舞。

  今天客栈的老板娘又一如既往地起得很早,虽然有几个伙计,但有些事她还是需得自己打理。

  她已有六七个月的身孕了,不少客人都劝她找一个可靠的人帮忙。

  其实她对“可靠”并不在意,因为她与老板开设客栈,本就不是为了赚钱。

  老板经常外出数日方回来,这已是留宿客栈人皆尽知之事,他已离开数日,仍未回来。

  她的动作很娴熟,当她在用一只掸子拂去窗边的尘灰时,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道:

  “听说这儿要找个帮手,你看我能行吗?”

  声音很动听——也很熟悉。

  敏儿扭头一看,先是一惊,然后笑意便在她脸上溢开了,很真诚。

  她道:“原来是叶姑娘,穆大哥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说得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六幅
吃人肉取乐的齐恒公最终被活活饿死
揭秘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重阳
顶级美女花蕊夫人和三个皇帝的一本糊涂账
真实乾隆 收拾雍正遗臣如同耍猴
因嫁给同性恋而含羞自杀的薄命皇后
“狸猫换太子”真相 宋仁宗生母究竟是谁
吴刚伐桂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