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二章 小镇奇人

第二章 小镇奇人

时间:2016/5/17 20:48:21  点击:1302 次
  夕阳将白衣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显示出异样的寂寞。他缓缓走过长街,对众人的异常反应却已习惯了。自他出现在镇上后,每次从街上经过,都会有如此情况。

  尽管他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但他的眼神却给了他人一种无形的威压,让人心生惊惧、窒息之感。

  与往常一样,他在余记熟食铺里要了一些吃食,伙计替他包好,再用细绳捆住,然后递给他,他便自怀中摸出一块碎银来,放在案上。他的动作很利索,每次手掌都隐在衣袖之后,而且他给的银两一向只多不少,却从不会让店铺兑找剩下的钱。

  这次他又走到老马的杂货铺前,开口道:“三斤。”

  只有两个字。

  货台后面响起了舀酒声,随后一个人提着一只酒壶走了出来,放在货台上,道:“你的酒。”

  白发白衣人目光倏然一跳,犹如黑暗中突然闪现的火星。

  因为今天给他打酒的并非经营着这间铺子的老马,而是另一个与老马年岁相仿的人,此人的面目清瘦,身着普通的衣衫,但无论是谁都能—眼看出他绝对不会是一个做生意的人。

  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而在此人身上却找不到一丝和气。

  他的脸上虽然也挂着笑容,但这种笑容却如冬日的阳光,耀眼却没有暖意。

  白衣人的双眼微微咪起,他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说话间,他本就高大的身躯忽然间似乎又高大了不少,而他的目光却更冷。

  货台后的人却没有惊惧之意,他道:“我前来此地,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他正视着对方的目光,顿了顿方继续道:“十天后,天下剑客将云集洛阳,举行洛阳剑会!”

  白衣人瞳孔倏然收缩,眼中精芒暴射,如同一柄可以刺破一切的利剑。

  那清瘦的汉子却依旧静静地立着。

  白衣人缓声道:“十日之后,是九月初九?”

  “不错,重阳节!”

  白衣人忽然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意,他道:“无论派你来见我的人是谁,我都很佩服他的眼光,你的表现他应该满意了。”

  顿了顿,又道:“我不杀你,是因为也许十天之后,将有许多人可能被我所杀——当然,也许十日之后,被杀的人反而是我!”

  言罢,他伸出右手,挽起系在酒壶上的绳子,转身向街西走去。

  此时,他已没有什么可以掩饰的,他的右掌五指荡然无存!

  他正是白发无指剑客幽求!

  望着幽求渐行渐远的背影,那清瘦的汉子若有所思。

  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个尖锐的声音在他身后道:“没有幽求的洛阳剑会未免太乏味,有了幽求的洛阳剑会,却不知又会如何?”

  清瘦汉子转过身来,说话者站在杂乱无章的杂物中,被其阴影所遮挡,看不清他的面目。

  清瘦汉子淡淡一笑,道:“无论局面如何,其结局都在主人的掌握之中。”

  幽求住在镇西的一间独门独户的屋子里,他给了户主多得让人心惊肉跳的银子,让户主从此屋搬走了,床、几、碗等物什却留了下来。

  幽求将包着熟食的纸包放在桌上,右掌轻轻带过,绳子便断了。他在桌旁坐了下来,用牙咬开酒壶的塞子,双手捧起酒壶,就往口中倒。

  他是背向小小的院子而坐,院子里有些零乱,他自然也不会去清扫。

  对幽求而言,他从不知“生活”是什么,只知“生存”是什么。

  当他捧起酒壶,正要喝第三口时,动作忽然僵住了,酒壶亦停在空中。

  幽求冷声道:“我不喜欢在饮食时有人窥视,所以你必须死!”

  但院子里并没有人!

  难道,是幽求喝多了酒?

  却听得一个轻柔的声音道:“你本来是不喝酒的。”

  声音过后,院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女人,静静地站着,仿佛自从建立这个院子以来,她就已伫立其间。

  幽求身躯微微一震,“砰”地一声,手中酒壶重重落在桌上,酒水溅出,壶却没有破碎。

  沉默良久,幽求开口道:“洛阳剑会将在九月初九重现,此事是你所为?”

  “不是。”那女人道,她的脸上蒙着纱巾,无法看见她的容貌,但幽求知道她是谁,仅仅凭声音,他就能准确无误地辨出她的身分。

  因为,她是让幽求爱一生,也恨一生的阿七——风宫玄流之主容樱!

  如果,你深深地爱着一个女人,那么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一呼一吸,她的点点滴滴,你都会深深在意,永不忘记。

  “既然洛阳剑会与你无关,你又何必来见我?”

  幽求并不回头,他的声音也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淡漠。

  可,他的眼中为什么有隐隐的痛?

  “我本想劝你不要赴洛阳剑会,现在我明白了,我的话你是永远不会相信的,你恨我,以至于不愿回头看我一眼。”

  “不,我曾经愿意相信你的每一句话,愿为你做任何事。”幽求在大声呐喊,但这种声音只是在他的心中响起。

  事实上,他却哈哈一笑,道:“世人皆知若有洛阳剑会,就必有我幽求,我怎可让天下人失望?你不是说在我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剑么?如此良机,我又怎能错过?”

  容樱默默地望着幽求的背影,良久方道:“风宫白流群逆已势力大减,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能回归风宫,我会让他们奉你为宫主,你我携手,合二人之力,必可成就不世霸业!

  战族血盟之日将至,这是天赐良机!”

  “哈哈,你我携手?你是我父亲的女人,我怎可与你携手?至于宫主之位,如果我想得到,那么四年前我就不会离开风宫,战族血盟之日将至,而风宫神器却在我手中,所以你来找我,只是不想从我这儿强抢,因此想出要让我回归风宫之计,是也不是?”

  容樱的身躯微微一震,眼中有了极为复杂之色。

  这一生中,她曾经历了无数惊涛骇浪,已极少有可以让她震动的事,但幽求的话却让她心神大震。

  她强自定神,道:“风宫神器骨笛对我而言,自然无比重要,但为了证明我并非因为它才让你回归风宫,我决定以后绝不会从你手中取走它。风宫白流与我一样想得到骨笛,你对他们要有所防范!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一生中只有一次选择让我心存悔意,而为了这个错误的选择,我一直在设法弥补、挽回!”

  幽求缓缓抬起一只手,道:“你不必说了,请走吧。”

  从来没有人敢对风宫玄流之主如此说话。

  但容樱却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震怒,因为她知道,当她面对幽求时,她就不再是让人谈之色变的玄流之主,而是阿七!

  她缓缓转身,向院外走去。

  幽求棒起酒壶,径直向口中猛灌。

  “砰”地一声,心神激动难抑间,酒壶被他无意中进发的内家真力生生捏碎,碎片深深刺入了他的双掌之中,鲜血淋漓。

  容樱听到了,她长长吸了一口气,终未转身。

  她的身后,传来了阵阵笛声,是她十分熟悉的曲子。

  “樽中有酒不成欢,一夜箫声入九天;醉愁蝴蝶梦来缠,赚得月下酒千杯;身如柳絮风飘荡,千古恩怨一笑间……”

  一笑,真的能泯灭千古恩怨?

  ※※※

  风宫无天行宫。

  笛风轩。

  牧野静风坐于长案前,案上铺着一张上等宣纸,纸上已写满了字。牧野静风的目光久久落在这张写满字的纸上,似有满腹心思,久久不动,偶尔提起搁在笔案上的狼毫大笔,在纸上勾出一笔。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很快,轻轻叩门声响起。

  牧野静风抬起头来,朗声道:“是栖儿么?”

  “爹,是孩儿。”

  “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正是牧野栖。

  他仍是一袭白衣,神容如昔,只是眼神更显深邃,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牧野栖道:“爹,你找孩儿有什么吩咐?”

  在牧野栖的眼中,父亲牧野静风本是一个不善理财的客栈掌柜,慈爱而平易近人,与今日叱咤风云、人人慑服的父亲全然不同。牧野栖已习惯了坐在柜台后的父亲印象,所以对此刻端坐于戒备森严的笛风轩中的父亲有一种陌生感。

  也许,五年未曾相见,亦会加深这种陌生感。

  牧野静风指了指一侧的椅子,道:“你坐下说吧。”虽然风宫白流近些日子与武林正盟及黑白苑的冲突中连连失利,但此时牧野静风与儿子单独相见,他的神情、语气却是颇为平和的。自五年前父子失散后,牧野静风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寻找牧野栖,虽入魔道,但他对牧野栖之情却未改变,在牧野栖的身上,他能依稀看到蒙敏的影子。

  在牧野静风的心中,没有任何人的分量可以代替蒙敏。十五年前,纵是他在心入魔道、日正夜邪之时,他对蒙敏之情仍是至死不渝。

  牧野静风道:“这些日子以来,江湖中发生了一件大事,都陵已奉命前去追查幽求的下落了,而三老亦各有要事,所以爹将你找来,想与你商议商议。”

  顿了顿,又道:“有关洛阳剑会的事,想必你听说过吧?”

  牧野栖点了点头。

  牧野静风道:“洛阳剑会因幽求而中断四十年,前些日子突然有人旧事重提,广邀天下剑客,要重开洛阳剑会,此事已让武林震动不小。有不少人猜测此事要么是我们所为,要么是玄流的人所为。而事实上,此事并非由白流而起。”

  “那么,此事就应是因玄流的人而起?”牧野栖道。

  “有这种可能,他们此举的目的多半是为了引幽求现身,然后夺取骨笛。同时借机让武林各派对我白流落井下石,因为如今在世人眼中,我风宫白流遭受二个多月前的挫败后,已是元气大伤,再难经受重大冲击。”

  说完话锋一转,又道:“但若是再仔细思虑,就不难发现,此事绝非如此简单。这一次收到邀请赶赴洛阳剑会的帖子的各个剑派,以及不属任何门派的各大剑道高手已尽列于这张纸上,
 

 
分享到: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1
揭秘香妃身上是否真有异香
揭密岳飞身边的两个神秘女人
弟子规
三字经79
周总理
小红帽
古罗马盛行娼妓文化 2万人城市开25家妓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