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朗热公爵夫人 >> 第八章 德-朗热夫人给德-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一封信

第八章 德-朗热夫人给德-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一封信

时间:2017/1/8 13:56:11  点击:792 次
    无端轰动两天之后,德-朗热夫人给德-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一封信。和前几封一样,又是石沉大海。这一次,她事先采取了措施,收买了阿尔芒的贴身男仆奥古斯特。一到晚上八点,就将她领进了阿尔芒房内,完全不是发生那仍未为人知的一幕的那间。公爵夫人得知将军当夜不归了。难道他有两处寓所么?贴身男仆不肯作答。德-朗热夫人买到了这间卧室的钥匙,却不曾买得这仆人的全部正直和诚实。她单独留在室内时,见她写的十四封信放在一张老旧的独脚小圆桌上。信平平展展,封印也不曾去掉。根本没看过。看到这种情形,她颓然跌进一张扶手挎,有一阵完全失去了知觉。待她醒来时,她看见奥古斯特正在给她闻醋。

    “叫一辆车来,快,”她说道。

    马车来了,她痉挛一般飞快下楼。回到家中,立即上床,命令任何人不许进门。她在床上躺了二十四小时,只许贴身女仆近前。女仆给她送了几杯桔叶菜。苏泽特听到女主人自怨自艾,并且撞见她明亮却带着黑圈的眼睛中饱含泪水。在绝望的眼泪中,她考虑了准备采取的决定。第三天,德-朗热夫人与她的代理人进行了一次谈话,大约是责成他作某些准备。然后她差人去请德-帕米埃主教代理官。等待他前来的时候,她给德-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信。主教代理官准时来到。他发现这位年轻的远房亲戚面色苍白,神情沮丧,但又颇有听天由命之意。那时大约下午两点。这位神妙的女性,在垂死的倦怠中,却显得从未有过的那么具有诗意。

    “我亲爱的舅祖父,”她对主教代理官说道,“你八十岁的高龄使我请你前来。噢!你不要笑,我求求你。不要在遭到最大灾难的可怜女子面前笑吧!你是一个风流男子,我希望你年轻时代的艳遇能够给你一些启示,对女人宽容一些。”

    “一点宽容都没有!”他说道。

    “真的么!”

    “随便什么都能使她们兴高采烈,”他接口说道。

    “啊!好吧,你是我们家族的中心人物。你可能是我与之握手的最后一个亲戚、最后一个朋友,所以我可以请你帮我办一件事。亲爱的主教代理官,请你给我帮个忙吧!这件事,我既不能请我父亲、我叔父德-葛朗利厄办,也不能求任何女人办。你大概能够理解我。我求求你照我的意思去办。然后,不管此行结果如何,都要将你办的这件事忘掉。

    “我求你的事,就是带上这封信,到德-蒙特里沃先生府上,见到他,将信交给他。然后,你问问他,就象你们男人之间询问事情那样。你们单独相对时,那种诚实、情感,往往你们和我们在一起时就忘掉了。你问问他是否愿意看这封信。当然不是当你的面看,男人们某些激动的感情也是要瞒着别人的。为了使他下定决心,如果你觉得确有必要,我授权于你,对他说这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如果他肯……”

    “怎么!你说‘他肯’!”主教代理官失声叫道。

    “如果他肯看这封信,”公爵夫人颇有尊严地接口说道,“那就向他指出最后一点。你五点去见他,他今天是这个时间在家用晚餐,我知道。那好,作为全部答复,他应该前来看我。如果三个小时以后,到八点钟的时候,他还没有出门,一切也就都明白了。德-朗热公爵夫人定会从这世界上消逝。我不会死,亲爱的,不会。但是在这块土地上,任何人间力量都不会再找到我、你来和我一道用晚餐,在我最后焦虑的时刻,至少有一个朋友协助我。是的,我亲爱的奥祖父,今天晚上就会决定我的一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的一生只能是极其热烈的。

    “好啦,不要说话,什么见解、想法之类的东西,我一点也不要听。咱们聊聊,笑笑吧!”她说道,向他伸出一只手。他吻了手。“让我们家善于享受生活直到死亡那一刻的两个老哲人那样!我要梳妆打扮起来,我要为你精心修饰一番。你大概就是最后见到德-朗热公爵夫人的人了。”

    主教代理官默不作答,他施了礼,取了信,受人之托办事去了。他五点钟回来,见他的亲戚已穿戴完毕,十分考究,一言以蔽之,娇艳欲滴。客厅里仿佛为欢度节日一般装饰着花朵。晚餐菜肴精美。为这位老人,公爵夫人将头脑中的全部本事部施展出来,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动人。主教代理官一开始以为,这一切不自然的作法无非是年轻女子寻个开心而已。然而,他这位亲戚施展魅力的假魔术不时黯然失色。只见她忽而被骤然袭来的恐惧攫住,浑身颤抖,忽而侧耳细听。这时,若是他对她说:“你怎么啦?”

    “嘘!”她就这样回答。

    到七点钟,公爵夫人离开老人。她很快就回来了,但是衣着简直就象她的贴身女仆要出门旅行一般。她要这位晚餐的客人为她作伴,挽起他的胳膊,一头栽进一辆出租马车里。大约八点差一刻时,两人已经抵达德-蒙特里沃先生家门口。

    这段时间里,阿尔芒在反复考虑这封信。信的全文如下:

    我的朋友,我瞒着你,在你家呆了一会:我把我的信取回去了。

    噢!阿尔芒,你我之间,不能这样冷漠,就是仇恨也不应如此。如果你爱我,就请你停止这种残酷的游戏。你这样会害死我的。过些时候,当你得知我是多么爱你的时候,你会后悔的。如果不幸我对你理解错了,你对我只有憎恶。憎恶既包含着蔑视,也包含着厌恶。那么,我就没有任何希望了:男人们一有了这两种情感,是不会改变的。不论这样想多么可怕,毕竟可为我漫长的痛苦带来一些安慰。你不会有朝一日感到悔恨的。

    悔恨!啊,我的阿尔芒,但愿我不要尝到悔恨的滋味!我会不会造成你唯一的恨事呢?……不,我不愿意告诉你,这会在我心中引起多么剧烈的痛苦。我会活着,却再也不能作你的妻子。我在意念中已经完全委身于你,现在我委身于谁呢?……委身于天主。是的,你曾经一度爱过的眼睛,再也不会看见任何人的面孔;但愿天主的荣耀合上这双眼睛!听过你的声音以后,我再也不会倾听任何人的声音;你的声音最初是那么柔和,而昨天又是那么可怕,我一直觉得你的报复就发生在昨天。但愿天主的话语耗尽我的精力!在天主的愤怒和你的愤怒之间,我的朋友,对我来说,将只有眼泪和祈祷。

    你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写信,唉!请你不要怪我吧:在我永远离开幸福的生活之前,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我再次对幸福的生活发出一声叹息。我现在处于极可怕的心境中。作出一项重要抉择,使我的心灵感到平静!与此同时,我仍然感受到暴风而最后的震荡。

    在这场使我对你如此依恋的可怕恋爱中,你是在一个优秀向导的带领下,从沙漠走向绿洲。我呢,我是拖着双脚,步履艰难地从绿洲走向沙漠。你就是我的情的向导。我向幸福投过最后几瞥,忧郁感伤之情,惟有你,我的朋友,才能理解。也只有在你的面前,我可以自怨自艾而不脸红。如果你使我如愿以偿,我会心花怒放;如果你无动于衷,我就会补赎我的罪过。总而言之,一个女子,希望带着一切高尚的情感留在她心爱的人记忆之中,岂不是很自然的么?噢!我唯一的亲爱的人!让你的心上人与她的信仰一起埋葬吧,你会觉得她的信仰是伟大的。你对我如此严厉,促使我三思。自从我真正热爱你以来,我自认为并不象你设想的那么有罪。请你听听我的自我辩护吧,这是我早就应该做的。你是我世间的一切,至少也应该给予我一刻的公正。

    从我自己的痛苦中,我明白了,我卖弄风骚曾使你多么痛苦;但是那时我对爱情完全无知。你知道这种折磨的奥秘,于是也迫使我忍受这痛苦的折磨。在你最初给予我的八个月时间里,你丝毫没有让我爱上你。为什么呢,我的朋友?我说不清,这比我向你解释为什么我爱你更不容易。啊!当然,看到自己成为你热情洋溢话语的对象,接受你火一般燃烧的目光,我很得意。但是我仍然冷若冰霜,没有动情。我那时根本不是女人,既体会不到我们这个性别的忠诚献身精神,也没有体验到女性的幸福。是谁的过错呢?假如我毫无训练地束手就擒,你难道不会蔑视我么?也许,委身于人而自己没有得到任何快乐,是我们女性最高尚的行为?也许沉湎于熟知而又热烈追求的享受之中,没有任何价值?唉!我的朋友,我可以告诉你,当我为你精心打扮的时候,这些念头都曾来到我的脑际。可是我已经觉得你那样崇高,我不愿意你出于怜悯给我爱情……

    我刚才写了什么?啊!我从你家取回了我的全部信件,将它们付之一炬!信烧着了。信中表露的爱情、激情、疯狂……你永远也不会了解了。我不想说了,阿尔芒,到此为止,关于我的感情,我不想再对你说什么。如果我的愿望不能心心相通地得到理解,我,一个女子,同样也不能再接受你出自怜悯给我的爱情。我希望要么被不可遏制地爱着,要么被无情地抛弃。如果你拒绝看这封信,就把它烧掉好了。假如你读了信,三小时以后你还不是我唯一的永远的配偶,知道这信在你手中,我也丝毫不感到羞耻:绝望之中我仍是高傲的,这个保证在我头脑中将一切侮辱置之度外。我的结局将与我的爱情相称。

    至于你,尽管我活着,但在这块土地上,将再也见不到我。每当你想到,有一个女子,再过三小时,之所以还呼吸,就只是为着将她的柔情慷慨相赠的时候;每当你想到,有一个女子,被无望的爱情所吞噬,她并非对两人共享的欢乐念念不忘,而是对不为人赏识的情感始终不渝的时候,你就会浑身发抖。德-拉瓦利埃公爵夫人,见她的魅力烟消云散时,为失去的幸福而哭泣;德-朗热公爵夫人却为自己的哭泣而感到幸福,并且还将对你保持魅力。是的,你会怀念我的。我深深感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向我证明了这一点,我很感谢你。

    永别了,你将丝毫触摸不到我的刀斧;你的刀斧是刽子手的刀斧,我的刀斧是天主的刀斧。你的刀斧杀人,而我的刀斧救人。你的爱情会死亡,它既不能忍受蔑视,也不能忍受嘲讽;我的爱情可以忍受一切而不减弱,它永远是生机勃勃的。啊!你自认为如此伟大,我可以用柔弱天使平静而又具有保护性的微笑压倒你,羞辱你。我感到伤感的快乐!柔弱的天使拜倒在天主的脚下,取得了以天主的名义照看人们的权利和力量。你只有过转瞬即逝的冲动;而可怜的修女将用她热切的祈祷不断地指引青你,永远用神圣的爱的翅胞庇护着你。

    我对你的答复已有预感,阿尔芒,我与你相约……在天国相见。朋友,强大和弱小天国都是同样接纳的。二者都是痛苦。想到这里,使我接受这最后考验的惴惴不安心情平静了下来。我现在是这样的平静,以致我担心,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才离开人世,我就会不再爱你了。

    安东奈特

    “亲爱的主教代理官,”抵达蒙特里沃家门口时,公爵夫人说道,“劳驾你去问一问门房,他是否在家。”

    主教代理官象十八世纪的男子一般惟命是从,走下马车。回来时对他的亲戚说了一声“在”。这个“在”字使她浑身一震。听到这个字,她抓住主教代理官,与他握手,让他亲吻了她的双颊,然后请他走开,既不要窥探她的去向,也不要试图保护她。

    “可是你不怕路上行人吗?”他说道。

    “谁对我都不会不尊重的,”她回答道。

    这就是时髦女郎和公爵夫人的最后一句话。主教代理官离她而去。德-朗热夫人站在门口,用皮大衣裹紧身体,等待着时钟敲响八点。时间到了。这不幸的女子又宽限十分钟,一刻钟。她希望这一推迟又是一次对她的羞辱。最后,她的信念破灭了。她情不自禁地感叹道;“啊,我的天主!’离开了这不祥的门槛。这是加尔默罗会修女的第一句话。

    蒙特里沃正与几位朋友晤谈,他催促他们快些结束。可是他的挂钟慢了。公爵夫人被冷静的狂怒卷走,徒步在巴黎的街道上狂奔时,他才走出家门到德-朗热公馆去。她走到地狱街时,痛哭起来。在那里,她最后一次凝望烟雾弥漫、喧嚣、万家灯火的红云笼罩着的巴黎。然后她登上一辆出租马车,走出这座城市,一去不复返。德-蒙特里沃侯爵来到德-朗热公馆,根本没有见到他的情妇,以为又受了愚弄。他跑到主教代理官家里。主教代理官正在换室内便衣,一面想着他那漂亮亲戚的幸福情形。他接见了侯爵。蒙特里沃用凶猛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射出无论男女都会极度震惊的闪电。

    “先生,你们是有意搞什么恶作剧么?”他大叫起来,“我从德-朗热夫人家来,她的仆人说她出门去了。”

    “这一定是由于你的过错酿成了大祸,”主教代理官回答道,“我走的时候,公爵夫人还在你家门口……”

    “几点钟?”

    “八点差一刻。”

    “告辞了,”蒙特里沃说道,立即火速赶回家中,询问门房是否傍晚时在门口见过一位妇人。

    “见过,先生,一位漂亮的妇人,似乎很烦恼的样子。她象玛德莱娜一样默默地流着泪,象长矛一般站得笔直。后来她说了一声‘我的天主啊!’就走了。请您别怪罪,我老伴和我都在这里,她不知道。那一声“我的天主啊!’简直让我老伴和我心都碎了。”

    短短几句话,顿时使这位刚强男子面无血色。他给德-龙克罗尔先生写了一封短笺,立即派人送至他家中。他自己返身上楼回房。将近午夜时分,德-龙克罗尔侯爵来到。

    “怎么啦,我的好友?”一见将军,他就劈面问道。

    阿尔芒将公爵夫人的信拿给他看。

    “后来怎么样了?”龙克罗尔问他。

    “她八点钟的时候在我家门口,八点一刻就不见了。我失去了她,可是我爱她!啊!如果我的生命属于我自己,我早就叫我的脑袋开花了!”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龙克罗尔说道,“镇静一下。公爵夫人们不会象——鸟一样飞走的。她一个小时走不了三里(法国古里,一里大约相当于四公里)。明天,我们每小时走六里!”

    “啊!见鬼!”他接下去又说,“德-朗热夫人不是一般的女子。我们明天全骑马去。明天白天我们会从警察那里了解到她往什么方向去了。这些天使没有翅膀,她必定要叫马车。不管她已经上路或藏身巴黎,我们一定要找到她。不是可以打旗语,不用追踪就将她截住么?你一定会幸福的。不过,我亲爱的老弟,你犯了错误,象你这样意志坚强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做这种错事。你们用自己的灵魂去衡量别人的灵魂,不知道绳子绷紧到什么程度,会把人情绷断。为什么你刚才对我只字未提呢?如果你对我说了,我一定会告诉你:一定要准时。”

    “明天见吧,”他与德-蒙特里沃握手,又加了一句,“能睡的话,睡吧!”

    可是,包括政治活动家、君主、大臣、银行家在内,总之,凡是人类权势所能赋予社会的一切最强大的手段,都使用上了,也是枉然。无论是蒙特里沃还是他的朋友们,都未能找到公爵夫人的踪迹。显然她已经进了修道院。蒙特里沃决心自己搜遍或叫人搜遍全世界的修道院。即使要送掉整整一座城市居民的性命,他也要找到公爵夫人。为了给这位不同寻常的人说句公道话,有必要指出,他狂热迷恋的心情每日有增无减,一直持续了五年之久。到了一八二九年,德-纳瓦兰公爵才从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她的女儿以朱莉亚-霍布伍德夫人贴身女仆的身分到西班牙去了。她在加的斯与这位夫人分手的时候,朱莉亚夫人并未发觉卡罗琳娜小姐就是那位突然失踪、使整个巴黎上层社会手忙脚乱的著名的公爵夫人。

    在加尔默罗会修道院的木栅边,并有修道院院长在场,两位情人久别重逢。他们心中激荡着的情感,现在应该一目了然了。双方心中所唤起的强烈感情,自然可以使这段艳史的结局得到解释。
 

 
分享到:
揭秘《金瓶梅》中的少女如何玩手淫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一幅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5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武林至尊秘籍:九阴真经原文是什么
春秋末年的一场选美比赛竟灭了一个国家
弟子规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