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腥风血雨 >> 第二十四回 惩治副总管

第二十四回 惩治副总管

时间:2016/11/10 19:27:14  点击:524 次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

  向云奇担心被林小宝回来看到,只有催促桃花回去。

  桃花临走时,似乎还有点依依不舍。

  向云奇把她送出大门外。

  桃花走出老远,依然频频回首相望。

  桃花离去不久,林小宝便拿饭回来了。

  两人仍在客厅用餐。

  向云奇因不清楚招贤馆是否可以接待熟人,便故意问道:“我想找位朋友来聚聚,是否可以?”

  林小宝似乎吃了一惊:“向少侠想找什么朋友?”

  “今天和我同来的,还有一位唐大侠,我很希望能把他请到这里来,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林小宝摇头苦笑道:“小的已报告过这里的规定,各分馆都是一样,您那位朋友唐大侠照样也不能离开分馆三十步,怎可能到这里来?”

  “那么你能否打听出唐大侠住在第几号分馆?”

  林小宝越发面有难色道:“那位唐大侠住在什么地方,只有副总管以上的人才能知道,这种事小的怎敢打听。”

  向云奇心里一动。

  他又问林小宝道:“七十二分馆里,有没有女馆僮?”

  林小宝啊了声道:“向少侠为什么问这个?莫非您嫌小的不好,想换个女的?”

  向云奇皱皱眉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不过问问而已。”

  林小宝这才放了心:“那我就告诉向少侠,七十二分馆里,没一个女馆僮,副总管都不准有女人。”

  “这是为什么?”

  “小的也不清楚,听说不久前有位分馆的贵宾把女的招到分馆来,结果……”

  “结果怎样?”

  “那看守分馆的馆僮被打个半死。”

  “那贵宾呢?”

  “也被打进育化城,受尽苦刑,有的说已经被折磨死了。”

  “育化城是什么地方?”

  “小的只知那里是受罪的地方,凡是犯了谷规或是不忠于谷主以及图谋不轨的人,全要打进育化城受折磨,罪轻的也许将来还有出来的机会,罪重的就要折磨到死为止。”

  向云奇顿时心头猛震,大感不安起来。

  万一桃花方才进来的事被发现,岂不马上就要大祸临头?

  好在不久之后,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因为桃花来时,已是傍晚,不可能有人看到,何必因而自乱心绪。

  翌日天亮。

  林小宝向向云奇问过好后,便到总馆拿饭。

  林小宝昨日曾对向云奇说过,往返总馆,最多不超过半个时辰。

  谁知他这一去,竟然是一个时辰还不见回来。

  好不容易等到林小宝回来,向云奇立刻发觉情况不对。

  只见林小宝两边面颊,满是血痕,连眼睛都是红肿的。

  向云奇吃惊地问道:“你怎么了,莫非和人打架?”

  林小宝顿时泪水夺眶而出。

  他哽咽说道:“向少侠,你害了小的,连你自己……”

  别看林小宝已经十七八岁,却还像个孩子。

  他边哭边道:“向少侠昨晚趁小的到总馆时,是否曾经把一个女的带到房里来过?”

  “不错,是什么人发现的?”

  林小宝拭着泪道:“是什么人发现的,小的不清楚,但是却被吴副总管知道了,小的刚才到总馆拿饭晚回来,就是被他叫去拷问。”

  “你脸上的伤就是被他打的?”

  “这还算打得很轻,若不是需小的拿饭过来,小的只怕就没命了,听说待会儿吴副总管还要把小的叫去继续拷问。”

  向云奇不觉气往上冲。

  同时他也对林小宝为这事挨打感到歉意。

  于是他哼了一声道:“岂有此理,这位吴副总管也未免太可恶了,咱们马上吃饭,吃完饭后带我去找他!”

  林小宝打了个冷颤道:“向少侠,你还敢去找他?就连你自己也免不了要受他的整治。”

  向云奇冷笑道:“别怕,看谁整治得了谁?我就是拚着脑袋不要,也要替你出这口气!”

  林小宝打心底冒着冷气。

  他颤抖着道:“向少侠,千万使不得,小的受责罚是应该的,你千万冒犯他不得,吴副总管手段毒辣是出了名的。”

  向云奇只听得双眉倒竖。

  他忿怒道:“我偏要看看他手段毒辣到什么程度,带女人来是我的事,我自己做自己承当,怎说你受罚是应该的?”

  林小宝不敢再说什么。含泪将饭、菜拿出来摆好。

  向云奇气归气,但却不能因为气就不吃饭,那岂不更加吃亏?

  他边吃边道:“我若不能为你出这口气,就等于栽在他手里,他打你,和打我根本没分别,你怕他是你的事,我怕他是为了什么呢?”

  林小宝心知若自己再开口,等于火上加油,干脆一直沉默不吭声。

  刚刚吃完饭。

  突然,只见四五名黑衣大汉,横眉竖目地由大门外闯进天井。

  接着又进来一人。

  此人赫然正是吴副总管。

  在这刹那,林小宝目瞪口呆,像是已被吓掉了魂,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吴副总管叫吴有权,生来一张马脸、八字眉、三角眼、鹰鼻、猪唇,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他的这副长相,真叫向云奇一见就有些手痒,何况向云奇早已怒气攻心。

  但他却决定暂时不动声色,否则,一开始就主动出手,将来追究起来,自己难免就有些理屈。

  谁知吴有权也暂时不开口,却由其中一名刀疤脸大汉喝道:“林小宝,你他奶奶的还不滚出来!”

  林小宝体似筛糠,连嘴唇都发了青。此时,他也许腿都软了,似乎想走都走不出去。

  刀疤脸大汉两眼一瞪,又喝道:“林小宝,听到没有?”

  林小宝猛打着颤,终于声音抖动着开了口:“高大叔……您……要我……出去做什么?”

  刀疤脸大汉咧嘴嘿嘿笑道:“当然是要先问你话,再不出来,那可就别怪老子进去拖了!”

  只听向云奇道:“只管出去,看他们谁敢把你怎么样?”

  林小宝总算硬起头皮向前走出几步,在客厅门口停住。

  向云奇也随即跟出来。

  刀疤脸大汉看也不看向云奇一眼。

  他嘿嘿笑道:“林小宝,你在这里,已经两三年了,难道不准女人进来的规定都不知道?你小子可是找死吗?”

  林小宝哪里答得上话,脸色由青变绿,情不自禁转头望着向云奇,眼神中充满恐惧与乞求。

  刀疤脸大汉阴笑了几声道:“好小子,往哪里看?谁也救不了你!”

  他话刚说完,伸手便向林小宝抓去。

  向云奇一把将林小宝扯到后面。

  他向刀疤脸大汉大声喝道:“什么东西!居然在我面前放肆,你不过是招贤馆一名狗腿子,太无法无天了!”

  刀疤脸大汉顺势再朝向云奇抓来。

  他沉声道:“你想想……”

  他的最后一字尚未出声,紧接着一声惨叫,直被抛起一丈多高,然后像天外飞石般向后摔去。

  还好,若非吴有权及时跃身接住,刀疤脸大汉不死也必重伤。

  不过,他们所有的人,包括林小宝在内,却谁都没看清向云奇是如何出手的。

  吴有权等人虽然知道凡是能闯过五关来到招贤馆的人,必定身手不凡,却没料到这位年轻人的武功竟高到如此程度。

  其实向云奇连手都没动,只是轻轻的飞腿蹬出一脚而已。

  他心里有数,若踢得太重,刀疤脸大汉势必当场肚破肠流,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才决定暂留刀疤脸大汉一命。

  吴有权放下刀疤大汉,大步直冲过来。

  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气,三角眼凶光暴闪,斜瞄了几瞄道:“姓向的,这是什么地方,怎容得你撒野?”

  向云奇极力隐忍着。

  他不动声色道:“林小宝犯了什么错,你们这样对待他?”

  “分馆里进来女人,难道不是他的罪过?”

  “那是在下放进来的,他当时不在,自然与他无干,你们就该直接找我!”

  “你为什么把女人放进来?”

  “女人也是人,为什么不能进来?”

  “你该知道这里的规定?”

  “不错,林小宝是讲过,但这种不合理的规定,在下没必要遵守。”

  吴有权两边太阳穴急剧抽动了几下。

  他大喝道:“好小子,刚进来就想造反,太无法无天了,我看你是瞎子闻臭——想找死(屎)!”

  向云奇冷冷一笑:“你这位副总管准备把我怎么样?”

  吴有权出手如风,闪电般直朝向云奇左腕抓来,一边喝道:“先随本副总管到总馆去,再治你的罪!”

  向云奇岂能容他抓住。

  他左手一翻,反向对方腕脉上扣去。

  吴有权没料到向云奇出招如此之快,虽未被扣住,但却被对方手指触及。

  他只感向云奇的指尖,有如五把钢锭,虽轻轻一触,却是痛澈心肺。

  向云奇冷笑道:“姓吴的,你若知趣,就趁早滚回去,否则可别怪在下对你不起!”

  吴有权在众目睽睽之下,岂甘示弱,冷哼一声道:“老于今天若连你都制服不了,就把吴字让你倒写!”

  向云奇耸了耸眉道:“在下早就听说你姓吴的不是好东西,如果非找倒霉不可,在下正好可以趁这机会教训你,你只管过来试试!”

  吴有权陡地一个虎跳,双拳齐出,直朝向云奇面门捣来,下面同时又踢出一脚。

  向云奇一侧身,让过来势。

  随即右掌疾向吴有权后背拍了过去。

  只听吴有权一声惨呼,凌空直向前栽去,正好俯摔在客厅门槛上。

  那门槛突出地面将及半尺高,横架在吴有权小腹上。其结果不问可知。

  吴有权勉强爬了起来,双手捧着小腹,只顾龇牙咧嘴。

  向云奇余怒未息,跟过去左右开攻,掴出两拳。

  顿时,吴有权双颊皮开肉绽,连嘴巴和鼻子都几乎打歪。
 

 
分享到:
三国中最有心计的三位少妇是谁
十、小凤仙
中国第一“女宰相”私生活揭秘
牡丹花仙2
明朝夫妻关系有多开放 使用春药已蔚然成风
慈禧到底有过多少个外国情人
女皇帝武则天的私生活究竟触犯了谁
三字经6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